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415章 苗寨少女

nbsp;   晚上在酒桌上,馮剛在盛情款款的主人面前又喝了不少的酒,看著一波接著一波的車轮式进攻,馮剛實在是無可奈何,干脆只能裝醉了。

    看到馮剛突然醉趴在桌子底下,村長騰寶武開懷大笑。

    畢竟他喝了這么多的酒,醉倒完全是在情理之中,饒是如此,全寨的人都把他當成英雄對待。

    整個苗寨,還沒有誰能喝這么多的酒!

    而夏紅則陪著一群孩子,有說有笑。

    晚上在村長家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夏紅便來到村子里的學校里面,將帶來的文具書本分發給這些學生。

    與其說是學校,其實就只有三四間房子,全校總共也就十幾名學生,還有兩個老師。

    這些孩子拿著新書本文具,一個個都對夏紅滿是感激的神色。

    然后夏紅又要去教室給這些孩子們講課,馮剛閑的無聊,拒絕要給他做導游的村長,獨自一人在寨子里四处游荡欣賞起來。[]   村長的后院415

    本想給家里打個電話的,但是掏出手機才發現根本沒有信號。

    至于電,寨子自然是沒有的,為了省電,馮剛干脆關機。

    寨前有一條蜿蜒的河流,流水清澈見底,流水叮咚有聲,魚蝦在水里面自由自在的游暢著,河面上幾只野鴨不時的把頭伸进水里,再出水面的時候,坚硬的鴨嘴上面便有了一條掙扎的魚兒。

    “景色太美了。”

    馮剛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憾,深吸一口氣,只感覺神清氣爽,百骨舒泰。

    “等將來我老了,我一定到這里來養老。”

    馮剛暗暗地道。

    正完全沉浸在大自然的美妙當中的時候,突然一陣雜亂無章的腳步聲攪碎了寧靜。

    本來隔馮剛尚有一定的距離中,但是馮剛現在對周圍極其敏感,所以輕而易舉的便聽到聲音傳來的方向,偏過頭,望向了大山的方向。

    聽那腳步聲,好像極是焦慮,并且正朝他這邊奔跑而來。

    這是往寨子里去的必經之路。

    兩三分鐘過后,一個身穿苗族服飾的美艷少女出現在馮剛的眼前,那少女神色慌張,猛然間看到馮剛,“呀”的呼叫一聲,趕忙立定腳步,指著后面山上道:“快……快救命,快救命……”

    馮剛眉毛一挑:“姑娘,出了什么事?”

    “我爺爺……我爺爺在山上被蛇咬傷了……麻煩您去幫忙一把,把他扶到村子里來,求您了。”

    少女急的雙腳直跳,上氣不接下氣。[]   村長的后院415

    馮剛二話不說,直接道:“你快帶我走!”

    少女眼睛里流露出感激之色,轉過身便帶著馮剛往大山里面跑去。

    少女身体虛弱,加上對爺爺極是牽掛,所以跑了沒幾步,都有好幾個趔趄,好幾次都是馮剛扶起她。

    “在哪里?”

    “在前面的山坡上。”

    馮剛抬起一看,尚有一定的距離,這少女現在身体發虛,都沒有力氣邁步,他干脆蹲了下來,道:“你爬到我背上,我背你過去!”

    苗族女人雖然熱情大方,但是待字閨中、尚未出嫁的少女與年輕男人的接觸還是比較受約束的,并不能有再親密的身体接觸。

    一時之間,那少女倒有些躑躅。

    馮剛急著叫道:“你快些啊,難道你想看到你爺爺在那里等死嗎?等你跑過去,天都黑了。”

    想到命在旦夕的爺爺,少女一驚,強忍著羞恥,趴在了馮剛的背上。

    馮剛也不客氣,反手托住少女那對渾圓飽滿的屁-股,健步如飛的往前跑去。

    “你指好路啊,可別跑錯了。”

    馮剛說了一句,然后便抿著嘴巴,氣息悠長的朝山上飛奔。

    終于,在前面山林的半山腰处找到了那被蛇咬氣息奄奄的苗族老頭。

    那老頭臉色蒼白,嘴唇發紫,渾身抽搐個不停。

    更讓馮剛吃驚的是,當他們到達的時候,那老頭的身邊還有三四條細小的毒蛇正在咬著他的身体,手臂上、腿上都有好幾处傷口,血流不止。

    “靠,竟然還有這樣的蛇?”

    馮剛驚叫一聲,沖了過去,撿起一條棍子,準確無誤的打中在蛇的七寸位置,那蛇在地下翻滾了兩下,便死了。

    不過還是有一條小蛇給逃脱了。

    苗族少女叫喚著“爺爺”,可那老頭昏迷不醒,仿佛只有出氣,沒有进氣。

    馮剛不懂醫術,問道:“剛才那是什么蛇?”

    “我不知道,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怪蛇。”少女搖了搖頭。

    馮剛看了看四周,突然看到丟到旁邊的一個采药的竹簍,不由問道:“你爺爺是苗醫?”

    “嗯。”

    “醫生上山不帶防毒蛇毒蟲的药嗎?”

    “帶了,我們帶了,可惜在采药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所以……”

    “唉。你不會治嗎?”

    “我不會。”

    多說無益,馮剛彎腰抱住那老頭,飛快的朝山下奔去,同時喊道:“我先回村了,你在后面慢慢回來。”

    馮剛如一陣風般吹到了苗寨里,二話不說,直奔向村長騰寶武的家里。

    騰寶武一看,臉色遽變,大叫一聲:“卜能!卜能他怎么了?卜能他怎么了?”

    馮剛面色凝重地道:“村長,他被一種怪蛇咬了,多久受傷,有沒有什么救治的方法。”

    “快放著,我去拿药。”

    騰寶武說了便慌慌張張的进屋了。

    苗寨生長在大山里面,難免會有遭受到毒蟲毒蛇的咬傷,家家戶戶都備有這種药物。

    騰寶武拿出药箱,便看到馮剛把卜能的衣裤都脱了下來,身上都有七八处蛇咬過的痕跡,鮮血流淌,觸目驚心。

    騰寶武臉色大駭,道:“卜能是去了哪里?好像是跑到蛇窩里去了哦。”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