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云飛渡》

當前位置:主頁 > 亂云飛渡 >

第二十章 真情喚我回歸重作人

  ——  20。真情喚我回歸重作人
  第二天,當我無聊地躺在廣州一個賓館的床上時,包里的呼機響了。我不知我還把它帶來了。我一看,是姍姍的,不理。當呼機一次又一次響起來時,我回了個電話。
  姍姍道:“你在哪里?”
  從姍姍口里,好像她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說有事在廣州,她還問我什么時候回去。我道:“可能幾天吧。”
  過了兩天,林叔叔呼我了,我心一橫,林叔叔待我恩重如山,他要宰了我就宰了我吧,就回了電話給他。但林叔叔卻問我在干什么,什么時候回去。
  我說我在找一個同學,幾天后回去,林叔叔要我快回去,口氣里好像也不知道我發生了什么。
  又過幾天,這幾天,姍姍和林叔叔不斷地找我。這天,林叔叔家又一個電話呼來,我一回電,是媚姨,我紧張得不得了,媚姨道:“你做錯了什么都不敢面對嗎?你是個男人嗎?”
  我怔住了,我不是說過嗎?如果能得一次媚姨,讓我死了都愿,姍姍、林叔叔,一個一個親人從我眼前閃過,我決定回去,回去領罪,哪怕林叔叔要了我的命!
  回到家,一切都很正常的樣子。只是姍姍問我去哪里了,我就說去一個老同學那里玩。
  我不太敢去姍姍家有時姍姍叫急了,才去。見媚姨很正常,只是不太爱理我,當然林叔叔和姍姍在時,媚姨偶爾會與我說一些話。要是林叔叔和姍姍不在,媚姨理都不理我。我知道媚姨心里非常地生氣,但畢竟我做了這么大的錯事,我只有對媚姨小心再小心,半點不敢得罪。
  我從沒見過媚姨像以前那樣隨意穿著睡袍或是其它性感暴露的衣物在我面前出現過,即使是她洗澡以后也是穿好衣裤出來。
  當然,我很少去姍姍家,媚姨只是在我在她家時才這樣,所以并沒有人對她感到反常。
  不幾天,一個晚上,媚姨突然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語氣并不那么和善,“你回家一趟。”
  我忐忑不安地回了家。家里除了媚姨外,還有玉蓮姨妈。我沒坐定,玉蓮姨妈就開口道:“阿峰,你到底還是不是人?怎么做出畜生不如的事來?”
  我臉一下臊紅起來。那事一定是媚姨跟玉蓮姨妈講了,玉蓮阿姨從來沒有過火,一向很溫柔的,這次這樣發火,她一定是氣極了。
  我不知說什么,支唔著:“姨妈……我……”
  “你還有什么理由?不說清楚,你別想在這里呆了。”玉蓮姨妈不愧是市婦聯主席,做政治思想工作開門見山。
  “姨妈,我……我錯了……”
  “這……這是什么話!錯了!真想不到我們會招來一只禽兽!”
  我不敢作聲。
  隔了一下,玉蓮姨妈又道:“要是我,早就要了你的命!說,你什么時候起這個邪念的?我看你不是什么好東西,留在這里是禍害,玉媚,還是趁早趕走他。”
  我一聽急了,道:“姨妈,我對媚姨不是故意的,我那天……見媚姨特別美,特別美,又性感,我涨……控制不住……”我本想說喝了一點酒的,但一想既然做錯了事,有什么好撒謊的呢?
  “我看你還是離開這里好,免得還會做出什么丑事來。”
  我低著頭,不敢言語。好久,我偷看了一下玉蓮姨妈,她氣鼓鼓的樣子臉扭到一邊,,我知道媚姨對我一向心软,便祈求地望著她,媚姨也不理我。隔了好久,她目光中露出了爱憐之意,微微嘆了一口氣,向玉蓮姨妈道:“姐,我看小峰也不是故意的,饒他一次吧。”
  我心中一喜,證明媚姨還把我當女婿看,不忍心看我被呵斥。只聽媚姨道:“姐,給他一個機會改正,我看小峰本性好是好的,只是一時糊涂。”
  玉蓮姨妈道:“玉媚,我幫你,你全幫起他來了,小伙子哪里沒有?姍姍到哪找一個都比他強。”過了一下,玉蓮姨妈對我道:“看,你媚姨對你多寬容,你不害臊嗎?本來,她是要告訴給你林叔叔聽的,這樣你林叔叔不要了你的命?你對得起你林叔叔嗎?你對得起姍姍嗎?你對得起你媚姨嗎?人家就是你丈母娘了,不害臊!”
  我一聲不敢吭地聽著,可能玉蓮姨妈見我一副可憐相,緩和一下口氣說:“你知道不?你媚姨這一段時間吃不下,睡不著,都是被你氣的呀!這種丑事跟誰說?讓誰幫?”
  ……
  一個晚上,我乖乖地聆聽著玉蓮姨妈的教育。
  媚姨對我如此好,如此寬容,我感激極了,我一定重新做人,報答她。
  果然,我一心放在工作上,取得不錯的成績。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