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主頁 > 村長的后院 >

第475章 做個檢查

nbsp;   董大慶臉上的肥肉跳了兩下,本來就不怎么大的眼睛瞇了起來,兩線阴寒的目光迸射而出。

    “孟遠圖,事前咱們可約法三章說好了的,現在可是你出爾反爾在先啊。”董大慶沉著聲音說道。

    對方竟然是孟遠圖!

    叫孟遠圖的人說道:“是我出爾反爾,但是董所長,你這錢遲早會拿的,我只不過是想提前拿到這筆錢,然后好拍拍屁-股走人而已,這個要求并不算過份吧?”

    董大慶冷笑道:“孟遠圖,你可別得瑟,我隨時都可以要你的命!”

    孟遠圖嘿嘿直笑:“是嗎?董大慶,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們在一起合作這么多次,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弄死我的,加上我現在急著用錢,所以讓你現在把錢給我,我們之間的合作就到此結束。”

    董大慶道:“好,孟遠圖你有種,錢我會在兩個小時之內轉到你的賬戶上,我們之間的合作也到此結束,希望以后別讓我抓到你!”

    孟遠圖道:“董所長放心,要是被你抓到,算我認栽,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說完,孟遠圖毫不客氣的掛了電話。[]   村長的后院475

    董大慶當即又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表情凝重了說了幾句之后,掛了電話,在外面抽了一根香煙,這才搖著一身顫肉朝著靈堂走了過去。

    ……

    下午五點多鐘,杜楚平回來了,見到馮剛獨自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夏紅,不由問道:“咦?你夏老師呢?”

    馮剛指了指房屋:“她說她身体不適,在屋里休息。”

    話音剛落,夏紅就一邊整著略微有些凌亂的頭發一邊打開門走了出來。

    剛才她竟然睡過頭了,忘記早些起來做飯吃,還是杜楚平进來跟馮剛說話的聲音把她給吵醒。

    “剛睡過頭了。”

    夏紅略微有些尷尬地說道,嘴角微微溢出一絲淡淡歉意的笑意。

    杜楚平關切地問道:“你身体不舒服?”

    夏紅搖了搖頭:“還好,估計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所以今天白天有些困。”

    杜楚平點了點頭:“要有什么不舒服的,盡快到醫院去檢查,今年的体檢你還沒做吧?”

    夏紅點了點頭:“沒做。”

    “抽個時間去做個全身体檢。”

    “我知道。”夏紅把額頭的秀發捋到耳朵上,“好了,我去做飯。”

    杜楚平點了點頭。[]   村長的后院475

    杜楚平摸出煙給馮剛遞了一根,笑道:“下午就一個人在這里看了一半天的電視?”

    馮剛點了點頭:“嗯,你和老師都留我在這里吃晚飯,我也不好意思就這樣走了嘛。”

    杜楚平呵呵一笑:“你倒是夠實在。”

    馮剛道:“做人就應該做實在人嘛,鎮長您說是吧?”

    他馬上又問:“派出所警員因公徇職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杜楚平道:“據派出所的人交待是因為一個殺人匪徒拿枪打死了那名警察,具体情況我也不是很了解,這不是我職責范圍,哦,那警員你應該認識,叫何韻,是吧?”

    馮剛苦澀一笑:“鎮長,實話跟你說吧,其實今天上午我就在事發現場。”

    杜楚平眉頭一挑:“哦?哪你給我講講當時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馮剛當即毫不隱瞞的把今天上午的事情都講了出來,當然只講到何韻中枪的那一刻為止。

    最后馮剛說道:“我就很奇怪,據當時的情況來看,何警官是因為救我,當時她表情猶其的紧張,而且在大雨下不斷的提醒我,讓我趕快趴下,可見當時的枪是正對著我的,那匪徒是想一枪打死我的,可是為什么突然間把枪口對準了她呢?就算那匪徒跟何韻之間有怨恨,他跟我又不認識,為什么要把枪口對準我呢?當時警察到了雙河村十一組,他似事先知曉,明明可以馬上逃走的,但是為什么還要留在那里守株待兔呢?反正我覺得這里面的疑問很多,我總覺得這并不單單一件警匪的枪戰事件,其中興許還有什么不可告之的阴謀。”

    杜楚平順著馮剛的思路想了想,揉了揉額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我發現你有做刑偵的潛質呢,要不要我給你推薦到董大慶的手下工作?”

    馮剛搖了搖頭:“我還是只想做個普通的農民,在別人手下做事,太受約束,我受不了,我在農村,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順著自己的想法去發展,雖然比較傷神,但總比受人管要舒服一些。呵呵,我從小性格就是這樣,不受人管。”

    杜楚平笑呵呵地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個穩定守舊的人。”

    馮剛嘆了口氣,輕輕笑了一聲。

    杜楚平道:“是不是在為何韻的死而耿耿于懷,心生愧疚?”

    馮剛點頭道:“她為了救我而死,我的心里能安嗎?我發誓,我一定要查清這件事情的真相!一定會讓這件事情水落石出!”

    “你怎么查?”

    “我先找到那個姓孟的殺人犯!”馮剛寒聲說道。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