《被窩里的流氓》

當前位置:主頁 > 被窩里的流氓 >

第十四章

  目送赫連冀出了門,蘇菲阳關上門,拿起剛剛放在桌子上的包裹,包裹不大不小,大概手掌這么大,豎起耳朵,搖搖手中的包裹,仔細一聽,沒有什么聲音,也沒有多大的重量。
  小心地拆開了包裹,里面放著一迭照片,蘇菲阳突然想起剛剛那條短信,是他給她發的。
  我想你了,寶貝……
  這看似是情人間的爱語,實則不是,引人遐想的話,卻絲毫沒有讓她感覺到臉紅,有的是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個人,那天匆匆的相处,讓她不由深深感嘆,他與之前相差了這么多,曾經意氣風發的他,如今身上流露著一種市井小民的流里流氣。
  也許,她該告訴他一切,可是……想起她對另一個人的承諾,她又無法違背自己許下的承諾。
  拿起照片,她仔細地瀏覽,手中的照片倏然從她的手中掉落,如櫻花散落一般,落了滿地,沒有飛舞時的優美,凄慘地伏在地面上。
  地上的照片,一張一張散落開來,照片上的場景各式各樣,人物卻單調地只有兩個人,有她,還有一直陪在她身邊的赫連冀。
  有她去寵物店的路上的照片,有她跟赫連冀一起用餐的照片,有他們同进同出的照片,還有他們在民宿的照片!
  車子突然故障,她沒有多想,如今看著照片,她的心不由地一沉,太過巧合了,是他做的嗎?
  這么說,她在臺灣的這段時間,她和赫連冀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他都知道,一清二楚,比她這個當事人還要了解,她該怎么辦?他想要怎么樣?
  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可她卻無法做到。
  本因一夜歡爱而疲憊的她忘記了補眠的事情,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傻傻地看著地上的照片。
  過了一會兒,她站了起來,半蹲在地上,撿起照片,走到赫連冀的書房,找到碎紙機,將照片粉碎,接著將粉碎后的垃圾裝在垃圾袋里。
  把快遞包裹也扔了进去,垃圾袋放在了公寓的門口,每天傍晚會有人來收拾。
  走回房間,她打了一通電話,卻沒有接,良久后,才掛斷電話。
  若有若無的嘆息聲在房間里響起,她就這么坐在地上,拿著移动電話,等著電話響起。
  突然電話響了起來,按下通話鍵,「喂……」她心急地說道。
  「蘇蘇?沒睡覺嗎?」電話那一頭是赫連冀。
  是赫連冀,蘇菲阳難掩失落地應了一聲。
  「怎么了?」他敏感地聽出她聲音有些不對。
  「沒事啦,本來想睡,可又突然睡不著。」怕被他察覺出自己的情緒,她解釋清楚。
  「嗯,店里沒事,我正在回去的路上,順便帶晚飯回去。」現在買菜做飯太遲了,遇到這種情況他們會買外賣帶回家吃。
  「你決定就好了。」她沒有多大的胃口。
  電話那一頭沉靜了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說完便掛了電話。
  他察覺到她心神不寧了?
  總是這樣,她不想說的,赫連冀也不逼她,總是順著她,讓她總覺自己是不是太驕縱了!她有一絲絲的不對勁,他便知曉了,接著會不顧一切地陪在她身邊,不會讓她獨自一個人。
  電話又再一次地響起,蘇菲阳不抱希望地接通,「喂……」
  「蘇菲?」
  蘇菲是她在国外生活時用的名字,她激动地握著電話,纖指紧紧地拽住電話,「是……是我。」
  「怎么了?蘇菲?」電話那一頭響起的是一道好聽的女聲,溫溫的。
  「我不行了……」蘇菲阳含著淚,一邊要遵守好友的約定,一邊又要面對那個男人的感脅。
  好聽的女聲停了一會兒,干澀的聲音陡然而起:「他找到你了?」
  「嗯……」蘇菲阳哽咽著。
  「對不起,蘇菲。」女人的聲音失去柔和,多了一抹愧疚。
  「不……」蘇菲阳不想聽到女人內疚的聲音,急得想打斷她的話。
  「不,是我的錯!」女人激动地打斷她的話。
  蘇菲阳幾乎能想象到女人泫然欲泣的模樣,心急如焚,大聲地喊道,「你聽我說!」
  「蘇菲……」女人終于安靜了下來。
  「不管如何,我都會遵守我的承諾,可這樣下去實在不行,你懂我意思嗎?」以前她可以不去在乎,因為她只有一個人,可現在赫連冀會擔心她,而她一點也不想讓赫連冀為她擔心受怕。
  那種感覺她自己經歷過,在父母發生了車禍,在加護病房外徘徊時,驚恐幾乎就如海嘯一般要將她滅頂。
  「蘇菲……」女人的聲音里充滿了抱歉,還有困擾,她也不想這樣子,可該怎么做呢?
