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風流》

當前位置:主頁 > 山村風流 >

101.第一百零一章 (1)

  門被直接推開,直接进去的是貓姐,妙娜在后面一咬牙,也跟著扭著,踩著高跟鞋进去。
  “啊呀!”前面的貓姐突然一聲叫喚,只把后面的妙娜嚇得腿一软,差點沒一坐到地上,忙道:“怎么了,怎么了?”
  貓姐罕有地臉蛋紅撲撲地指了指地上躺著的橫七豎八的女人身子,沒好氣地道:“你怎么不會看啊,都在地上躺著呢!”
  妙娜剛才一直繃著心紧張地跟在后面,也沒顧得往腳下看啊,這一看不要紧,真是大吃一驚,幾個光條條白花花的女人进氣多出氣少,下面都是那樣狼狽得一塌糊涂,一看就知道那個地方遭受重型火力的轟炸,倒吸了一口涼氣,老半天才回過氣來道:“那,那個二彪子,真的這么厲害啊!”
  剛才二彪子因為就在門口征服了幾個女人,地上都鋪著毛毯子,也不怕著涼,二彪子也就沒把幾個女人挪动地方,他也沒想到有人进來看他的动靜啊,更沒想到那貓姐對他會有那么大的興趣,他這邊正忙乎著夠戧呢,身下的雪兒已經呈現現象了,但令人嘖嘖稱奇的是,這個雪兒別看長得嬌小玲瓏,可是這承受能力卻大出人的意料之外,剛才第一個上來的美妞長得是人高馬大,但在承受二彪子重火力攻擊之后還不是倒了下去,但是就是這個雪兒卻還能坚持在戰場上,其意志力之坚強,其潛力之巨大,都是大出人的意料之外的。
  貓姐和妙娜兩個人開門他是真的沒聽到,因為在雪兒的身上,他遭遇到了頑強的阻擊,這也讓二彪子的斗志大起,一撲心地都放在了雪兒的身上,卯足了力氣,剛才是憐惜她身子太過嬌小玲瓏,十足力氣只發揮出了八分,但是現在他發了狠,誓要征服這個女人,所以十足力氣猛地一下子發了十二分,在一陣猛烈攻擊之下,雪兒再也支撑不住,嚶咛婉轉之音里透著更多的是求饒之意。
  “貓姐,屋里還有人,我們要不要进去啊!”妙娜小聲地在貓姐耳邊嘀咕著。
  貓姐咬著自己的,尋摸了一會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轉而瞪了她一眼道:“來都來了,干嗎不进去,走,进屋看看,這小子還真挺厲害,看樣子我們幾個姐妹都沒罩住他,難道我還要輸給這小子不成。”
  妙娜一雙美目里射出水汪汪的春情,那雙美麗的桃花眼真的要開出來心形的桃花了,吃吃地道:“我早就看出來這小子有貨色,沒想到這貨色還真夠有料的。”
  貓姐斜撇了發春的妙娜一眼,嘴角微微地展現出一個弧度,似乎代表了某個意思,但是她沒說,而是一使眼色,兩個人避開地上躺著的女人,直接摸进了里面的屋子里。
  一張大,邊上還躺著一個女人的身子,那是最開始吹噓挑戰,也是最開始倒下的美妞,而在另一邊,有一具極度充滿男人霸道氣息的男人身子,那一塊塊腱子肉,只看一眼就知道這個男人充滿了力量,但這還不是讓人驚駭的地方,最讓进來的貓姐和妙娜驚駭的地方是,他那現在进出在身下一具嬌小玲瓏的女人身下有一根火熱并且大得離譜的鐵棒子,這樣大的棒子居然能插进那么小的一個洞里,這樣強烈的對比場面讓人心驚膽顫。
  貓姐和妙娜瞬間都看呆了,妙娜更是喃喃自語道:“大,大啊,太大了啊,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
  正奮力揮戰的二彪子此時全部心神都投入到紧張的戰斗當中,因為雪兒突出的表現讓他屢戰而不入,屢戰而不得,就這么一個小小的女子,他一個大男人剛才在那么多比她高比她大的女人身上擊潰得輕而易舉,卻始終攻陷這個陣地,這讓他如何不惱,如何不恨,殺氣更盛,簡直是要大開殺戒了。
  實在忍耐不住,貓姐叱聲道:“二彪子,二彪子,停下,停下來,快停下來,再弄下去,雪兒就讓你弄死了!”
  兩耳根本就沒聽見有人說話,二彪子是發了狠,就跟裝了一個彈簧似的,這邊下去,那邊又上來,接著再下去,再上來,始終保持著一個快速的頻率。
  貓姐見狀,似乎這個二彪子真的發了彪,再看雪兒臉色白得嚇人,剛才還能叫幾聲,現在根本一點聲息都沒有了,明顯是要不行了,她頓時覺得不好,連忙甩掉高跟鞋,提著開到腿根部的旗袍,跳到,并對一邊看呆眼的妙娜吼道:“快來幫忙啊,這小子是發彪了,別讓他搞出人命來。”
  妙娜一怔,但馬上也明白過來,也立即甩掉高跟鞋,爬,兩個人一起去拽二彪子。
  二彪子的眼睛都開始變得赤紅起來,一個心眼的人干什么事情都是一個心眼,投入得更加徹底,投入得更加深入,二彪子就是這樣一個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其實這樣的人更容易干成一件事情,因為這樣的人更能坚持,更能吃得下去坚持得苦,一個人沒了坚持,那么他什么事情都干不出來,只有坚持住了,也能坚持住了,最后的成功才能得到。
