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村的女人》

當前位置:主頁 > 桃花村的女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小樹林里的春光

  可是就在她一眨巴眼的時間里,那座建筑突然又不見了。
  “噫?難道我眼花了?”
  柳杏兒仔細看了看,確實不見了,還是那座光禿禿的山頭,哪里有什么房子啊。
  “你說的是東山后面的沙崗寨吧?我還以為你住在山頭上呢,嘻嘻!”柳杏兒自是為是地笑道。
  “嗯,是的,就是沙崗寨,歡迎你去我家做客!”紅菱順水推舟地說道。
  其實她居住的那座宫殿,并不是幻術幻化出來的,而是真真實實的古建筑。
  只是她在山頭上布下了禁制,除非紅菱自己愿意,否則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在二女閑聊間,她們共同的男人,此時正悠哉哉地行走在大路上。
  雖然新娘子被接走了,但因為這個季節地里沒什么農活,看完熱鬧之后,村民們還是聚集在路口聊著天打發時間。
  柳水生見有那邊站著幾個姿色不錯的嬸子,便屁顛顛地走過去,準備加入。
  “嘿,你們留意到沒,新娘子從屋里出來的時候,那兩條腿都是哆嗦的,走路好像有點不得勁啊——”一個長相猥瑣的婦人,對身邊的人竊竊私
  語道。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她不僅腿哆嗦,臉上的粉底都花了,看起來像是被男人給親的——”
  “嘩——”一片驚呼聲。
  “快說說,你還看到啥了?”
  “我還看到她婚紗的屁股后現有水,黄黄的,應該不是油吧?”
  “怪不得怎么敲門她都不開,難道屋里藏了個男人?”
  “有可能哦,這丫頭奶@子那么大,分明就是被男人摸出來的,搞不好早就被哪個小子給睡過了”
  這些婦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十分八卦地交流起來。
  聽到這里,柳水生的腳步馬上停下來,接著轉過身,低著頭,做賊心虛地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尼瑪的,這世上果然是紙包不住火啊!”柳水生心中暗暗咒罵:“這群骚@貨,不去做私家偵探真是可惜了”
  這貨正想著,對面突然走過一個人來。
  “彭!”柳水生低著頭,一下子撞在了這人的懷里。
  “尼瑪的,走路不長眼啊!”柳水生心中大火,抬臉罵道。
  哪知對方嘻嘻一笑,突然拉住了他的手,將他扯进了旁邊的小樹林里。
  柳水生這才發現,被他撞的竟然是鄭玉花。
  只見她穿著一條碎花小棉襖,隨意地披散著長發,微微腆著小肚子,抿嘴含笑,似乎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玉花嬸,是你呀?剛才撞疼你沒有?”柳水生關心地問。
  “嬸子可沒那么金貴,哪能撞一下就壞呢!”
  鄭玉花拉著他,走到樹林的深处,然后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土凹,停了下來。
  “我的小寶貝,小冤家,你真的想折磨死嬸子啊!”二人剛一站穩,鄭玉花便母狼似的撲了過來,捧著他的臉好一頓親啃。
  “好了好了!”柳水生輕輕推開她,在臉上擦了擦:“親得我臉上都是口水”
  “這幾天你忙啥了?怎么不去找我了?”鄭玉花一臉幽怨地看著他說:“我想你想得都快發瘋了,你一點都不想我嗎?”
  說著,身子又貼過來,碩大飽滿的奶@子在他胸前蹭著,像只向主人示好的小貓咪一樣。
  幾天不見,柳水生發現她的氣色比以前更好了,身材也發富了許多。
  她下身穿著一條收腿的黑料裤子,屁股和大腿繃得紧紧的,顯出肉乎乎的轮廓,感覺都能把裤子撑破裂一樣,皮膚光潔照人,魚尾紋也沒有了,身上股風@骚勁,也比以前更濃了些。
  “我前天去縣城了,這不剛回來嗎?”柳水生將她豐盈的身子搂在懷中,伸手在她的大屁股上抓了一把:“哇靠,嬸子,你吃啥好東西了?這屁
  股不僅變大了,好像更有彈性嘍?”
  “嘻嘻!”鄭玉花一聽開心的不得了,引導著他的手,往羊毛衫中深去:“你別光摸屁股啊,嬸子這里也變挺了,你摸摸!”
  柳水生把手伸进她的乳罩中,抓住了那只熱乎乎的大白兔。
  “真的,確實比以前有彈性了!”柳水生將整只白兔捂在手中,很舒服地把玩起來。
  鄭玉花的雙臂伸到后面,搂著他的腰,臉貼在他懷里,溫順如同一只小羔羊。
  “小寶貝,你這幾天不來找嬸子,嬸子都有些害怕了!”鄭玉花抬起紅紅的臉龐,有些惶恐不安地看著他。
  “有什么好怕的?”柳水生摸著她的奶@子,漫不經心地問道。
  “怕你玩膩了,開始嫌棄嬸子了。”鄭玉花水润的眸子望著他,微微隆起的小腹,不斷磨蹭著他裤裆里的玩意。
  柳水生呵呵一笑,把手插进她溫熱的雙腿間,捂在了她的私@处扣弄起來:“瞎想,我怎么會嫌棄你呢,我是怕看到你控制不住!”
  “為什么要控制呢?”鄭玉花臉上一喜,說道:“嬸子啥時候拒絕過你?你想要,嬸子還能不給你?”
  “你不是懷孕了嗎?我又粗魯,還是注意些吧!”柳水生苦笑道。
  “那你就不會溫柔些嘛!”鄭玉花抓著他的手,放在自己肚皮上,臉上露出母性的氣息,笑道:“這里面可是你的種,你搞壞了,自己難道不心
  疼嗎?”
  柳水生用掌心,感受著她肚中的蠕动。里面的新生命,輕微地跳动著,與他的心跳合二為一,感覺十分奇妙。
  “真的是我的種?”柳水生有些開心地問。
  “可不是?去醫院查了,是個帶把兒,嘻嘻。”鄭玉花一付等著接受他表揚的可爱模樣。
  “哈哈!那應該就是我的種了!”柳水生在她臉上狠狠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