  「你好好想一想吧。」蘇菲阳輕輕地說,沒有責怪,有的是疼惜。
  片刻之后,電話那頭才傳來幽幽的聲音:「我知道了……」
  接下來,蘇菲阳問起了她最近的一些近況,聊了一會兒,才放下電話,回過身時,門上傳來鑰匙插孔的聲音。
  「蘇蘇。」他回來了,就如他所說,很快就會回來。
  「我在這里。」蘇菲阳揚聲應道。
  「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赫連冀看到門口的垃圾袋,誤以為她回來后打掃了房間。
  「啊,哦,睡不著。」面對他時,她又恢復了之前的無憂無慮,笑靨如花,順著他的話,點點頭,「我就隨便打掃了一下……」
  粗粗的指腹心疼地拂過她的眼下,故意壞壞地說:「難道是我昨天不夠努力?」
  「喂!」她使了一個白眼給他。
  「呵呵,先吃飯。」他將外賣遞給她。
  「嗯。」接過外賣,蘇菲阳往餐桌走去,沒有注意到身后的赫連冀深邃的眼神,還有那被穌菲阳忘記放回桌上的移动電話。
  她沒有隨便擺放東西的習慣,原來放哪里,她就會放哪里。
  「冀,你快過來……」
  收回視線,往餐桌走去,「來了。」
  「小柯,你有沒有看見蘇蘇?」從休息室走出來的赫連冀,看了看店里,卻沒有看見熟悉的人影,剛剛還在前臺的蘇菲阳,現在沒了影子。
  「沒有啊,我剛剛在幫小貓咪洗澡。」小柯搖搖頭。
  「小云,你有沒有看見?」他轉而問小云。
  正在整理寵物糧食的小云抬起頭,推了推眼鏡,「沒有呀,老板。」
  赫連冀皺了皺眉,他知道她莫名的不安,所以總是無時無刻地關注她,她也從不會一聲不吭地就出去,就算出去也會打聲招呼。
  「老板。」小云在前臺上找到一張紙,「阳阳說她出去買下午茶了。」小云仔細地看了看。
  赫連冀拿過紙,一看,是蘇菲阳的字跡,骚动的心總算安定了一些,抬頭看了看時鐘,已經一點半了。
  「嗯,你們去忙吧。」
  赫連冀走回了休息室,拿起手機,發了一條信息給蘇菲阳……
  「唉,今天好熱!」這頭蘇菲阳用手揚了揚,卻起不到一點作用。
  赫連冀喜歡午后甜品屋的藍山咖啡,不過午后甜品屋跟寵物店有點距離,可也不用叫車,于是她一步一步地走著,正好是上坡,吃力地往上走,心里想著等等要買一些什么吃的。
  「嗯,給赫連冀買一杯藍山就好,他不太喜歡吃太甜的,小云小柯就提拉米蘇加原味奶茶好了……」蘇飛揚嘴里正盤算著,口袋里的手機正好響起,她掏出手機,打開一看,是赫連冀,她笑了笑。
  「嗯,在買下午茶的路上,很快就回去。」蘇菲阳邊說,邊發送信息,不由地笑了笑,他還真是很黏她呀!
