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6章 滿足而去

nbsp;   夏天,天黑的晚,鄉下人吃飯也晚。

    馮剛一家吃完了飯、洗完澡就已經差不多十點鐘了。

    這個點兒幾乎全村所有人都各自拿著把蒲扇在屋前道場上乘涼。

    “剛子,早些进去睡啊。”時間已經不早,老妈說了一聲便搬著椅子进屋了。

    馮剛應了一聲。[]   村長的后院6

    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村里逐漸寂靜下來,蟲鳴唧唧,偶爾傳過來一兩聲狗吠聲。

    馮剛敲敲的朝老牛家的瓜地走去。

    以前老牛種過一塊西瓜地,不想年年都虧,今年就沒種了,瓜地里全部都種上了玉米,那個看護西瓜的瓜棚依然還在那里。

    四周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桿,瓜棚在那里的確也很安靜,要做點兒什么事情,也不會讓人知道。

    馮剛人還未到,便聽到里面傳來哼哼唧唧的聲音,腳下嘎然而止,妈的,德伯叫我過來果然是讓我見識他的床技的。

    馮剛越加的靠近,女人的叫聲越發的清晰。

    “想不到村里頭還有女人愿意給德伯草?究竟是誰家的女人瞎了狗眼,竟然選中了德伯。”

    馮剛心里滿是懷疑。

    瓜棚里傳來女人驚天荡地的浪叫聲,床榻的“咯吱”聲此起彼伏,順帶著還有德伯的叫聲:“喜歡不喜歡?”

    “喜歡……”

    “爽不爽?”

    “爽……”

    “要不要再快點?”

    “要……德伯……”

    “求我!”

    “德伯,求求你了,快點兒啊,快點兒吧,我受不了了……”

    “好!”

    德伯大吼一聲,瓜棚里面傳來密集的“啪啪”聲音。

    馮剛在外面聽的面紅耳赤,心跳加速。[]   村長的后院6

    “妈的,德伯果然沒說假話,四十多歲還是光棍,可是從來不缺女人!他有那么厲害嗎?能讓女人這般服服貼貼的央求著他?莫非他真的有高超的床技?如果我有德伯的這一身床上技巧,豈不是也能把女人訓的服服貼貼,從此女人們紛紛粘著我?離不開我?”馮剛越想越美,只著屋里的“啪啪”聲,心里面就像貓瓜的一樣,下面也胀的極其厲害。

    涼風習習,苞米桿里沙沙作響。

    瓜棚里的啪啪聲不絕于耳,交織在一起,就像一曲激昂的樂章。

    馮剛聽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確定被德伯草的女人究竟是誰?

    不過有一點兒可以證實,那就是德伯極強的戰斗力,只怕都過去了半個小時,那女人就被德伯弄的求饒不止。

    馮剛貓著身過去,在瓜棚后面撩開一個小洞,透過小洞看清楚了里面的狀況。

    當看到那個女人樣貌的時候,馮剛驚呆了。

    那女人赫然便是村長的媳婦宋玉婷,那個風-骚艷麗的美艷少婦。

    我滴個天啊,村長媳婦竟然跟老光棍德伯搞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馮剛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

    宋玉婷今年只有三十歲,比村長足足小十多歲,平時不干活,皮膚白白嫩嫩,婀娜多姿,就是村里頭六十歲的老頭看到也會勃起的女人。

    而德伯……他只是個什么東西?能夠讓宋玉婷拜托在他的枪下?

    “看來德伯真的有幾分神奇的床技,才能夠把村長媳婦這么個千嬌百媚的女人弄上床。”馮剛越發的認定。

    又戰了半個小時,宋玉婷渾身赤溜的趴在床榻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屁股還高高的拱起,身上似乎已經麻木了一下。

    德伯抖了下身子,離開她的身体,坐在床邊自顧自的穿起衣服來。

    “啪!”

    衣服穿好后,德伯在宋玉婷的白花花的嬌臀上拍了一下。

    宋玉婷輕輕呻-吟一聲,哼道:“德伯……打人家干嗎?”

    德伯道:“趕快穿好衣服滾回去。”

    宋玉婷伸手拉住德伯的衣袖,嗲聲道:“下次你再什么時候要人家啊?這次人家等了你半個月了,感覺等了半個世紀一樣,好漫長啊。”

    德伯哼道:“你好生在家里養著,只要有時間我會給你通知的。”

    “可不要讓我等的太久哦。”宋玉婷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在德伯的臉上親吻了一下,最后美滋滋的離開了。[]   村長的后院6

    馮剛在外面看著宋玉婷的兩腿只打擺子的樣子,禁不住咽了口口水。

    “真是個狐貍精,什么時候讓我也上一次就好了。”馮剛暗暗地道。

    待宋玉婷走的遠了,德伯突然叫道:“出來吧!”

    原來德伯早知道我在這里了啊,果然有幾分本事。

    馮剛进到瓜棚,笑嘻嘻地道:“德伯啊,了不起啊,連村長媳婦都敢上。”

    德伯滿是不屑的道:“這有什么了不起的。在紫荊村,沒有被我玩過的女人不超過一雙手的數。”

    “什么?”馮剛一愣,首先便想到自已的老妈,然后便想到自已的心上人宋玉。

    德伯似是他肚子里的蛔蟲,道:“你放心吧,你妈和宋玉小丫頭我還沒碰過。”

    馮剛這才放下心來。

    村里頭少說也有百八十戶人家,不說五十歲以上的和未成年的,至少也有一百二三十個女人了吧?德伯竟敢說沒被他上過的不超過一雙手的數?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跟德伯接觸了這段時間,馮剛也相信德伯并沒有夸海口。

    “看了之后感覺怎么樣?有沒有拜我為師的興趣?”德伯臉上綻開微笑,盯著馮剛裆下的那根高高聳起的大鳥問道。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