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瘋狂》

當前位置:主頁 > 山村瘋狂 >

第八十二節 尋路

第八十二節討論春節的鐘聲又如期而至,吃過年夜飯,常山就開始思索今年該干什么了。農村人都是這樣,尤其是打工潮風起云涌的中国農村,農村人再也沒有了原始的寧靜,田園牧歌更是一去不復返。他們在哀嘆的同時不得不卷起手臂,振作精神投入到新的生活中,不過,在新生活旋渦不斷輾轉的過程中,他們心里不時升起一種遺憾,就是對夕阳西下,山巒靜默,炊煙縈繞,鸡鴨咯咯嘎嘎回籠,大人孩子坐在一起說著閑話,等待著可口的晚飯那一幕生活情景無限追憶。

美麗的回憶往往最傷人,因為它永遠不可能重現。常山就是這樣一種人,他想起孩提時代他和秀秀、鐵二、阿寶在一起打彈子,捉魚蝦,放風箏,掏鳥窩,到山上去挖蘭花,記得有一次還去偷別人的桃子,被娘知道了,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頓。不過現在想起,他只記得桃子的甜脆,而忘記娘的那一頓屁股。即使再挨一頓又能怎樣,他不怕,怕只怕這一切不可能再回頭。常山想到這長長嘆了口氣,現在鐵二死了,秀秀受苦,自己又這般狀況,當初他們在一起玩的時候,誰會想到現在會是這樣的呢?感嘆歸感嘆,常山現在必須盡快決定今年是出去打工,還是在家邊作生意,出去吧,家里丟一個瘋了的許姨,還有一個未滿周歲的小寶,自己如何能一走了之,萬一出什么事自己能少得了嗎?一個孩子就夠爹娘操心得了,何況還有一個瘋子一樣的人。

但是,在家旁邊能干什么呢?現在生意那么難做,又沒什么本錢,作大生意肯定不行,如果實在沒辦法常山倒要考慮重抄舊業——賣包子了,常山決定和爹娘商量一下才說。年初二,吃過晚飯,許姨早早地睡了,自從上次常山罵了她一下,她這些天都悶悶不樂,精神抑郁,一天到晚睡覺的時間達到20小時,身体也更加消瘦。常山心理愧疚,但是也沒什么辦法,況且他也不敢把許姨從她的昏睡中喚醒,那樣她只會更加痛苦,還是昏睡好些。爹幫著娘在給小寶洗屁股,常山說:“爹,娘,我今年該干些什么呢?過幾天人家打工的都走了,我也該早決定了,是不是?”爹說:“你在家吧,我出去。

”“那哪行?你年紀大了,在外一個是工作不好找,二是,你萬一生病干啥的,沒人照顧我也不放心啊,再說了,哪有爹在外打工,兒子在家享福的,外人還不把我罵死了。”常山說。“唉,說實話,你一走,家里一大攤子事,我還真麻頭皮呢,孩子的事還好說,只是你許姨-------,他時好時壞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我該咋辦,要不,你把她送回海市去?”爹吞吞吐吐地說。“那不行,她一個人在那我怎么放心?不行,絕對不行,做人要講良心,我絕對做不了那事,還是想想其他法子吧?”常山坚決地說。

一直沒說話的娘,這時像想起什么似的說:“要不,常山在山外那個小集上開個早點鋪吧,你爹閑的時候就去幫忙,山子的手藝又不會荒廢,再說,離家近,家里有事也可以照應著。你們說好不好?”“好啊,真是好主意!”爹及時拍了一下娘的馬屁。“好是好,只是——”常山想說只是離秀秀近了,天天看見秀秀受苦,他心里會難受。但是,他沒說,現在秀秀只要不和他說話,他也不說,說不定一切都會順順利利的,而且現在,這種方法確實是最好的了。常山決定明天就做開店的準備工作。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