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69.借種計劃

nbsp;   余梅眉頭微动,停止了流淚。

    馮剛繼續問道:“書勝哥究竟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如果是書勝哥的問題,可是書勝哥又不愿意放下面子去治療,我倒可以給你想個辦法。”

    余梅與張書勝結婚一年多,其實他們的性生活一點兒都不美滿和諧,原因就是張書勝是個快枪手。

    每一次兩個人做的時候,張書勝火急火燎的扒光她的衣服,然后便趴在她的身上,毫無前驟的捅了进去,再然后就是聳啊聳啊聳啊的,不到一分鐘,送牛奶了。

    先不說張書勝那話兒十分短小,就是又硬又粗的大家伙进去,搗上不到一分鐘就送牛奶,也會被女人鄙視看不起的啊。[]   村長的后院69

    所以好多次,送完牛奶的張書勝心滿意足,倒頭呼呼大睡,而余梅也欲-火焚身,上不能上,下不能下,難受的要命。

    聽馮剛這么一說,莫非真的是自已男人那方面不行,結果讓自已背這個大黑鍋,受家人的鄙視和唾罵?

    余梅問道:“剛子,你有什么辦法?”

    見她不再哭泣,馮剛缩回了手,將衛生紙捏在手心,想了想,重重地說了兩個字:“借種!”

    “借種?”余梅沒明白這兩個字的意思。

    馮剛點了點頭:“是啊,問題明明在張書勝的身上,而且又不愿意放下面子和尊嚴去治療,如果你一日不懷上孩子,你就得在家里受到批責和唾罵,就要替張書勝背這個黑鍋。既然這么難生活下去,你為什么不能懷上一個孩子呢?張書勝肯定不能讓你懷上孩子了,你為什么不找別人,懷上別人的種呢?”

    余梅涨紅了臉,低頭小聲道:“這怎么能行?”

    馮剛道:“這沒有什么不行的。現在城里好多小三、情人都這樣做呢。因為她們跟了一個有錢的男人,為了多弄點兒錢在手里,或者說為了由側室入主正室,她們經常性的會找人借種,懷上包養她男人的孩子。這在外面大城市可流行著呢。”

    余梅心中有些动搖。

    馮剛道:“余梅姐,我只是給你個方向。至于張書勝是不是那方面不行我也知道,反正我覺得要是那樣的話,你倒是挺冤枉的。”

    馮剛坐在余梅的旁邊,聞著她身上飄出來的特有氣息,腦海里想起那天晚上與她顛鸞倒鳳的場景,心里面也漸漸起草了,不由挪了挪屁-股,貼近了她一些。

    余梅低眉沉思了半晌,又問道:“剛子,這種方法可靠嗎?”

    馮剛點了點頭:“只要你沒有問題,是完全可靠的。”

    我才不相鄉下人還懷疑孩子是不是自已的,并且還要送去做dna檢測呢。

    余梅道:“不過我還是比較擔心,萬一要是被發現了,怎么辦?”

    馮剛道:“余梅姐,其實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你想的那么復雜。你要知道,如果你現在懷上孩子,并且將來還能生個男孩的話,你在家里的地位會怎么樣?肯定會是家里的大功臣,所有人對你的態度都會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等過上幾年,你公公婆婆歲數大了,說的話漸漸做不了主,張書勝的性格又软弱,你在家里的地位必然會更加鞏固,到時候有個什么事情,還不都是你一句話說了算。”

    聽馮剛這么一說,余梅的心里也起草了,漸漸有了心动。

    她在這個家里真是受夠了窩囊氣,她無時不刻都在想著翻身,懷上個孩子,從而在家里有地位,不再受家人乃至全村人的鄙視。

    馮剛的這個法子無疑是非常有效的,也是讓她鯉魚大翻身的最便捷的方法。[]   村長的后院69

    心中思量再三,最終余梅下了決定。

    “實話跟你說吧,他的那方面的確很不行,每次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余梅臉蛋通紅地說道,“所以每次我都很難受……”

    說著說著,她就想到那天晚上與馮剛激-潮澎湃的一場激戰,不僅讓她真真正正地体會到做一個女人的快樂,同時還享爱到男歡女爱的最高境界。

    這些日子來,余梅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在想著馮剛的那根大神枪,并且每次想著想著身体就發烫受不了。

    余梅的一句話極具有挑-逗性,馮剛喉嚨發干,輕輕蠕动了一下,下面也豎了起來。

    “那種感覺應該特別的痛苦吧?”馮剛的聲音突然變的極具有蠱惑力來,側著臉看著她的雪白臉頰,吐出的氣都是滾烫的,眼睛里面燃燒著熊熊欲-火。

    “嗯。”余梅不敢看他的眼睛,感受著他身上的熱情,她的小鹿狂跳,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一樣。

    “余梅姐,你決定借種了嗎?”馮剛漸漸逼近她,吐氣問道。

    “嗯……”余梅越來越紧張,寧靜的山間此時卻有了一股異樣的色彩。

上一篇:68.男人不行
下一篇:70.多做幾次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