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二十三章:適當的婉拒

    兩人寒暄一陣之后,車里又陷入了一片長久的沉默之中,雷大棒不說話,孫鳳惜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才好,直到車門響起敲擊聲,兩人抬頭一看,卻是英叔已經回來了,火鍋店門口的那幫人,早就已經消失無蹤,只留下了地上幾滴血滴還有幾塊碎牙齒。

    “那個……孫小姐,這次……謝謝你出手相助,既然沒什么事了,我就先回醫院了。”

    雷大棒本來就已經猜測孫鳳惜來歷不凡,如今看她出入都是這等豪車,還有老爺子這樣的高手作為保鏢,身家更是不凡。偏偏自己知道了她不想被人知道的過往,這可是件要命的事情。他不會認為自己對孫鳳惜有恩而沾沾自喜,反而覺得恐怖無比。

    看老爺子的身手,他若是想要取自己的性命,他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正是因為如此,他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離孫鳳惜越遠,越不进入她的世界,他的小命也就越安全。

    “你要走啦?”

    孫鳳惜有些不舍得的看了雷大棒一眼,“難得相遇,不如……挑個時間我請你吃飯如何?”

    “不用了吧……”雷大棒想了一想,自己該說的話還是得挑明,否則說不定哪一天他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孫小姐,過往的一切我都已經不記得了,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對外亂說,從今以后,我從來不認識孫鳳惜這個人,現在……你該放心了吧?”

    “好……好吧。”

    孫鳳惜最后還是勉強地點了點頭,她現在都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想法,按理說雷大棒所說的正是自己想要的,為什么她還會覺得心里有淡淡的失落呢?

    “那孫小姐,我就先走了。”

    雷大棒開車門下車走人,沒有再回頭看一眼,看著雷大棒離去之后,英叔這才上了車,他低聲問道,“小姐,這小子……需要解決嗎?”

    英叔一邊問,一邊作了一個“殺”的动作,孫鳳惜眼里閃過一抹狠辣,很快又搖了搖頭,這個雷天成,還當真是不簡單。他從見到自己開始,就沒有絲毫要巴結自己的意思,甚至沒有表露出任何想要攀談的意思,麻煩解決完就走,擺明了態度就是不想跟她有任何牽扯。

    他……還真的是聰明得紧呢。

    正是因為他遠超于自己預料中的聰明,反而讓她對他的興趣越發的濃厚了,嘴角微微一勾,也許,留下這么一個有趣的人,也會很有意思的不是嗎?

    醫院里的趙花容等了雷大棒一天,上午就看到他接了個電話急匆匆的就走出去了,到了晚上他才回來,一看到雷大棒进屋,趙花容立馬焦急地問道。

    “大棒,你怎么才回來?都發生什么事了?你沒事吧?”

    “花容姐,你這么關心我,是不是爱上我了呀?”

    看著雷大棒說話沒個正形的樣子,趙花容小臉一紅,啐了一口說道,“小不正經的,瞎說什么呢!我這也不是擔心你會出什么事嗎?這省城這么大,要是你真怎么著了,我該怎么辦啊?你真沒事吧?”

    趙花容關心的模樣落在雷大棒的眼里,就像是他初遇她的時候一樣,她對他的關心發自于內心,并沒有任何利益牽扯,她跟別的女人都不一樣,她是真心實意的關心自己。

    “花容姐,你放心,沒啥事。只是在省城遇到了以前高中的老同學,聊久了,所以才晚回來了,你不用擔心。”

    雷大棒將事情輕描淡寫的帶過,中間那些驚險的環節也就不用說了,花容姐也只是個普通女人而已,自己犯不著讓她害怕。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趙花容微微一笑,沒有太過去在意雷大棒話里的真實性,只要他說的,她都會無條件的相信。畢竟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誠心誠意的幫自己,沒有絲毫所求。趙花容也是一個傳統的女人,知道有恩必報,她身無長物,如今父親更是人事未省,她要報答雷大棒,也只有拿自己這一生來照顧他,報答他了。

    “大棒,要是你不嫌棄,以后……就把我當姐,讓我一直照顧你,好不好?”

    “花容姐,你想清楚了?要跟我一輩子?”

    雷大棒心底一喜,沒想到只是一天的時間而已,趙花容竟然就真的松口了,雖然說是當“姐”,但是自己對她的心意,她哪里會不明白呢?

    “我可沒說是一輩子啊……”

    趙花容臉色一紅,這種大膽而又直白的話,她又哪里說得出口呢?也只有雷大棒才會這樣敢說了。

    “在我看來,你就是答應了,就是愿意跟我一輩子。”雷大棒嘿嘿一笑,跟著一把牽過趙花容的手,她微微掙扎,最后也沒有把手甩開,雷大棒則是跟著繼續說道,“花容姐,等到国棟叔傷好得差不多了,你就不要再回陳家村了。”

    “不回陳家村?”

    雷大棒的話讓趙花容嚇了一大跳,“不回陳家村我還能去哪里?”

    “国棟叔的傷只怕還得養好一陣子,等到可以出院了,你們就住在縣城好了,我給你們租套房子,縣醫院的條件總比鎮醫院的好。以后你也別干農活了,我會給你錢,你好好照顧国棟叔就可以了,以后……我養你。”

    雷大棒一心一意的規劃著未來,反正現在陳家村趙家的房子也被炸毀了,重修還得費錢,這個錢還不如拿來在縣城里租房子,住起來也要方便一些。

    “花容姐,你說這樣……好不好啊?”

