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醫風流升官記》

當前位置:主頁 > 鄉醫風流升官記 >

第99章 孫部長好心急

    只見在燈下孫美英別有一番風情。

    她那張風光無限的臉上春色極濃,眼波如電,在那里閃來閃去。

    那又薄又小的胸衣穿在那里,根本包不住她的碩豐之山。兩個圓溜溜的峰頭本來還有點蔫的,這時如同澆了水的紅蘿卜,撲撲撲地立了起來,又大又圓又鮮又美。

    她這時從床上跪起來了,胸衣太短,包不住下面。

    那肚腩看上去波浪起伏,肚臍眼兒就像是一只真眼睛那樣,在那里朝著得力一個勁地風流。

    嚇得得力不敢再看!

    再看她的小裤子,歪歪的,眼看就要脱下來了。并不是她真地动過手,而是因為在床上活动得時間太長,又太激烈,自己就要掉下來了。

    看上去,格外撩人。

    從裤頭的邊邊里,已經有春光   。在泄,玉滑十足。

    即使隔著那層布也能看出她的体型,達到了多么完美多么诱人的水平。

    牛得力不敢多看,他可見識過那一對蝴蝶,知道它們的威力有多大。

    關鍵是,這裤頭比丁字裤還要過分,卡住了身位,硬是給人一種鐵衛的印象,哪怕你是梅西老娘今天我也不想讓你過去。

    真是浪到了極點。

    得力說:“孫部長,你看上去真是一天比一天年輕。”

    孫美英一笑,罵道:“少在那里耍貧嘴,快點給我按一按。”

    她一翻身,就把臀部在床上拱了起來,豐腴的腰部則往下一塌。

    這一下,得力看到了那溝壑如畫,歷歷在目。

    在那里她穿了一條黑絲大花半開丁字裤,想象豐富,令人心跳。

    得力跪在她的身邊給她按了起來。

    孫美英閉著眼睛享受著,時不時地扭著她的腰,還有她的臀部。

    每扭一下,都會發出女女的一聲。

    那一聲聲的叫喚,令得力心潮翻滾!

    得力再也忍不住了,從后面把自己的身体*入,立刻,床上的孫美英就在那里過了電,啪啪亂跳,嘴里大叫。

    兩人一來一往,激戰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才云收雨住。

    孫美英在那里搂著牛得力,久久舍不得放開他,嘴里不停地說:“呵,得力,我的好男人,我的好乖乖,你可把我累死了。”

    得力說:“只要孫部長喜歡,我以后天天來。”

    “這可是你說的,再也不許你把我丟在一邊不管,聽見沒有?”

    “聽見了,孫部長。”

    “不要這么叫,以后沒人的時你就叫我姐。”

    “這個……好,我聽你的,姐!”

    “這就對了。”

    女人一時興起,又在那里一翻,翻到了得力的身上。

    這一次交換体位,有了一番新的体驗。很快兩人又进入了新一轮的鏖戰。

    再一次歇下來時,孫美英累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得力內息雄厚,不在乎這點汗水的付出。他在那里輕輕地抚摸著女人,同時跟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进行試探。

    得力問她:“姐,看你的樣子,好像最近身体不太好,是不是睡眠不足,工作太忙啊?”

    “工作嗎,當然忙了。可是,姐這些日子還在為別的事煩心啊。”

    “什么事?”得力以為是感情方面的糾葛。

    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本人浪性,又是單身,在官場之內跟男人周旋,沒有感情的問題那才叫怪。

    沒想到,孫美英煩的不是這方面的事。

    她說自己在官場上遇到了麻煩。

    “麻煩?什么麻煩?”得力一驚。

    他生怕這個女人惹出什么禍事,官位不保。如果是那樣,自己的唯一的靠山就失去了,以后的事就更難了。

    更何況,他現在就要她來幫一個大忙!

    “你姐在官場混了這么多年,如今歲數也不小了,怎么也得往上动一动啊。”

    “动?”得力明白了,原來她還想进一步升官。既然是這樣,就沒什么大事了,于是松了一口氣,嘴里說:“动一动好呵,姐,你的資歷現在完全可以當縣長了。”

    孫美英嘆息一聲:“縣長太快了些,姐眼下不敢往那上頭想,但是,副縣長卻絕對是應該可以爭取的。”

    “副縣長?”

