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主頁 > 留守村婦 >

第四十一章 泡棗

  鐵柱心不在焉,不是專心致志,抬頭看見窗外的棗樹,說道:你們家的棗很多啊,已經快紅了。
  劉寡婦說:真正熟的時候,得到八月節左右,如果你愿意吃,我給你留著,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吃,你愿意吃什么樣的棗?
  酒棗。
  劉寡婦淫荡地看著鐵柱,說道:為什么愿意吃酒棗?
  软乎乎,甜滋滋的,好吃。
  其實,最好吃的,最有營養的棗,就是用女人的下面泡的棗,在過去,地主老財,就是有錢人,都是把棗放在女人的下面,滋阴,養顏,壯阳,女人的全部營養都进到棗里面,很有營養,如果你愿意吃,我也給你放进下面幾枚,給你留著吃。
  鐵柱齜牙咧嘴地說道:把棗放进去,里面多臟啊?
  營養进到棗里面之后,可以洗一洗,你可知道,女人的胎盤,胎盤你知道嗎?
  我知道,不就是女人生孩子包裹孩子的那個東西嗎?
  是的,那個東西臟不臟?可是,好多人花高價買著要吃,都買不到。
  鐵柱忽然有了興趣,好奇心起,對劉寡婦說:那你就去給我泡幾枚棗吃,我現在就想吃,你去給我摘幾枚棗泡著,我要吃。
  你現在就想吃?
  是的,我是一個急性子。
  可是,泡棗需要時間,一時半會兒,營養也进不去。
  那怎么辦?
  劉寡婦躍躍欲試,心里發痒,下面發痒,著急男人的沖擊和填充,她試探著問鐵柱這個大男人,說:我看,你的下面已經很筆挺了,要不,我們先玩一會兒?等你射出來,我再出去給你摘棗,放进里面,你休息一下,睡一覺,你醒的時候,我再拿出來給你吃泡棗,怎么樣?
  鐵柱說:你說的泡棗,真的那么有營養?
  真的。
  可是,我不需要,我現在年輕力壯,我不需要那個東西,我還是感覺有些臟,不忍下口啊,或者,不想吃,你看我的体力,我的身体是不是很好?我這么小就開始吃補药,是不是有些早?
  劉寡婦看著鐵柱的下面顫悠悠的挺立,好大啊,她心旌搖荡,有些把持不住,要立即跟鐵柱焊接在一起,完成秦晉之好的夙愿。
  鐵柱還是慢條斯理,不紧不慢的樣子,他剛跟村長夫人做過,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如果他一兩天沒有跟女人做這事,此時,早就跟牛犢子一樣,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跟急猴似的上來了。
  劉寡婦有些扛不住了,看著鐵柱下面的大家伙,忍不住伸手抚摸,對鐵柱体貼入微地說:你一定累了,你就這么躺著,我在上面運动怎么樣?
  鐵柱說:不行。
  為什么?
  因為我是男人,如果運动,也得我運动,你在下面,我在上面,我才能放得開,女人在上面運动,叫什么事呀?
  人家不是擔心你累嗎?
  在下面被女人骑著,不舒服,感覺不好。
  那你在上面?
  我們不再說說話了?
  不說了,我們做過之后再說,只是說話,沒有實質性的內容,顯得很空洞,不務實,沒有意思。
  那好,你是務實派,我同意。
  你什么時候上來?
  你說了算。
  我想現在,就這個時候,我已經等不及了。
  你躺下吧。
  劉寡婦很聽話,乖乖地躺在炕上,看著鐵柱,分開雙腿,風情萬種地說道:我的大男人,我歡迎你立即行动起來,进入里面去。
  鐵柱笑嘻嘻地說道:你著什么急嗎?為了你的安全,我還得給我的小弟弟戴上安全帽……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