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小農民》

當前位置:主頁 > 絕世小農民 >

【019】 鄉長的秘書

【019】 鄉長的秘書

    來到趙如意家門口,二愣子正在門口樹下搖著扇子乘涼。“二愣子,你爹呢?”

    “走了。”

    “去哪兒了?”

    “去學校了。”

    馬小樂一聽放了個心,立刻懶洋洋地走到二愣子旁邊,“扇子給我用用。”二愣子瞅了瞅,很不愿地遞了過去。馬小樂接過來扇得正過癮,柳淑英從院里出來了,想到上午在玉米地里的事,馬小樂突然感到不自在起來,“阿嬸,怎么中午沒午?”

    馬小樂的問話讓柳淑英又震了,總感覺馬小樂話中有話,臉一紅,沒說話。馬小樂一見心里可樂開了,本來他覺得在柳淑英面前很難為,可沒想到,這柳淑英還更難為,那么他豈不就是占盡了主優勢么。“阿嬸,怎么不說話,是不想說還是想說沒力氣?”

    柳淑英抬頭看看巷子里,確認沒什么人,便對馬小樂使了個眼,讓他院子說話,“小樂,你那個大玩意兒可把阿嬸給害慘了!”

    “我怎么害慘你了?”馬小樂了院門站住步子,“阿嬸,難我得你不服?”

    柳淑英臉紅紅的,“你小孩子不懂,坐過大馬車的人再坐人力小獨車,哪能感覺到快呢。”

    “我懂,阿嬸,這我還能不懂么。”馬小樂笑著說,“但是小獨車很勤奮哪,你看,趙老師趁上午回家的空擋還要你一下呢。”

    “別亂說,你瞎猜什么。”柳淑英不好意思地說。

    “什么瞎猜,你以為我不知,故意讓二愣子端著平地盤去打醬油,那還不禿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嘛。”馬小樂笑嘻嘻地說。

    “你個小鬼頭。”柳淑英一臉窘相,但馬上就轉變為無奈的苦悶,“這事光勤快有什么用,就像老牛耕地似的,犁不透,就是一天到晚忙活也沒用。”

    “那這樣吧,阿嬸,以后每月我保證至少你一次,咋樣?”馬小樂晃著腦袋說。

    “你……”柳淑英一聲嗔怨,“你可讓阿嬸的臉往哪兒擱呀。”

    二愣子提著凳子也院了,聽到柳淑英的怨嘆,:“臉往哪擱,當然是擱頭上了。”

    馬小樂嘿嘿一笑,轉朝外走,還不忘回頭對柳淑英說,“行了,阿嬸,就這么定了,今天是初八,記著子。”

    柳淑英有點局促地抓抓衣角,張想說什么,可又怕被鄰居聽到,脆閉口不言,只是眼睛不曾離開過馬小樂的上,一直到他出門拐彎不見了,這才收回了目光,帶著點失落走了屋子。

    馬小樂徑直來到村中心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了支書范寶發和村長賴順貴帶著村委會的幾個部,簇擁著一個衣著頗為光鮮的大小伙子,看上去頂多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那架勢夠拽,就跟電視里什么大太子似的。

    “小樂,你爹呢?”賴順貴老遠就對馬小樂喊了起來。

    “可能在家吧,這賊熱的天能到哪兒去?”馬小樂答不理的回了一句。

    “趕回家告訴你爹,讓他到果園子里,馮鄉長的秘書小韓來了,去果園摘點蘋果。”賴順貴興奮地喊。

    馬小樂覺著納悶,一個頭小伙子,竟然把支書和村長得誠惶誠恐,感這馮鄉長的秘書牛b。其實馬小樂拿他無所謂,但支書和村長是不能得罪的,所以也只得乖乖跑回家去稟報。

    馬長一聽說支書和村長帶隊去果園,也不敢怠慢,立即就走小路去果園了。馬小樂覺得新鮮,追著賴順貴他們看熱鬧。

    “韓秘書,讓你頂著大熱天的親自來到小南莊村,真是難為你了!”范寶發大力扇著扇子,盡量讓被稱為韓秘書的小伙子涼快些。

    “范支書你客氣了,來這里盡給你們添煩,不過,馮鄉長催得急,說明天一早就要到縣城去,得帶幾袋又鮮又大的蘋果……”

    “哎呀,沒事的,你盡管來,像你這樣的添煩,我們還巴不得呢!”賴順貴把話叉了過去,他可比范寶發能說多了。

    “賴村長,你這么說我就不好意思了,這樣吧,等年底寫總結的時候,我給小南莊村多劃上幾筆。”