    過了半天也沒有聽到趙花容回答,雷大棒奇怪地一抬頭,卻看到趙花容竟然默默地流了一臉的眼淚,倒是把他給嚇了一大跳,他趕紧拿起袖子給她擦淚,“花容姐,你這是怎么了?是我哪里說得不對嗎?你怎么哭了呀?”

    “大……大棒……”

    趙花容不停地抽泣著,連話都說不完全了,她越是哭雷大棒越是亂,最后她好不容易抽抽答答地說道,“大棒,我……我我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聽到有人愿意養我,你為什么……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你都不是說要當我姐了嗎?對姐姐……我能不好嗎?”

    “你這孩子……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這意思,難道花容姐,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把你當姐姐看待嗎?那么……這樣可以嗎?”

    雷大棒得寸进尺的上前壓在了趙花容的身上,對著她一陣亂親,沒想到趙花容雖然害羞,但是這一次,竟然沒有拒絕他的意思。她的默認反而給了雷大棒莫大的勇氣,一鼓作氣之下將趙花容身上的病人服給扯下來,這么一扯,他眼睛都看直了……

    竟然是一套他給趙花容買的黑色性感蕾絲套裝,趙花容的皮膚無比白皙,配合著那鮮嫩的白皮膚,當真是無比刺激。

    “花容姐……”

    這下子雷大棒再也無法壓制,飛身撲在了趙花容的身上,這一夜……當真是過得無比銷魂,在趙花容的身上,他感覺到了女人的真正柔软,當真是讓他爱不釋手,硬是讓他生生要了好幾次。而在這一晚之后,趙花容更是對雷大棒迷恋不已,完全把自己當作了他的女人。

    滴滴滴滴……

    大清早的雷大棒的手機就開始響起,他拿起來一看,時間才是七點半,看到那陌生號碼他就氣不打一处來,究竟是誰?大清早的擾人清夢,不是找抽又是什么?雖然心里抱怨歸抱怨,最后雷大棒還是把電話給接了起來。

    “喂,誰啊?”

    雷大棒不耐煩的聲音響起,那邊當即響起了一陣清脆的男聲,“雷大棒,咋的了?哥的聲音都不記得了?你小子混得好啊,現在竟然當上警察了啊!”

    “你……”

    雷大棒的腦袋還沒有蘇醒過來,思考了半天,最后才反應過來,“陳二狗?你小子,怎么想起給你爺爺我打電話了?”

    陳二狗可是雷大棒小時候一起偷鸡摸狗的好伙伴,但是這家伙在初中畢業之后就到大城市混去了,怎么現在突然想到要給他打電話了?

    “你才是我孫子!”陳二狗毫不客氣地回罵了一句,“這次給你打電話沒別的事,就是告訴你我后天在陳家村辦婚宴,知道你現在在省城,今天馬上給爺爺我滾回來當伴郎,行了,就這樣!”

    咔嗒一聲,那邊利落的就掛了電話,完全不留給雷大棒拒絕的時間,等到他再打回去的時候,那邊就一直顯示通話中。

    這狗崽子,果真是平時不登門,登門必有事,陳家村里后生崽那么多,哪個不好當伴郎,非得要讓他來當伴郎?現在他在省城正快活著呢,竟然又碰到這么攤子事。

    “大棒,誰呀?”

    一道白皙嬌嫩的手臂翻了出來,搭在雷大棒壯碩的胸口上,看著趙花容那嬌艷的模樣,雷大棒再次來了精神,又一次狠狠地和趙花容翻云覆雨之后,這才說道,“花容姐,我今天得回鎮上一趟了,后天有個兄弟辦喜事,我得去參加。”

    “行,你自己注意點,可別在酒席上喝個酩酊大醉啊。”

    “放心吧花容姐,我知道的。”

    本來雷大棒還想要在省城磨蹭個一天,等到第二天再回去的,沒想到中途接到了徐百盛的電話,讓他趕紧回濱河鎮,不管怎么說,現在徐百盛還是他的老大,老大有令他又怎么敢拒絕呢?將趙花容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當天雷大棒就趕回了濱河鎮,在省城里待了好幾天,一回濱河鎮,看著以往覺得繁華大氣的街道,現在只覺得小氣寒酸,雷大棒心里越發坚定了自己一定要走出濱河鎮的信念。

    “所長,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徐百盛頭也不抬地應了一句,低頭看著手上的檔案,過了一陣他將手上檔案一蓋,跟著說道,“趙家煤氣爆炸的案子已經結了,你也不用守著趙家父女了,回鎮上執勤吧。”

    “這么快就結了?”雷大棒還有些意外,現在他已經確定這件事不是王地龙做的,那只能是陳家村趙国棟的死對頭做的了,對方一旦當上陳家村村支書,想要拿下他,當真這么容易嗎?“所長,那嫌疑犯已經逮捕歸案了嗎?”

    “逮捕什么逮捕?”

    徐百盛眉頭一皺,極為不悅地看著雷大棒說道,“通緝令已經發出去了,只要將王地龙逮捕歸案,這件案子,也就算是了結了。”

    “什么?王地龙?!”

    雷大棒一時之間愣是沒有反應過來,“所長,這嫌疑犯……當初我們不是說了,與趙国棟一起競爭村支書位置的人最有可疑嗎?”

    “我們說過嗎?”徐百盛眉頭一挑,一副完全沒有聽說過的模樣,“大棒,現在案子已經結案了,嫌犯王地龙已經潛逃,只要將他逮捕歸案,案子就算結了。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看著徐百盛眼里透著兇光,神情之間警告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雷大棒掃了一眼桌上的文案,他心里已經明白,看樣子……那才上任的新官村支書,已經拿錢把徐百盛給擺平了呢,這是在威脅他咯?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