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一百四十九章:縣長表態

    “白老師,你剛剛說你過了這個學期也就不來教書了。現在學校只有你一個老師,你要是不來了,這些孩子又由誰來教呢?”

    看著楚慶生那悲傷的樣子,雷大棒適時的接過了話岔,問起了他心底關注的問題。

    白心怡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已經在這里支教三年了,畢業就來了這里。我男朋友早就有意見了,他在省城工作,一心想要我回去上班。原本因為這些孩子,我也不想離開,就這樣拖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劉老師的死……看到教育局還真鎮政府的態度,他們壓根就不管不顧,我的心也是寒了。我一個人……真的帶不了這一百多個孩子,我也只能帶他們到這個學期了,我真的……無能為力。”

    “那除了茶店小學,這附近還有別的學校嗎?”

    “沒有了,茶店小學是這附近十里之內惟一的學校,其他七八個村的孩子,都在這里讀書。”

    提到這些事情,白心怡心里也很痛苦,如果可以,她也不想離開這些孩子們,畢竟他們對于知識是那么的渴求。可是她的男朋友已經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她再不回去,兩人就只能分手,而且以她一個人的能力,真的能難將這個學校給支撑下去,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聽了白心怡的話,雷大棒與楚慶生兩人都沉默了,他們也知道,白心怡的話說得沒有錯,她已經在這里待了三年,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和選擇,他們又如何能強迫她呢?

    “沒想到我們縣上師資竟然這么紧缺。”

    楚慶生長嘆了一聲,最后說了這么一句,只是他才一開口,白心怡目光閃了閃,最后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縣長,反正我也要走了,我也不介意把話說開了。其實咱們縣上,一點也不缺老師,只是這些老師都不愿意來鄉下學校而已。原本我們學校還是有六七個老師的,之后都拖了關系調到縣城里去了,只剩下了我和劉老師,現在……劉老師也不在了……”

    “他們都去縣城了?縣城很缺老師嗎?”

    “怎么可能缺老師呢?只是人多了,教書也就輕松了。一個班也就二十多個人,學校老師多還是轮流上班,這樣多輕松啊?不像我們,學校里不只缺老師,課桌教學用具,什么都缺。

    你們看現在孩子們用的課桌,都是他們自己買的,劉老師以前還去鎮上想要鎮政府支點費用,最后還是被人給攆了出來了……”

    聽了白心怡的這些話,楚慶生的拳頭更是捏得死紧的,齊天福那幫家伙,壓根就不是干實事的人,又怎么會理會這些學校的情況?

    “沒想到,那些老師竟然一點也不管孩子們的教育,全都一心調到縣城去教書,他們就沒有想過,城里的孩子要讀書,鄉下的孩子就不需要讀書了嗎?”

    楚慶生一轉眼看著白心怡認真無比地說道,“白老師,非常謝謝你,謝謝你這三年對茶店小學的貢獻。我知道我開這個口對你來說很難,但是我真心實意的希望你可以留下來,再教導這些孩子。

    現在學校最缺的就是像你這樣的好老師,只要你在這里,就給他們描繪一個足夠美好的未來,走出這片山溝,擁有自己的未來。我希望你可以留下來,當茶店小學的校長,我答應你,回去之后一定會了解全縣的教育狀況,而且會全面改进這些問題!不管是需要的教學用具還是桌椅板凳,我們縣上都會提供。白老師,為了這些孩子,我希望你可以考慮……留下來……”

    楚慶生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眶都含著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今天的這番話說的都是真實的,如今所見到的一切,讓他感觸實在太深了!

    “縣長,您今天說的一切,我真得替這些孩子們謝謝你,至于您的建議,我會認真考慮的!”

    白心怡并沒有馬上答應下來,但是她心里清楚,有了楚慶生為村里的孩子們作主,將來的他們的情況也會好很大,她心里的大石頭,也總算是安穩了。

    回去的路上,楚慶生久久沉默,始終沒有說一句話,雷大棒知道他現在心里沉重得很,照他所說,他以前除了千果村都沒有下過鄉,千果村的情況還要好上許多,這茶店村和月山鎮可就太糟糕了,大受打擊也是必然的。

    “小雷,你常年在鄉下,這樣的情況……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清楚?”

    過了許久,楚慶生總算開了口,一開口就把話題轉到了雷大棒的身上,雷大棒心里一紧,這要是自己一個答不好,那問題可就大了。

    “縣長,這些問題也不是今天才存在的,都是長久以來的沉苛,不過我們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問題,就應該解決問題,光是去想這些問題存在的由來,反而不如大刀闊斧地改革,更有意義!”

    雷大棒這些日子,社報時評,他可是沒少看,這些話也是跟著那些時評學出來的,看著楚慶生默默點頭的樣子,像是認可了他的話,雷大棒也是松了口氣,看來以前在鎮上沒事就看報看新聞,還是有好处的……

    “那你覺得要怎么樣才能解決問題呢?”

    這個問題可就大了,壓根就不該是他這個秘書該管的問題啊……但是現在老板都已經問了,雷大棒硬著頭皮也只有答下去。

    “縣長,要解決問題,就得要團結所有部門的力量,大家一起來推动這個事情。像董書記之前為了118路線的事情,就聯同了前任縣長,大家一起把這個事情給定下來了。”

    “董書記……確實很有魄力。”

    提到董萬城,楚慶生輕笑了一聲,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不咸不淡地,也不知道他心里是個什么意思,他點了點頭說道,“對于修路這件事情,就算董書記沒有下狠心辦,等到我上任的時候,也是一樣會推进這件事情的。”

    咦?

    雷大棒奇怪地看了楚慶生一眼,沒想到他竟然也看上了千果村修的那條路,看來他們修的那條路還是香餑餑呢,不過他還是順著楚慶生的話說了一句,“縣長,你看眼下就是年關了,據我的消息,董書記這大半個月都去上面走訪了,其他領導也都是各忙各的,真沒有一個人像您這樣,這時候下鄉的,所以齊天福的那幫人,才敢這樣有恃無恐。”

    “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也應該學董萬城那樣,去上面走动走动?”

    雖然楚慶生的語氣還是那樣輕飄飄的,但是眼神之間已經帶了幾分怒氣,其實他自己心底也是清楚的。雷大棒說得沒有錯,雖然省委有父親在,但是這次父親的突發狀況讓他后怕不已,他更是意識到了,自己以前太過依賴父親了,如果有一天父親真的倒了,他又能靠誰?

    他自己似乎根本就沒有什么真正的關系網可言!

    雷大棒也察覺到了楚慶生的幾分怒氣,他緩了緩語氣說道,“縣長,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咱們應該工作走訪兩面抓。你看現在董書記久不在縣里,您要是也不在,出了點事的話,誰來主持大局?我看至少縣人大、政協,咱們也該走动走动,至少這樣一來,明年也好更順利的開展工作,改變這些鄉鎮的情況……”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