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一百四十六章:一起砌長城

    兩人一路上都討論著月山鎮的種種問題和發展,楚慶生對于雷大棒的表現更是極為滿意,至少自己提出來的幾個問題,他也是答得上來,真不像是昨天才臨時做功課的樣子。雷大棒則是暗地里噓了口氣,要不是自己過目不忘,一晚的時間,還真記不住這么多東西。

    好不容易到了月山鎮,一路的顛簸之后,一进鎮,雷大棒不得不感嘆了一句,這個月山鎮……真的是窮啊!

    可以說雷大棒是過慣了窮日子的人,但是跟濱江鎮比起,這月山鎮還是要差很多,鎮上也就一條街,低矮的平房散散地立在一旁,而且小鎮上根本沒有任何市政建設可言,就連街道上也只是寥寥數人而已,當地的情況由此可見一斑。

    就這么一條街,鎮政府大門很快就找到了,雷大棒才把車一停下來,立馬就有不少臉凍得發紅的小孩子奔了上來,好奇地圍著他的車子指指點點的,看他們的模樣,很明顯就是少有見過車的樣子。

    只是……這年代還有孩子很少見過車嗎?

    “小雷,进去吧。”

    那些小孩子的表情,還有身上有些陳舊破爛的衣服,楚慶生全都看在眼里,只是他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示意雷大棒一起进了鎮政府。

    所謂的鎮政府也只是一個土瓦蓋的小院子而已,看起來也是有些年頭了,雷大棒在心里想著,至少在鄉鎮建設方面,濱江鎮還是比月山鎮要好許多,只是這月山鎮當真就窮到了這種地步?還是說……有人把這些錢給貪了,這可就不好說了。

    “怎么這門口連個保安室都沒有?”

    雷大棒嘀咕了一句,楚慶生淡淡地說道,“就這鎮政府破破爛爛的樣子,只怕是小偷都不會來光顧的吧?又何必再雇個保安呢,根本就是白費工錢而已。”

    “是是是……”

    雷大棒點頭應聲,兩人繼續往屋里走,他們一大早就出發,到這月山鎮也都快十一點了,現在正是上班的時候,只是他們經過的幾处辦公室,都是房門紧鎖,根本沒有人出沒的樣子。

    嘩啦啦……嘩啦啦……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入雷大棒的耳里,他當即身子一僵,心里想著,這些家伙……不會這么大膽吧?這聲音不止是雷大棒聽到了,楚慶生也同樣是聽到了,這分明就是洗麻將的聲音,而且還有人聲從里面傳出來。

    “剛剛我自摸一把清一色極品,快給錢快給錢!”

    “唉……今天手氣實在是太衰了,竟然連著輸了五六盤了。”

    “你有什么好說的?咱們手氣都是一樣,三家歸一,都輸給了齊鎮長,唉!”

    ……

    聽著那清晰的人聲,雷大棒的臉色真的是變了又變,之前光是聽聲音還可以說是誤會,但是聽這些對話,如果說不是打麻將,那雷大棒可就是說什么也不會信的了。

    “縣長……”

    雷大棒聲音都顫了一顫,扭過頭看著身邊的楚慶生,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自己該說啥好了,果真這時候楚慶生的臉已經阴沉到了極點,他默默地將手機拿出來,調成了錄像模式,接著就遞給了雷大棒。

    “小雷,拿著,我們进去。”

    “呃……是。”

    雷大棒接過手機,小心翼翼地拿著,心思一轉就知道楚慶生在想什么,想當初他在武裝部的時候,也是同樣玩過這么一招。現在在月山鎮也同樣用上了,果真是招不在新,有用則靈啊,這些月山鎮的領導,這次可真是倒血霉了。

    “好了,齊鎮長,該您來甩色子了!”

    “好。”

    齊天福臉上帶著喜色,拿過色子一甩,心里正美得很,今天書記王成蒙下鄉辦事去了,他就找了三人一起來打麻煩,而且今天他的手氣還真是特別的順,光是這一上午就已經贏了三百多塊錢了。

    齊天福拿起牌,翻開一看,竟然是清一色!這可是要做大番的節奏啊!齊天福心里一喜,手里拿了一張牌,正準備打出去,一抬頭就看到了從門口走进來的楚慶生,他眉頭一皺,正想要問,是誰敢這時候跑进來打擾他打牌,只是下一秒,當他看清楚來的人之后,手一抖,手里的牌也掉在了地上。

    “齊鎮長,你這是……”

    其他三人不解地看著齊天福,跟著就發現他一臉驚恐的模樣,三人順著他的目光一望,正好就看到了身后的楚慶生,這時候齊天福猛地一把站起來,手足無措地說道,“縣……縣縣縣長……您……您什么時候來的?”

    這時候齊天福簡直想自殺的心都有了,當初楚慶生上任的時候,他也是見過他一面的,其他三人倒是不認識楚慶生,只是聽齊天福這么一稱呼,他們自然就明白了,三人身子一倒,牌桌上的麻煩也嘩啦一聲掉了一地。

    看著四人臉色嚇得慘白慘白的樣子,楚慶生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桌上紅花花的鈔票,冷聲說道,“老齊啊,看樣子你今天手氣倒是不錯啊。”

    “沒沒沒……沒那回事……”

    齊天福心里直叫苦,說話都結巴了,向來從善如流的他,也不知道這次應該怎么解釋面前的一切,上班的時候聚眾賭博打麻將,這可是大錯啊!只怕他的位置……是真的保不住了。

    其他三人一個是副鎮長關大平,一個是計生辦主任趙海,還有一個是財務主任李云,只是這三人現在早就已經沒有了平時張牙舞爪的模樣,個個臉色敗如死灰,立在原地低著頭,跟個犯人一般。

    他們又怎么想得到,縣長竟然會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要知道前任縣長在任期間,可是從來沒有來過月山鎮的!

    怎么縣政府一點消息都沒有傳下來呢?他們一點準備都沒有!

    “老齊啊,有點業余爱好也是可以的,但是你是不也得看看時間呢?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要是這事情傳了出去,你頭的烏紗帽,是保得住還是保不住?現在不只是記者可以拍,隨便是誰拍一段視頻傳到網上,你都得完蛋!”

    楚慶生這么一說,齊天福就看到了跟在楚慶天身后的雷大棒,他手里正在拿著手機對著他們拍呢。

    只是楚慶生話一說完就看了雷大棒一眼,雷大棒也跟著收起了手機,接下來就是領導的談話時間了,什么該拍,什么不該拍,他還清楚的。

    “縣長,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這也是我們第一次這樣,縣長,我們跟你保證,絕對……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看著眼前的場景,雷大棒立馬上前對著三人說道,“三位領導,縣長和齊鎮長有事情要談,我們先出去說說話如何?”

    這三人巴不得趕紧離開這里,現在有了機會,還不趕快往外躥?三人一出門,雷大棒也立馬走了出去,將門一關。本來他以為以楚慶生的脾氣,看到這四人竟然敢在上班時間打麻將,這么玩忽職守,肯定會大發雷霆,直接撤了這四個人的職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他卻沒有這么做,看樣子……他是有自己的主意啊……

    “老齊,你在這位置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說你今天干的都是什么事?月山鎮的經濟一直都提不上來,我還在想著會是什么原因,現在我可算是看明白了,領導們都忙著在牌桌上發家致富,誰還有心思干實事?”

    楚慶生說這些話的時候,雖然話音是輕飄飄的,但是卻聽得齊正福一句一個哆嗦,自己這次還真是撞在了鐵板上,事情真的是鬧大了!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