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275章 找到頭緒

nbsp;   三賴子和楊桃都有抱著一種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態,二人咬著牙拼命的向馮剛灌酒,結果不言而喻——楊桃和三賴子全部滾在了桌子底下呼呼而睡。

    見到這樣一幕,婷婷也嚇傻了,叫著要馮剛幫忙,二人聯合把三賴子他們兩口子扶进了床上睡著,哪怕夏日炎炎,他們身上滿是汗水,卻依然毫無感覺。

    处理這一切,婷婷又去收拾碗筷,馮剛主动的過去要幫忙,婷婷不愿意,馮剛硬要如此,婷婷沒辦法,只得讓馮剛幫自己收桌子上的碗菜,然后抹桌子掃地,看著馮剛這般勤快,婷婷對馮剛越發的欣賞起來。

    “剛子叔,謝謝你啊,本來讓你過來吃飯的,結果卻讓你在這里幫忙,真是不好意思。”婷婷滿是歉意地道。

    馮剛道:“這有啥的,我總不能白吃吧?”

    婷婷“咯咯”一笑,真個是美艷如花,傾国傾城,看的馮剛直接癡了。

    “剛子叔,你咱喝酒那么厲害呢?為什么就喝不醒呢?”婷婷好奇地問道。

    “因為我會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啊,我喝进去的酒全部都被我射出去了。”馮剛笑呵呵地說道。

    “你說吹吧你,我咱沒看到你射呢?要不你射次給我看看。”婷婷笑的花枝亂顫,滿是不屑地說道。[]   村長的后院275

    “你真想看?”馮剛心中邪念一起,笑瞇瞇地問。

    “是啊,我倒要看看你的六脈神劍是怎么練的?”婷婷依然一臉的不信,促狹地看著他道。

    “好,你看好啊,你看我怎么射給你看。”馮剛認真地說道,然后扎開馬步,氣沉丹田,裝模做樣的運了一下功,然后便開始解裤子上的腰帶。

    “啊?剛子叔你干嗎?”

    一看到馮剛竟然在解裤子,婷婷的俏臉當即紅了,連忙捂著眼睛叫道。

    “你不是要看我射嗎?我脱裤子射給你看啊。”馮剛一臉認真地道,“人家段氏的六脈神劍是在上面射,我們馮氏的六脈神劍是從下面射啊。”

    婷婷雖然還只是上初三,但是她怎么著也是十八歲了,對男女方面的事情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的了解,加上初中生物課都已經講了這些方面的東西了,見馮剛這般模樣,羞的面紅耳赤,臉涨的就像鮮血一樣。

    “哎啊,剛子叔,你真的好壞!”

    婷婷跺了一下腳,嗔怪地說道。

    “哪你究竟看還是不看?”

    “不看不看。”婷婷頭搖的跟搏浪鼓似的。

    “那算了。”馮剛系好裤腰帶,“那算了啊。”

    婷婷滿心奇怪:“他喝了酒怎么從下面射出來呢?酒能夠轉化成那東西嗎?他的身体是怎么樣进行新陳代謝的?”

    腦海里情不自禁的浮想起生物書本上的那根男性生殖器官的的圖片,又羞又燥,直想在地下找個洞鉆进去。

    這時馮剛說道:“時間還早著呢,有沒有啥問題不懂的啊,我現在可以幫你解答哦。”[]   村長的后院275

    “不用了,我明天再去找你。”

    婷婷此時哪里還有心思想著學習,連連搖頭說道。

    “那行。”馮剛點了點頭,然后指了指房屋里,“你爸妈今天晚上酒喝的有點兒多,你得給他們備幾杯水放在旁邊,要不然睡到半夜心里燒的慌很難受的。”

    “哦。”婷婷點了點頭。

    馮剛正準備出門,突然停下腳步,問道:“你們這次放了幾天假?”

    “就三天。”

    “哦。”馮剛拔腿就走。

    時間有些紧啊,三天時間要把《御女十二式床譜》的神功完全融會慣通,還要保證一次成功,這還是有點兒難受的啊,得加紧時間修練那個牛逼哄哄的“斗破蒼穹”啊。

    據書上記,當第四式修練成功之后,自己的某些方面就會有一個質的提升,具体是哪些方面,也是因人而異,就像有些人修練了前三式之后,身体的抗擊打能力的所提升,而馮剛修練了前三式之后,御女的時候更加的生猛,以前一個女人都只能勉強應付,如今一個女人完全不能滿足他了。

    回到家里,腦子里面盡是婷婷那曼妙的身影,母女花啊,老妈拿下了,女兒也得加快速度拿下啊,最好能夠陪著這對母女雙-飛一下,嘿嘿……

    腦子里面yy了一番,馮剛把屋里屋外收收撿撿了一下,然后去沖了個涼水澡,进了臥室,拿出那本《御女十二式床譜》開始研究起來。

    也許是今天晚上喝多了酒的緣故,馮剛看著看著,依著上面的氣血經脈運轉,他的身体越來越有反應,漸漸的也找到了頭緒。

    他怕再看下去就受不了,就直接合上了書,長長的吐了口氣,看了看裤裆里頂起的一座高高的山丘,說了一聲:“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啊。”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