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小農民》

當前位置:主頁 > 絕世小農民 >

【551】 又出現了

“我看你是想今晚被我揍得滿打滾吧!”米婷在馬小樂上拍了一巴掌,“鑒于在一棟房子里得時間比較長,所以我覺得得跟你分開房間住,等會到家,得把那個房間收拾收拾。”

    “不用那么煩吧。”馬小樂,“最近我得經常下鄉去,前期那么多事都得好好去折騰一番,也就是說隔三差五才回來一次,完全沒必要拾掇一個房間嘛。”

    “你的意思是想一直和我擠一?”

    “啥擠。”馬小樂笑,“在你邊放幾張凳子,就算是加寬了,擠不著。”

    “那得看你表現了,如果你有什么圖謀不軌,那就得去另一個房間。”米婷,“現在咱們在一起覺只是眠休息而已。”

    “這我知。”馬小樂笑,“你覺得我的定力還不夠強?”

    “你一點定力都沒有,一直想著子朝那方面靠。”米婷呵呵一笑,“倒是多虧了我的定力好,要不早就被你攻城掠池了。”

    馬小樂聽米婷這么說,很難理解,因為米婷感覺上去絕對是個懂風的人,可怎么就能如老尼入定一樣持重?

    “米婷,有個問題我想想問問你。”馬小樂看著米婷,“不知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清晰的解答?”

    “嗯,你說。”米婷幫馬小樂收拾著衣物和零碎用品,滿了兩個箱子。

    “據我的觀察,現在你對那種事,應該是全方位都了解的,理講,你也是**般的年齡吶,怎么就能忍得住?”馬小樂看了看米婷,認真求解。

    “那種事,到底是哪種事?”

    “男女之間的事唄。”馬小樂,“是不是非要我說清楚,我一說,可就是連帶過程的細節描寫!”

    “那還是算了。”米婷搖搖頭。

    “既然你說算了我就不細說了。”馬小樂,“那可以回答為啥能忍住的問題了吧。”

    “可以。”米婷,“不能讓這點事憋著你。”

    馬小樂看著米婷沒說話,怕說得不合適讓米婷改變主意。

    “打個簡單的比方吧。”米婷,“其實就跟玩游戲一樣,比如有款游戲很好玩,玩起來絕對過癮快,如果你一直沒玩,就能一直忍下去,可如果你一旦玩上了,恐怕不存在忍不忍的問題了。”

    “簡潔、辟、透徹!”馬小樂緩慢地拍了兩下巴掌,“米婷,你說得很好,我百分之一萬地支持你!”

    “我知你為何這么支持我了。”

    “嗯?說說看。”

    “你怕我忍不住是吧?”米婷并無羞澀。

    “也不是怕你忍不住。”馬小樂,“實在忍不住,你也還有手嘛,那也無可厚非,只要不過度,倒也是個途徑。”

    “通過你的表我知,你不會再想子我了。”米婷笑了。

    “憑啥這么說?”

    “因為你不放心我忍不住的時候一定會自己解決!”

    聽到這句話,馬小樂有點崩潰的感覺,他真希望米婷再看那些心理學方面的書了,否則會有種被剖析的感覺。“我承認……”馬小樂微微嘆,“米婷,往后能不能不要說得那么直白,給我留點面子嘛。”

    “好,我會給你留足面子的。”米婷,“不過真的是擔心你。”

    “擔心我啥?”

    “擔心你能忍得住?”

    “能,這不都忍了二十多年了么!”

    “誰相信。”米婷,“這事就像行軍打仗,小米加步的,不打也就算了,可裝備良的就不一樣了,還不盼著每天都來個戰天斗地?!”

    “呵,裝備良?!”馬小樂一下明白了,原來米婷已然知了他的長。

    “好,此話題打住!”米婷做了個停止的手勢,“你能不能確定什么時候回鄉里?”

    “這個不好說。”馬小樂,“不過既然周生強出了主意,我會盯住問的,反正盡早回去就是。”

    “嗯,有些前期協調工作應該早點著手。”米婷,“土地是大宗,那是務必要解決好的。”

    “知,我已經開始安排了。”馬小樂,“下午我就局里,把東西收拾好拖走,絕不拖泥帶,要不會被居心不良的人取笑。”

    說做就做,吃過午飯,馬小樂稍微歇息了會就去衛生局去。辦公室里的東西并不多,本來馬小樂也就沒打算在這里呆多長時間。

    張浩過來幫忙,收拾的事都由他來,馬小樂就坐著喝茶煙。

    “馬局長,我怎么感覺吉遠華有點怪,好像現在特沉得住氣。”張浩帶著滿疑問,“上次我去找他感謝,那家伙也就那么哼哈著,到現在也個靜,理說,他既然接受我的致謝,那么就應該充分相信我,有些事也許早就該找到我了。”

    “嗯。”馬小樂叼著煙仰頭閉目,想到吉遠華在縣大院辦公樓里很不服氣地扭頭離開,還有剛開始得意地哼著小曲,“吉遠華要有喜事。”

    “喜事?”

    “對,你提起這事倒讓我警覺了。”馬小樂,“當時想得太簡單了,讓你去找他感謝提拔的事,很有可能那狗的有察覺,只不過沒說出來。”

    “嗯,是,很有可能。”張浩,“是不是他想將計就計?”

    “不管他了,不管是不是將計就計。”馬小樂,“關鍵是他可能要有新向,也就是我剛才說的喜事。”

    “這個倒沒聽說。”張浩,“但他表現異常是肯定的了。”

    “現在敵不我不,看看那狗的有什么作。”馬小樂,“你也跟他保持沉默,看他完啥反間計。”

    “好,就等他先行。”

    “張浩,晚上給我在榆寧大酒店安排一個最好的房間,晚上我要請客。”馬小樂,“唉,這也算是我在衛生局長的位子上最后一次公款吃喝吧。”

    “馬局長,別那么說。”張浩,“往后的都難說,沒準你還成縣長呢。”

    “你快收拾東西吧,不用安我。”馬小樂笑,“這點小事,我還想得開。”

    東西很快就收拾好了,張浩有事回去,馬小樂一人在屋里轉悠了兩圈,走到窗前的時候,無意中朝下面望了望,猛然發現大門口又出現了竇萌妮的影。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