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46.親密接觸

nbsp;   馮剛在家里也干不了什么活,讓他去送胡菊香回娘家無疑是最好選擇。

    可是胡菊香雖然是點頭了,可是眼睛里卻有些失望之色,流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哀怨掃了馮東云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只說下午兩點鐘就出門。大概下午五點鐘能到,那時候馮剛也能夠趕得回來。

    想到馮剛都知道自已的事情,胡菊香沒來由的有些紧張,但是現在也不好多說。

    胡菊香的娘家在離紫荊村有二十多里的落鳳村,雖然不算遠,但是山路崎嶇,上山過橋,就算是骑著自行車,也得兩三個小時才能到。

    馮剛骑著自家的解放牌自行車,后面著胡菊香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艱難行駛著。[]   村長的后院46

    走了有七八里路了,兩個人都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馮剛有心攪破這個寧靜,問道:“菊香嬸,你和張福財的婚離啦?”

    “離了。”

    “哪你女兒呢?跟他了?”

    “嗯。我一個女人,帶個孩子怎么養的活?”

    “哪你每個月應該還要給一定的抚養費吧?”

    “是呢。”

    簡單的問簡單的答,氣氛還沒有提起來。

    山里十分的清幽,道路兩邊的山上不時地看到松鼠、兔子等等跳過。

    又行了一會兒,胡菊香突然嘆息一聲,說道:“剛子,你恨嬸子嗎?”

    說廢話,你做的那些事情,能不叫我痛恨嗎?

    “嬸子,那件事情我不想提。”馮剛淡淡地說道。

    胡菊香依然道:“我知道你心里面在痛恨我,責怪我,認為我不潔身自爱,是個人盡可夫的女人。但是,如果你有心的話,調查一下紫荊村,有幾個女人敢說自已是干凈清白的?有幾個女人不是被幾個男人禍害過的?除了你妈我能保證,因為你妈性子剛烈一些,而且她的身邊有你那個身強力大的爸爸,別的男人不敢打你妈的主意。但是其他的呢?哪個敢保證?不要怪嬸子不懂得自爱,而是現在紫荊村就是這么外風氣。”

    這是馮剛第二次聽到這樣的話了,第一次是從德伯口中聽到的,難道紫荊村的女人,真的都被很多男人給禍害過了?

    德伯?李青川?還有誰?

    想到銀亂的德伯,還有李青川與梁美麗之間的事情,還有張福旺對自已女兒、兒媳的那種不伦孽恋……

    種種看來,紫荊村真的是很混亂。

    胡菊香繼續道:“剛子,別把這個世界上的女人看的多么的圣潔。她們心里面想的都是一些不干凈的東西。我記得我以前聽說過這么一段話,是這樣說的:‘女人有兩個優點,但有一個漏洞;男人雖然沒有優點,卻有一個長处;男人經常抓住女人的兩個優點,用自已的長处彌補女人的漏洞,這叫天衣無縫。男人為什么聰有?是因為男人有兩個頭;女人為什么爱吃,是因為女人有兩張嘴。男人和女人為什么要結婚?因為男人想通了,女人想開了。又為什么離婚呢?因為男人知道深淺了,女人知道長短了。’這段話的意思也就是說,女人是缺不得男人的,讓她遇到能讓她快樂和滿足的男人時,就是為圣潔剛烈的女人,都會淪為一個荡婦。”

    馮剛暗呼胡菊香的這段話精典啊,這是哪個人才說出來的話?[]   村長的后院46

    胡菊香的這番話也算是對自已的忠告,以后還是不要把女人想的如何的高貴,連珠穆朗瑪峰都被人類征服了,更何一個女人?

    馮剛對未來也充滿了無盡的希冀。

    自行車突然顛簸起來,胡菊香下意識的雙手抓住馮剛的衣服,但是依然隨時都有可能掉下去直,直接雙手環抱住馮剛的腰部,整個身子都貼在他的身上,這才穩住了身体。

    馮剛猛然間感覺到背上擠上了兩團渾圓柔软,同時還有她手上的嫩滑之意。

    他一邊享受著這種美妙,一邊認真地骑著車子。

    終于,車子到了平路上面,胡菊香依然紧紧地環抱住馮剛的腰。

    馮剛也沒有多說什么,對這種旖旎的感覺卻十分享受。

    以前可能他會覺得對不起菊香嬸,可是現在知道菊香嬸跟好幾個男人搞過之后,他反倒是覺得這么親密接觸也是理所當然了。

    后面胡菊香的呼吸卻突然急促了起來。

    山里的路上沒有別人,只有他們骑著自行車在平坦的路上行駛著。

    正當馮剛享受著這種美妙,而且下面也有些硬了的時候,菊香嬸的玉手突然下移了幾公分,握著了他那變硬的長物……

上一篇:45.強行要求
下一篇:48.收放自如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