    “哎呀,韓秘書,你可真是會替下邊著想,不愧是年輕有為,將來到了縣里,可別把小南莊村給忘了哦。”范寶發不想讓賴順貴搶了風頭,也空話。

    “范支書,怎么可能忘了呢,我韓旭可不是哪種人。”

    原來這家伙韓旭,馬小樂仔細看了看他,長著一副平板臉,不過鼻梁上架了一副金絲邊的眼鏡倒增不少。

    “劉會計,你就不要跟去果園了,你到老孫頭家捉幾只草公給韓秘書帶走。”范寶發對村會計劉長喜說。

    “好咧!”劉長喜歡快地答應著,顛著跑走了。

    “哎呀,范支書,你太熱了,我……”韓旭客套起來。

    一行人唧唧喳喳地來到了果園里,賴順貴指揮著手下的幾個生產隊長,“摘,揀又大又紅的!”

    幾個生產隊長一聽撒開就朝果樹叢里鉆。馬小樂心里是真不服,忍不住說:“小心那,別把我挖好的排溝給踩塌嘍!”

    “走走走!”賴順貴走到馬小樂邊,使勁推著他的膀子,“一邊玩去,別瞎摻合!”

    馬小樂心里那個屈,可又不敢發作,只好悻悻地走到一邊,地小聲說:“賴順貴,我死你女人!”

    一幫人在果園里折騰了兩三個小時才離開,扛了五六蛇皮袋大蘋果走了。了村子后,賴順貴指揮著把蘋果朝小轎車上一放,說:“韓秘書,今晚我們去鄉駐地,找個飯店請你喝酒,這村里實在是沒有什么好招待的。”

    “那可不行,這么一來我可擔當不起!”韓旭連連擺手。

    “韓秘書別推辭,就這么定了。”賴順貴態度很決。

    “既然村里這么熱,那我也不推辭了。”韓旭笑笑說,“不過去鄉駐地可不行,影響不好,就在村里吧。”

    “噯,韓秘書,這村里有啥好吃的,恐怕都不合你胃口。”范寶發有意把話音提高,把賴順貴擋在一邊。馬小樂在一旁看得嘿嘿直笑,村里人都說支書和村長表功,看來一點不假。

    韓旭左右看了看,笑著說:“范支書,村里好的多著了,草鮮美,蒸炸煮炒各有其;熱騰騰的老豆腐更是入,切點辣椒搗點大蒜,上點醬油一調,把老豆腐一蘸,那別說多美了;還有河里的生魚蝦,那兒鮮的,連魚骨蝦殼都得嚼爛嘍;還有菜園子里韭菜,炒蛋很提鮮,而且還能壯……”

    這一番話,聽得大家伙有點發愣,雖然這韓旭是縣里安排下來“鍍金”的,但看來他對農村很了解,還有兩把刷子。“喲,韓秘書,看來你對農村的況是相當了解,肯定平里經常深入基層一線,好,這樣的部好。”范寶發恭維。

    “哪里哪里,為馮鄉長的秘書,如果對農村再不了解,那可就是我的失職了。”

    “哎呀,韓秘書真是個人才!”賴順貴一副趨炎附勢的樣子,他心里可明白著呢,眼前的韓秘書得好好巴結。不過他也顧忌,支書范寶發也是萬萬不能得罪的,畢竟他是支書,真正的一把手,跟他不好關系,那在鄉里也是要被點名批評的。也就是因為這,表面上看兩人關系還不錯,但實際上卻是暗暗較勁的。但是這一次,賴順貴不打算和范寶發爭這個酒場了,脆做回人,顯得更有肚量,沒準還能博得韓旭的贊賞呢,“范支書,我看今天就把酒場安在你家,你家更寬敞一些,咱可不能委屈了韓秘書。”

    范寶發一聽喜出望外,連說好好好,“正好我家里還有幾瓶好酒,正趕上好時候碰上韓秘書了!”

    當下范寶發和賴順貴就吩咐開了,有抓的,有找魚的,還有去做豆腐家預定的,忙得不亦樂乎。而范寶發和賴順貴在陪著韓旭到村部去坐坐,喝杯茶,還特意喊上村婦女主任顧美玉。這顧美玉長得雖然趕不上美玉,但在村里也算是出類拔萃的了,除了柳淑英,她在小南莊村可以說是屈指可數的了,不過就是年齡有點大,也三十多歲了,但因為生活條件比較優越,保養得好一點,也有打扮的條件,所以看起來還是嬌滴滴的。

    范寶發提議玩玩撲克,讓韓旭和顧美玉打對門,他對賴順貴使了個眼,賴順貴當下心神領會,說來點彩頭兩個樂,結果一個牌場下來,韓旭和顧美玉樂得合不攏。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