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如此多嬌》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如此多嬌 >

第三二四章【你在意的我都在意】

    (第三更,感謝親們的打賞,感謝訂閱的朋友,歡迎入群一起yy,一起相識!)

    “哎喲喂,你這臭小子還知不知羞啊,你就不怕被你嬸子看到!”趙秋菊這時終于把裤子也穿好,正在系裤腰帶,聽見秦二霸這么說差點沒手一松裤子重新掉了下去,頓時羞紅的怪罪道。

    “怕啥,我到時就說我和趙大姑你情我愿,怨得了誰!”秦二霸大大方方道。

    趙秋菊這下算是被秦二霸的厚臉皮給拜服了,要是真要這么給李淑芬說,那她肯定還以為自己和秦二霸在偷情呢!

    趙秋菊又沒搭理秦二霸,快速的穿好裤子,又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塵,整理的干凈利索后,對著秦二霸警告道:“臭小子,今晚這事老娘就當沒有發生了,你可不許出去給人張揚,要不然老娘到時就算不要名聲了,也把你給搞得身敗名裂!”

    ”放心吧,看了的說不了也忘不了!”秦二霸邪氣一笑,說道。

    正在往回走的趙秋菊一個踉蹌,差點沒跌倒,回頭很恨地瞪了眼秦二霸,絲毫不想再逗留,晃悠著兩瓣渾圓碩大的豐臀,朝著屋里快步走去,只不過走的是后門!

    秦二霸看了一眼她家空荡荡的廁所,心里就納悶了,這娘們空著廁所不用跑到這里來隨处小便到底是為啥啊,難不成也和二傻子一樣腦瓜子少根筋?

    算了,不想了,還是去見我家小珍珍吧!秦二霸甩了甩頭,再次踏上征程。很快來到她家,秦二霸先是打了幾個以前設計好的暗號,不一會兒,院門便是打開了,露出一張柔美的臉蛋,雪白如凝脂,光澤而又細膩,仿佛剝了殼的熟鸡蛋。

    開門的正是張玉珍,只見她穿著一件桃花印的t恤,胸口微微敞開,露出小片白皙的胸脯,薄薄的衣料隱約可見里面粉紅色的罩罩,以及那高聳豐韻的峰巒。

    她的下身則是一條絲質的短裤,兩條白(和諧)花花的玉腿俏生生的站立著,勾勒出筆直修長的曲線,肌膚賽雪,水嫩纖柔,加上兩腿(和諧)間微微鼓涨的私地,可謂勾人心弦!

    張玉珍有一種天生的柔美,楚楚动人的美目,嬌柔憐人的細眉,讓人忍不住有一種保護在懷里的沖动!

    ”玉珍!”秦二霸溫柔的呼喚道,對于張玉珍他是真的飽懷爱意,并不像大婦趙秋菊那樣只是擁有一種本能的欲望。

    ”二霸,這幾天你都去哪里了?每天看不到你人,我心里就亂的慌!”張玉珍張開玉臂,撲到秦二霸溫暖的懷抱中,柔美的俏臉像只小貓咪一樣在他結實的胸膛上蹭啊蹭,有一種讓人融化般的感覺。

    秦二霸聞著熟悉的芳香,大手輕抚著張玉珍烏黑柔順的發絲,輕輕的在她秀娥上吻了一口,微笑道:”我這兩天去縣里辦事了,所以一直沒在家,都怪我沒給你說一聲,改明兒我就去給你買部手機,要是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

    ”我不要,我只想你每天都能看你一眼,說幾句話!”張玉珍小鳥依人的撒嬌道,他對秦二霸的爱意同樣情深如海,每天腦海里都是他的身影,幾乎從未間斷過,只是短短數日未見,便好似如隔春秋。

    ”好好好,只要你相信我,等我找了錢,我就給你婆婆和村里人挑明關系,讓我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到時候再明媒正娶,讓你風風光光的嫁給我!”秦二霸點頭道。

    ”二霸,我相信你,那些虛名對于我不過是身外之物,我要的只是能和你今生今世在一起!”張玉珍嬌柔道。

    ”此生有你,夫復何求!”秦二霸真摯道,兩人就這么相擁在門口,天上的銀月仿佛也為他們的爱情所感到,徹底鉆进一團烏黑的云霧之中。

    ”玉珍,我們进去吧,你穿的不多,萬一著涼了怎么辦?”秦二霸看著張玉珍光著的玉腿,關切道。

    ”嗯。”張玉珍乖巧的點點頭,便是拉著秦二霸輕輕地走进屋內,最后來到她的廂房。中途秦二霸朝她婆婆的房間里看了一眼,里面甚是安靜,但想她一個瞎眼老人,又不爱說話,有沒睡著還真不敢確定。

    張玉珍的廂房還是那么整潔清雅,芳香撲鼻,秦二霸徑直坐到柔软的床上,張玉珍則是很自覺的坐到他的懷里。

    “剛才进來怎么沒聽到你家婆婆聽收音機啊,我記得她可是很爱聽相聲的,難不成怎么早就睡了?”秦二霸將張玉珍輕柔的抱在懷里,好奇的問道。

    “我婆婆這兩天身体一直不好,所以沒去聽收音了,你來我之前看了一下,她應該沒睡!”張玉珍細膩的玉手在秦二霸結實寬廣的胸膛輕點道。

    “額,身体不好?去醫院看了嗎?”秦二霸想到她畢竟是張玉珍的婆婆,而且對她一直也不錯,也就關心道。

    “去了,可是醫生說我婆婆的身体年紀大了,而且年輕的時候太勞累,也只有這樣了!”張玉珍有些哀傷道。

    “唉,說來你婆婆也不容易,一生凄苦命,不過你放心,你的婆婆就是我的,以后有事盡管給我提!”秦二霸輕輕一嘆道。

    “二霸,謝謝你,我原以為你還會嫌棄我婆婆,,,”張玉珍抬起頭癡癡的看著秦二霸,美目微微帶著淚花,感动道。

    “傻老婆,我哪里會嫌棄她,只要是你在意的東西,我都會在意的!”秦二霸刮了刮張玉珍俏皮的瓊鼻,微笑道。

    “那看來是我誤會你了!”張玉珍歉然一笑道。

    “知道錯了,是不是該有點誠意啊?”秦二霸意味深長一笑道。

    “我夠誠意了啊!”張玉珍沒反應過來,奇怪道。

    “嘿嘿,口頭上的話算什么,我要你來點實質的歉意!”秦二霸盯著張玉珍那張柔美迷人的俏臉,說道。

    張玉珍回過神給秦二霸拋了個媚眼,然后探起粉嫩性感的小紅唇,在他臉龐輕輕的點了一下,一股湿润細膩之感頓時如電流席卷秦二霸的全身。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