  嘴里念叨著,她又不是小孩子,也不會迷路,需要這么擔心嗎?
  不過最近這段日子,他確實是比之前更擔心她,赫連冀是她的枕邊人,大概也發現她心緒不寧了吧!
  他的關心讓她雀躍不已,也有些內疚,讓他這么為她擔心。
  不過這樣也好,讓他擔心一下、掛心一下,惦記著她、想著她,這樣也不錯,為她患得患失……
  蘇菲阳嘴邊甜甜地一笑,這便是是女人的小心機,小計較吧!
  彎进小巷子,她準備走近路,早點回去,以免讓他擔心過頭了,呵呵,她還是性格不錯的嘛!她自恋地想想。
  「寶貝。」
  她背部突然一個顫栗,緩慢地轉過頭,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怎么了?寶貝。」
  他,從不會叫人名字,任何女人在他眼里都是一樣,他稱每一個人都為寶貝,除了那一個人。
  「文森。」
  「嗯,你還記得我的名字,我還以為你已經忘記了。」他笑著,眼里卻沒有笑意。
  偷偷地移动腳步,出了巷子,就是大街,只要快速地跑出去就可以了。
  「你為什么這么執著?」蘇菲阳轉移話題。
  「是我太執著嗎?」文森反問,連他自己都覺得為什么要做到這種地步,他明明可以和以前一樣過的自由自在,可他卻執意要將自己逼入胡同。
  「對。」她附和著,還差一點。
  就是這個時候!趁著他猶豫的一瞬間,蘇菲阳轉頭就跑,腰部卻被人給拽住,她激动得想大喊,可到嘴的聲音還未發出來,鼻尖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不……」她弱弱地一喊,眼前逐漸變黑。
  文森接住她软下的身子,眼眸坚定地看著遠方,淡淡地說:「對不起,蘇菲,我絕不會放棄……」
  蘇菲阳的信息給了赫連冀一劑強心劑,想了想,他又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過了一會兒,沒人接聽。
  掛掉電話,將手機放回桌上,興許是她在買東西,所以沒聽到鈴聲吧。
  沒過多久,手機又響起,赫連冀笑著拿起來,「蘇蘇……」
  「呵呵……」
  電話那頭傳來男性的笑聲,赫連冀立刻變了臉,「你是誰?」
  「蘇蘇……原來你稱蘇菲為蘇蘇。」文森學著赫連冀的口氣念著。
  「閉嘴!」赫連冀先沉不住氣地出口。
  「好吧。」男性化的聲音里摻雜著濃濃的笑意,「我是文森。」
  「她在哪里?」一聽到這個聲音,他馬上想起了一面之緣的那個男人,那一身強烈的侵略之氣,他怎么可能忽視呢?
  「嗯,在我的身邊,在我的懷里。」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赫連冀暗暗命令自己不要過于氣憤,導致自己錯失了一些線索。
  「你到底想怎么樣?」如果只是簡單地想要蘇菲阳,那么這個男人早就帶著蘇菲阳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何須這么大費周章地打電話給他?
  「你很聰明,」文森贊賞道:「我喜歡跟聰明人說話。」
  赫連冀沉著地等待他的下文。
  「我要你過來。」文森要求道。
  「去哪里?」赫連冀問道。
  聽著男人吐出一個地址,赫連冀頷首,「好,我會馬上過去。」
  「不用急,慢慢來,我不會對她怎么樣。」文森冷淡地開口,接著掛了電話。
  就這樣?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赫連冀想了想,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打了一個電話。
  「凌鋒,我上次讓你幫我查的……」
  「嗯,查到了。」
  聽完凌鋒說的事情,赫連冀快速掛掉電話,拿了外套,邊穿邊往外走,「小柯、小云,我先出去一趟,店里你們看一下。」
  「哦。」兩人齊聲應道。
  依著那個自稱文森的男人的話,赫連冀只身一人走进一間廢棄的倉庫,看見了一個男人自在地坐在地上,頭垂著,無聊地看著地上。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下一篇:第十五章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