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416章 渾身滾燙

nbsp;   傷口四周五六公分的范圍內全部都變的烏黑,盡管把药粉都倒上去了,但是傷勢并沒有好轉,只是把血止住了,但是毒液依然不斷的擴散,烏黑發臭的位置依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擴散開去。

    而卜能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身上時冷時烫,情況十分的危急。

    “不行,越來越嚴重。村長,村長有醫生嗎?馬上叫醫生過來看。”

    見药粉效果不好,馮剛趕忙問道。

    騰寶武一臉無奈地道:“哪里還有药生,村里頭就這一個老醫生啊。”

    “他就沒有個兒子或者傳人什么的?”

    “卜能只有一個孫女兒,可她不懂醫術啊。”

    話音剛落,卜能的孫女兒背著药蔞氣急敗壞的沖了进來,看到爺爺躺在床上也不知是死是活,形態凄慘,她當即“哇”的一聲痛哭流涕,撲在床頭叫著“爺爺”,聲音凄楚痛苦,傳遍了整個村子。

    “再沒有別人了?”[]   村長的后院416

    騰寶武搖了搖頭。

    馮剛心想這村子有百十來號人,怎么可能沒有一個年輕點兒的醫生呢,這老頭行將就木,隨時可能一命嗚呼,到時候要沒有一個能治病的人,這村子里的要是生病了,那可咱辦?

    這時候已經沒時間去想這些問題了,此時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救活這個老苗醫,救活了他,就是救了整個苗寨的這些純樸的村民。

    馮剛不懂醫術,但是關鍵時刻,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我能把喝进去的酒轉化為水撒出去,我是不是能夠把這個老頭体內的毒液給清洗掉呢?

    低眉想了想修練《御女十二式床譜》的真氣流轉方式,準備想冒險試上一試,看能不能行。

    此時卜能的臉上竟然變的一片赤黑,包括身上的二分之一部位都變成了紅腫之色,身体的狀況也變的極其嚴峻。

    “不能等了。”

    馮剛一咬牙,抬頭道:“村長,麻煩你們先出去一下,我來試一試吧。”

    騰寶武一驚:“你會治病?”

    馮剛搖了搖頭:“不會,不過讓我試一試,死馬當成活馬醫吧,要不然卜醫生只有死路一條。”

    騰寶武想了想,嘆息一聲,過去對那少女說了幾句什么,便扶著她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馮剛把卜能的身子側了起來,十指與他的十指相抵,閉上眼睛,開始將体內那股奔涌的真氣灌輸到卜能的体內,準備著把他体內的毒液都給清洗干凈。

    可是馮剛的真氣剛剛觸碰到卜能体內的毒液,他的真氣瞬間就開始激烈的沸騰起來,然后趕忙缩了回來,奔回到了馮剛的体內。

    “啊~~”

    馮剛發出一道凄厲的叫聲,本來只是沸騰的兩道真氣的,但是只是眨眼間的功夫,那股沸騰就傳遍全身,体內的血液迅速的翻騰起來,就像蒸沸的沸水一樣,使的馮剛渾身上下就像煮熟的龙蝦一樣,一片赤紅,他痛苦的蜷缩在地下,臉上猙獰可怖。[]   村長的后院416

    站在門外的騰寶武和卜能孫女聽聞叫聲,趕忙推開了門,看到這般凄慘的模樣,不由臉色大駭。

    “年輕人,你怎么啦?你怎么了?”

    騰寶武驚叫了撲了過來,叫道。

    此時馮剛意圖將体內沸騰的真氣給壓制下來,卻發現一些都是徒勞。

    這股力量太過于強烈,根本就是他控制不住的。

    “好難受……”

    馮剛咬著牙,艱難地說道。

    “啊?這可怎么辦啊?”

    騰寶武急的滿頭大汗,眼前的情景實在是太過于驚駭,他急的打轉,卻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少女突然驚叫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下,臉上滿是驚駭之色,癡癡的望著床榻上的爺爺。

    “怎么了,衣久島?”

    騰寶武叫了一聲,走到卜能的面前一看,發現那老頭已經沒有了生機。

    “啊?死了?”

    騰寶武一雙眼睛瞪的跟燈籠一樣的大,難于置信的看著眼前一幕。

    這時得聞消息的夏紅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被眼前的景象也給嚇住了,她當即沖到馮剛的面前,關切地問道:“馮剛,你怎么樣了?你怎么樣了?”

    “老師……我好難受……我好痛苦啊……”

    馮剛嘶聲叫著,渾身抖個不停,他感覺自己正被放在沸騰的油鍋里面煮熬著,生不如死,指抓在地木地板上抓出一條條深深的痕跡。

    “天吶,怎么會這樣?”

    夏紅也給嚇傻了,杏眼圓睜,看著痛苦的馮剛,無可奈何。

    “水……我要水……”

    馮剛突然想到一個辦法,艱難地叫道,爬了起來,便沖进了出去,強忍著体內燃燒的痛苦,朝著河水邊沖去,“噗嗵”一聲,跳进了水里面。

    就像滾烫的烙鐵突然丟进冰水里一樣,“唏噗”一聲,水霧彌漫……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