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如此多嬌》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如此多嬌 >

第二三七章【張玉珍探監】

    (第二更,月底求月票,沖榜首十月五更爆發,如有虛言,自練葵花寶典!)

    “啊呀,那怎么能勞煩劉副所長,您公事繁忙,日理萬機,這讓老弟我心里有愧啊!”秦二霸當然也要給對方面子,于是裝作震驚而又感慨的模樣。

    “呵呵,看秦兄弟說的,我也是恰好要路過你這兒,所以隨便給你說聲,不礙事,不礙事!”老劉也是人精,立馬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畢竟在屬下面前還是要留點威望的。

    “哦,是這樣啊,那真是多謝老哥了,那哥幾個先忙著,我先過去一下。”秦二霸一副若有所悟的神態,對老劉道謝兩聲,然后又客氣的對那幫片警招呼后,才大搖大擺的朝派出所會客室走去。

    “對了,劉老哥,我那幫子兄弟都放出去了嗎?”秦二霸突然想起大師兄孟滄和汪鐵牛他們,于是問道。

    “哦,你放心,經過我們的仔細查明,他們在本案中并無大罪,都已經放了!”劉副所長拍拍胸膛道。

    “那就好,華所長和劉所長深明大義,秉公執法,果然是立新鎮人民的好警察、好領導,我在這替全鎮人民謝過華所長和您的英明執法了!”秦二霸點點頭,夸贊道。

    “哈哈哈,,,老弟見笑了,我們只不過是做應盡的職責,再說能為立新鎮百姓服務也是我們的榮幸啊!”劉副所長對于秦二霸的話還是挺受用的,不過嘴上倒是謙虛了幾下。

    等秦二霸走后,貼著“坦白從寬”的審訊室只留下一幫子尷尬無比的警察,到最后還是劉副所長咳嗽兩下,說道:“這兩天我眼睛不太好,你們多多注意一下,我就先回去了。”

    立新鎮派出所會客室,修的還是不錯,里面柔软沙發,白凈玻璃桌,兩只半人高的青瓷花瓶,上面插著色澤艷麗的假花。

    此時會議室房門紧閉,秦二霸愜意的坐在沙發上,旁邊則是柔美漂亮的張玉珍,穿著一件碎花連衣裙,裙邊繡著精美的紫羅蘭,配上她婀娜多姿、曲線玲瓏的嬌(和諧萬歲)軀,當真是魅力無限。

    “二霸,這兩天過得還不錯吧,他們沒怎么濫用私刑吧,我聽說這些警察都很喜歡用這些對付犯人的!”張玉珍注意到秦二霸火熱的目光,似乎不想就這么尷尬下去,于是關心道。

    秦二霸釋然一笑,爽朗道:“哈哈,我的好老婆你就放心吧,你老公我又不是那些好欺負的老實人,他們哪敢欺負我,再說你不知道,我在這里面可瀟灑了,吃的喝的,什么都有,唯一,唯一缺的就是,,,”

    說到這,秦二霸卻是挺住語氣,神情流露出難怪和無奈之色。

    “唯一缺的什么啊?我可以幫你的,只要吩咐一聲就行!”張玉珍生怕秦二霸在派出所里過得不好,急切道。

    “嘿嘿。”秦二霸邪氣一笑,兩只深邃的大眼睛瞟向張玉珍高聳入云的胸(和諧)脯,吞了口唾沫道:“唯一缺的就是一個可以幫忙暖床的老婆!”

    “死樣兒,一天都在想什么啊?都到派出所來了還這么多的壞心思!”張玉珍俏臉一紅,知道秦二霸是在有意調侃她,頓時嗔怒的白了他一眼。

    秦二霸卻是臉色一正,嚴肅道:“這哪是壞心思啊,我想我的老婆有錯嗎?”

    “去死吧,人家專門來關心你,就沒個正經!”張玉珍見秦二霸還在調侃他,于是氣呼呼的伸出玉手去拍打秦二霸的胸膛。

    可惜她沒有想到的是,這純碎就是小白兔往大灰狼的嘴里鉆,秦二霸虎掌猛地一握,便是抓住了那柔嫩嫩的玉手,然后輕輕一發力,便是將其拉入自己的懷抱,柔软溫暖的嬌軀頓時魚擁而入,清清的芳香沁人心脾。

    “小老婆,老公我真的是想你很久了哦!”秦二霸感受著張玉珍玉体的柔香,刮了刮她的秀麗小瑤鼻,邪笑道。

    “你要不要這樣啊!這里可是派出所,我們搂搂抱抱的萬一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張玉珍試圖掙扎,但秦二霸有力的雙臂讓她根本無法逃脱,更關鍵的是自己內心深处也很迷恋這種安穩坚實的感覺。

    在家里,她自從聽說秦二霸被抓进派出所后就滿是擔憂和著急,曾不止一次找到秦二霸的嬸子李淑芬向她問及秦二霸,可對方總是含糊其詞,不得已,張玉珍就只好做了些好吃的親自跑到立新鎮派出所來。

    現在見到秦二霸在里面過得好好的,心頭那塊石頭也放了下來,可如今對方卻不老實其來,直讓張玉珍不知所措。

    “怕啥,老子沒放話,這屋子里就沒人敢进來!”秦二霸哼了一聲,糾正道,不過很快又不老實起來,只見那虎掌已經開始在張玉珍細膩豐腴的柳腰上游走。

    “哎呀,不要這么使壞嗎?人家真的有點怕!”張玉珍感覺心頭一陣荡漾,連忙撒嬌道。

    “都跟你說了別怕,你看還有更壞的呢!”秦二霸卻是愈加不老實起來,一只大手落在他那滑膩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則是向上爬到那兩只飽滿柔嫩的大白兔上,很不老實的亂摸著。

    她不知道秦二霸都已經好多天沒摸女人呢,前幾天嬸子李淑芬雖然沒少來看過他,可都是帶著倩倩,自己雖然和兩人都有一腿,但還不敢對著兩人一起下手,這種事得慢慢來,萬一讓兩人知道自己和妈妈(女兒)同時爱上一個男人,那還真有點難以接受。

    當然,自己的員工唐雪也來看過,可對方不是還沒怎么發展嗎?萬一她在派出所大喊非禮,自己還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所以一直都沒敢有啥越軌行為。

    “嗯啊。”張玉珍本也是干柴烈火,底下小桃源已經好些日子沒受到耕耘了,在被秦二霸刻意的調情下頓時發出一聲呻(和諧)吟。

    秦二霸見此更加大膽,將張玉珍雪白玉肩上的碎花吊帶松了下來,頓時露出里面用紅色蕾絲邊罩罩包裹著的白嫩软(和諧)肉,細膩而又彈性,釋放出诱人的光澤。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