  “下來,下來,再弄就弄死她了,二彪子,醒醒,醒醒,聽見沒有!”貓姐和妙娜一個人拽住他一條胳膊,可是她們兩個女人如何有二彪子的勁大,任憑她們如何使力氣就是拽不下來二彪子,依舊在聳动著,急得貓姐大叫大嚷,使勁打著二彪子。
  終于從狂熱中有點清醒過來,二彪子從小就是有這么一個“彪”性,要不然怎么會有二彪子之稱,他跟正常人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翻著眼,看著身下的雪兒,已經讓他干的陷入昏迷狀態,看來這一個堡壘終于被他攻陷了,嘿嘿裂著大嘴了,七個女人,盤絲洞七大美女蜘蛛精又怎么樣,還不是被我二彪子征服了,這就叫實力,這才叫實力。
  啊,不對,二彪子有些迷糊的眼睛都怎么還有兩個女人呢,剛才干趴下的又有人醒過來了,這還了得,他二彪子的名聲可不能被糟蹋了,虎吼一聲,一把拽過就在他身邊的貓姐,直接將他壓在身下,哼哧著道:“還有人啊,好,那就來吧,我二彪子就不信干不過你們這幾個女人,來吧,讓你們看看我的厲害吧!”
  “啊,二彪子,你醒醒,我是貓姐,不是那些女人,你給我醒醒!”貓姐被壓在二彪子身下頓時又驚又怒,拼命地掙扎著,嘴里大聲說著,要將二彪子的神志給喚醒。
  “貓姐,哼,我管你是什么姐,不管什么女人,我二彪子都一并接著便是了,你也不例外。”二彪子發彪了,這是熟悉二彪子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情,這小子一發彪,那絕對是六親不認的,爱誰誰,管你誰誰,照樣不好使,一把就將貓姐的旗袍給掀開,露出里面的,一條白色四角繡花朵圖案的小裤裤,將那最神秘地帶凸現得迷人,該凸出來的地方凸出來,該凹进去的地方凹进去,真是有料啊!
  貓姐這下徹底害怕了,抖动著雙腿使著力氣,要說她當年也在道上混過,手上也有那么幾下子,貓姐大姐大的名號也不是白叫的,提刀照樣能砍人,可那是跟誰比,跟二彪子比她卻沒有二彪子的力氣大,被死死壓在身下不能动彈,急得她連忙叫道:“妙娜,妙娜,快來幫忙啊,快救我出去。”
  妙娜在一旁看得是慌了手腳,事情的發展大出她的意料之外,看貓姐的樣子就是來看二彪子和她的賭約的,可是怎么又把自己給搭上了,雖然聽說過貓姐在道上的名聲,也知道貓姐開了這么一家人間仙境娛樂城,手底下有幾十上百個姑娘,干的也都是皮肉生意,但卻從沒聽說她有陪客或者跟男人糾缠的經歷,難道她對二彪子也大动了,見貓姐叫她,她也顧不得再想別的,忙抓住二彪子的胳膊,使勁地往出拽,可她的力氣比其貓姐來幾不堪了,那拽得动二彪子,急得她大叫道:“貓姐,貓姐,我,我拽不动他啊!”
  二彪子嘎嘎一笑,一把又將妙娜給拽了過來,并按在床行,嘿嘿地道:“這還有一個,沒關系,兩個我二彪子也罩得住!”
  貓姐和妙娜都被按在了,妙娜轉過頭看著貓姐,急聲道:“貓姐,我看這小子是裝糊涂呢吧,他不知道我是海哥的人,你是這里的大姐,故意裝糊涂不認識我們。”
  貓姐臉色十分難看地一笑,道:“忘了告訴你一件事,這小子我以前就認識,當年他還在學校上學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那次他發過一次彪,我是真見識到了,一個人打十個人,都是社會上混的好手,可是楞讓他一個學生給打得抱頭鼠竄,他是什么人也不認,真往死里打啊,打得十個人再也不敢在這地面上混了,他要是真一發彪,誰都不認識了!”
  “啊,真的假的啊,這小子還有這樣的名聲,那現在怎么辦啊?”妙娜聽得睜大了雙眼,沒了主意地道。
  貓姐一臉苦笑,道:“能怎么辦,就順著他的心思辦好了,只要他彪性一過,他就沒什么事了。”
  妙娜一聽這話,眼珠子很是轉了一轉,本來她就對二彪子有那么一點意思,趙玉海的表現讓她失望,但因為趙玉海的關系,她卻不敢越雷池一步,但現在有貓姐這個大姐大陪著,就是以后趙玉海真知道了,也不能拿她怎么樣了。
  貓姐也是眼珠子在轉著,可是心里卻是苦笑連連,本來是想考驗一下二彪子這個彪小子,那知道卻把自己給搭进去了,想到自己雖然名聲不怎么好,但卻真的還沒有讓男人碰我啊,難道今天真的要便宜了這個彪小子。
  自我推薦一下:小說《村長后宫》曲火/著,一個三流大學出來的大學生去一個小山村里當村長,從此展開了他豐富的獵女人生,有各種各樣的女人等待著他去征服,一朵鮮花張素蘭,成熟美婦謝大腳謝蘭,冷艷美女岳芳,火辣美女岳婷,一門姐妹花趙春桃、趙春菊、趙春梅,小寡婦花美麗,城里來的支教女教師龙歌兒等等,等等,總之美女是無數的,美女是越來越多的,打造山村美人圖,盡在“村長后宫”當中。
  鮮花,鮮花,給點鮮花吧!!!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