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399章 中午再來

nbsp;   馮剛做夢也沒有料到照片上的人竟然就是跟自己有著一次露水情緣、并且印象尤其深刻的女人。

    徐嬋娟!

    竟然是徐嬋娟!

    當時與楊玉正是熱恋之中,馮剛與她前往清月畫廊游玩,當時楊玉試圖用計甩開馮剛,就讓徐嬋娟來勾引馮剛,從而上演一出“捉j在床”的好戲。

    卻不想馮剛提前有所警惕,并沒有上當,也就是因那次起,馮剛也徹底的看清了楊玉的無情,當時一氣之下,把墮落紅塵的徐嬋娟給強辦了。

    事后徐嬋娟并沒有怪罪于他,還說馮剛像她死去的弟弟,聽她那意思,好像是對馮剛頗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綿綿情意。

    馮剛萬萬沒有料到,一個在酒店里面做小-姐的女人竟然要嫁人,并且還是嫁到紫荊村里來。

    馮剛怔怔的看著照片里面依偎在何東方懷里臉上荡漾著迷人微笑的徐嬋娟,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何敬賢還以為馮剛見著自己的漂亮兒媳婦而看的癡了,心里面有些沾沾自喜,趕忙從他的手里把照片搶了過來,嘿嘿笑道:“怎么樣?長的漂亮吧?”[]   村長的后院399

    馮剛豎了豎大拇指:“漂亮,的確很漂亮。”

    心里卻在暗道:“一個爛逼貨媳婦,討回來有什么用?”

    何敬賢昂了昂頭,心里面高興的不得了,把簍子往下面一放:“快,我買些東西,兒媳婦第一次上家門,并不能把人家給擔待了吧?”

    “好嘞,何爺爺你想要買什么呢?”

    有些同情何敬賢兩老,馮剛對他的準兒媳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也不忍心說出去,這事兒要在紫荊村里傳揚出去,勢必會引起一場巨大的轟动,到時候兩老都沒臉面在紫荊村里活下去了。

    馮剛倒也不同情何東方,這家伙在外面拼拼打打二十年了,馮剛幾乎都沒有見過他的面,逢年過節的時候也沒有回來見見父母,更別說拜訪村里鄉親了。

    何敬賢心情大好,在這里買魚買肉等等一大堆,還有瓜子飲料花了一百多塊錢,提著一大簍子的菜歡天喜地的往家里走去,走到路上,逢人便說兒女今天帶女朋友回來了,村里人對他不斷的賀喜。

    馮剛也只能是搖頭嘆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正出神間,梁美麗這時走了過來。

    “美麗嬸,買什么呢?”馮剛笑問。

    梁美麗搖了搖頭,低聲道:“不買什么,我只是過來跟你說昨天晚上的事兒。”

    “昨天晚上啥事兒?”馮剛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問道。

    梁美麗道:“昨天晚上我本想過來陪你的,但是……你紀兵叔死缠著我不放,所以……所以就沒來成。”

    說著梁美麗的俏臉都現出兩團酡紅。

    馮剛心頭一樂,咧嘴笑道:“原來你昨天晚上是想我啦?”[]   村長的后院399

    梁美麗羞紅了臉,沉默不語。

    馮剛打了個哈哈,道:“有時間我會再去找你的啦,你安安心心的陪紀兵叔。哈哈。”

    梁美麗低頭不敢說話。

    馮剛又環伺一下四周,然后上前一步,湊著她面前道:“嬸,你要是想我呢,今天中午的時候你可以過來,那時候沒啥人,安全的很。”

    梁美麗頭搖的跟搏浪鼓似的,轉過身,扭著豐腴的屁-股快速離開了。

    梁美麗剛走沒多久,馮剛一根煙還沒抽完,“黑寡婦”朱美菊就過來了。

    “美菊嬸,忙啊。”馮剛嘴巴甜膩的打著招呼,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朱美菊低領口处露出的奪人眼球的白溝,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朱美菊道:“給我拿條海帶,另外還稱一塊豆腐。”

    目光瞟向床上的肉,嘴巴一撇:“這肉不是新鮮的吧?”

    “前天进的,這兩天柱子叔去縣里跟芹嬸子看病去了,所以沒去进,你要不要?給你割兩斤?”

    “才不要呢。”朱美菊嗤之以鼻。

    馮剛去拿了一匹海帶,另外撿了一塊白嫩嫩的豆腐,遞給了朱美菊:“嬸,丹杏嫂子醒了沒?”

    朱美菊點了點頭。

    “沒事吧?”

    “沒什么大礙,依曾云海的意思就是要多休息兩天,養足元氣就行了。”

    “哦,那真是麻煩你了。”

    朱美菊道:“有時間去我那里一趟,李丹杏說要好好的感謝你呢,還有些事情需要你幫忙。”

    “好,我有時間就去。”馮剛點了點頭。

    朱美菊轉身欲走,剛走了兩步,突然停了下來,扭過頭:“這段時間你小心些李青川,小心他要了你的命!”

    馮剛點了點頭:“我曉得。”

    朱美菊似乎要再說什么,但又強行忍下了,嘆息一聲,這才頭也不回的離去。

    上午十點多鐘,一輛黑色的上海大眾駛进了紫荊村里,車速極快,車轮后的灰塵滾滾,不一會兒間,便沖到了小賣鋪的前面,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一個衣著光鮮亮麗的男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