    “最近縣里的一個常務副縣長得了癌癥,人都不行了,他的位子馬上就要出缺,姐為了爭取這個,可費了不少心思。”

    她想到自己這一個多月來,為了謀得這個職位,花了多少錢,又跟多少領導睡了覺,心里都覺得好委屈。

    但是沒辦法,現在的官場就是這樣啊!

    “結果怎么樣?”

    “怎么樣?本來你姐是最有希望的,誰知道半路上殺出了個程咬金來。”

    “程咬金?”

    “你不知道,就是你們衛生局的那個余東林。”

    “余局長?”牛得力叫了起來,“他怎么了?”

    “那個家伙平時野心就特大,這幾年沒少撈錢。有了錢,他還想进一步往上爬。這個副縣長的缺一出來,他在底下活动得相當厲害。”

    “他怎么活动?”

    “還怎

    么活动?我不是說了嗎,現在的干部里頭頂數他最有錢了,不知他往省里縣里使了多少錢,反正,現在省委組織部那邊給他撑腰,縣領導們也頂不住了,一多半的人開始為他說話。”

    “這么說……”

    “再過幾天縣里就開常委會,要定這個事了,你姐基本沒有希望了。”

    “那個余東林,要當副縣長了?”

    “誰說不是呢。”孫美英氣得快要哭了。

    牛得力這時心里跳得如同敲起了一千面戰鼓!

    天算不如人算,哪里想到,自己最好的一個機會來了。

    他在心里暗叫了一聲:老天爺,謝謝你,讓那個姓余的撞到了我的手里。

    一想到自己掌握了余東林貪腐的罪證,本來就是要用它們來搬倒這個壞蛋的,現在,正好孫美英跟他勢同水火,成了仇敵,自己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大舉进攻了!

    想到這里,差一點大笑。

    但是,他在臉上卻要裝出另一副樣子。

    是啊,一定要顯得他此時是在為孫美英著想,正在那里為她分憂。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利用她,達到自己的目的。

    是的,自己必須讓孫美英以為自己是為了幫她謀得副縣長一職,才找出余孫林的貪腐罪證的,這樣以來,孫美英反而要對自己心存感激,以后便可以將這個女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了。

    想到這里,牛得力在臉上顯出坚決的表情:“姐,這件事,我來為你想辦法。”

    “你有什么辦法?”孫美英還真不相信。

    這個牛得力,不過是一個鄉醫,現在剛混到城里當了一個小小的辦事員,還是臨時的,他要關系沒關系,要權勢沒權勢,這不是開玩笑嗎?

    “你別管了,我有幾個特有本事的朋友,現在我就去找他們,相信,靠了他們,那個姓余的肯定打不過你。”

    “我不信,他們那么厲害?”

    “明天我就給你回話。”

    牛得力回到小旅館,跟許如玉把情況一說。

    兩人當即將已有的材料重新整理,有針對性地對余東林的貪腐进行重點揭露。

    厚厚的材料,加上錄音和物證,裝进了一個牛皮紙袋。

    第二天,牛得力把這份材料拿到孫美英那里,孫美英打開一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得力,你……你真是我的福將啊!”

    她差一點跪倒在地,給牛得力磕頭。

    女人大喜之下,給得力一個大大的熱吻,差一點把得力給悶死。

    她很快就把材料整理出了十幾份,先是通過內部關系遞到省紀委,又把另外幾份分別交給省衛生廳、省反貪局,縣里的有關部門也都接到了同樣的舉報。

    開縣常委會那天,每個常委的面前也都擺上了一份材料。

    舉縣皆驚。

    不久以后便傳來消息,縣衛生局長余東林以及他的同伙武修明,因為嚴重的違法亂紀行為被雙規。很快,就被檢察院批捕了。

    與此同時,孫美英被提名縣常務副縣長,并在一個星期之內得到了縣人大的確認。

    不說縣里的各級領導如何祝賀孫美英。

    那孫事縣長此時志得意滿,她第一個要感謝的就是牛得力。

    兩人在她的床上歡爱幾度之后,孫副縣長問他:

    “得力呀,你現在有什么要求?”

    牛得力說:“也沒什么要求,只要天天能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孫副縣長大樂:“你小子,就會說話。要不然,我讓衛生局把你的事好好議一議?”

    牛得力說:“那當然最好。”

    不久以后,縣生衛局就出現了人事變动。

    葉蘭升任衛生局局長。

    新上任的副局長,就是牛得力。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