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三百四十章:一舉成擒

    尤其是自己吃喝拉撒全在這狹小的究竟里,早已被他弄得臭氣熏天了。按他本性來說,他是一刻半會也呆不下去了,但外面正紧鑼密鼓的搜捕他,為了保命,他不得不蜷缩在這里。

    “三兒,可以出來了。我看那幾個陌生人早已走了,今晚就回房里睡吧,總比地窖暖和些呀。”

    “嬸子,他們真的走啦?您可不能坑我啊。”

    “三兒,我是你嬸子,咋會害你呀。你不如趁現在沒有人,趕紧走吧。”她也想把這瘟神打發走,以免天天提心吊膽的。

    雖說他和他老爹待她一家不薄,但危險來臨了,她也想明哲保身啊。

    “不急,不急。”他倒不急,可他嬸子急呀,但她不敢說出來。

    “現在正全城搜捕我,我躲在這里,是誰也想不到的,再躲幾天。嬸子,我讓您買的豬頭皮買了嗎?”

    “哦,買了,還為你買了瓶紅花郞呢,我可聽我家德子這酒可好喝的啦。我還為你燉了一鍋豬蹄湯呢,我給你盛上,讓你美美的吃一頓。這幾天你可受苦了,看看,三兒,你都瘦了呀。”

    董春寶從那暗無天日的地窖里回到地面上來,不由貪婪的狂吸了幾口清新的空氣。他真不知道那些躲藏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從事地下工作的革命者是如何挺過來的。

    如果這日子一直這樣過下去,不知我們這位董家三少會不會發狂啊。他認為這樣的日子真他妈的是人過的嗎?

    董春寶對白酒一直不感興趣,平時他都喝什拉菲爾、路易十六什么的紅酒,這里沒紅酒,也可以買幾瓶啤酒喝呀。他剛才還那么小心翼翼,現在不知哪根筋搭錯了,竟想自己到外面去買那冰鎮啤酒。

    他也認為那些公安無功而返,早早的撤走了。現在他在這旮旯里應該是安全的,所以他不顧嬸子的勸阻,竟冒著夜色悠哉游哉的出門買啤酒去了。他這幾天確實憋壞了,需要透透氣,殊不知這一去就把自己送入鬼門關了。

    “嬸子,我出去買幾瓶啤酒去,去去就回來。”董春寶對回到臥室的嬸子說道。

    他那嬸子不放心的對董春寶說:“要不還是我去給你買吧。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嘁,這幾步路,耽擱不了多長時間的。”他說完不顧他嬸子的勸阻揚長而去。

    俗話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董春寶不知道冥冥中有人眷顧他的。天作孽尤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他也要為他所作下的罪孽償還債務了。

    龐雪跑到一邊車上跟她的父親通電話,她讓她父親出面協調駐扎在晉南的武警支隊,請求他們支援抓捕董春寶的行动。苗承天告訴她,這起案子千萬不能讓劉世安插手,更不能讓他知道案情,至于為什么仔細想想就不就得了。

    她的電話還沒打完,她讓她父親出面協調武警的話剛到嘴邊,和她呆在車里用望遠鏡觀察情況的孫科連忙示意有情況。

    龐雪連忙將望遠鏡拿過來照孫科所說的往外看去,一個人從那胡同里那家人的門口走了出來。定睛一看,不是董家三少會是誰呀?

    雖然由于光線不明亮,但由于對董春寶研究夠細致的了。所以,董春寶一出門就落入了警方的視線,注定他的命運的轉變就將成為定局了。

    龐雪的血液一下子沸騰起來了,她掏出手枪,子彈上膛,命令屬下立刻把枪械準備好:“如果他竟敢負隅頑抗,就立刻擊斃,如果有什么一事兒我擔著。他要跑的話就打斷他的腿,務必要將他生摛。”

    龐雪打定主意要將董春寶生摛,她安排兩人左右包抄,一人抄董春寶的后路,以防董春寶往回跑。她自己正面往董春寶而去,現在的董春寶已成甕中之鱉,插翅難逃。他還不知道呢,正往網里鉆。

    董春寶長期混跡黑社會,的確把別在腰上,警覺性的很高。但是等他意識到不對時,一切都晚了。他的手剛摸著枪柄時,三只黑洞洞的枪口正對著他,只要他敢动一下,那枪肯定會第一時間響起來。

    看到這情形,董春寶無奈的放棄了抵抗,沒有必要做無謂的犧牲。唉,千里追雁,把被雁啄了眼睛,怪只怪自己太自信了,也太大意了。

    龐雪神色平靜的對董春寶喝斥道:“董春寶,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吧。你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只要你敢輕舉妄动,我會毫不猶豫的開枪的。要不要試一下?”龐雪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完全是勝利者的姿態。

    董春寶仍然很囂張:“我犯什么罪了?你們憑什么抓我,把拘捕證拿出來吧,不然我要告你們違法的。”

    “董春寶,你死到臨頭了,還要嘴硬。你自己做了什么會不清楚嗎?要不要我一一給你抖落出來。我勸你還是乖乖伏法吧。”龐雪一直在和董春寶說話分散他的注意力。

    繞道到那胡同口的那名偵察員早已繞到董春寶身后,乘其不備,一個餓虎撲食將董春寶死死摁在地上。董春寶本已被淘空的身子被那名偵察員一撲倒在地上吃了一嘴泥。孫科迅速的上前將董春寶別在腰間的手枪掏出來,并給他戴上手銬。另一名偵察員迅速起动車子,還沒驚动任何人,他們就得勝回朝了。

    與此同時,林曉芳也根據雷大棒的提示前往晉南一中找龙玲核實情況去了。

    林曉芳初一見到這瘦小的女孩時,心里仿佛種了根刺十分難受。她見這女孩和自己的女兒差不多大,自己的女兒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整天無憂無慮的。而眼下這女孩卻要為生活而苦苦掙扎,真是冰火兩重天啊。

    如果她衣食無憂會為了那蠅頭小利而出賣貞操嗎?我想只要有一定的是非觀念的人也不會輕易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拱手相送的。雖然林曉芳對她的境遇有那么一絲兒的譴責但對她的不幸更多的是同情。

    “你好,小龙同學,我是雷天成的一個朋友,現在我有點事想來問問你,不會耽擱你多長時間的。”林曉芳在一家咖啡屋約見了龙玲,初一見面林曉芳和顏悅色的對龙玲說道。

    “哦,雷大哥,他……出事啦?”

    “沒事,你不要紧張,真的,他沒事。他讓我來找你核實點事。嗬嗬,你們關系還不錯吧?”

    龙玲靜靜的望著林曉芳,看她接下來會說些什么。

    “小龙同學,我能冒昧的問一下,你和雷鎮長是什么關系么?”

    龙玲對雷大棒一直心存感激,要不是他,現在自己能不能活在這世上還兩說呢。

    “其實我和雷大哥也是才認識不久,他是我最要好的同學的男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我可能也不在人世了。”

    “我也好長一段時間沒見他了,今天你說是因為他才來找我的,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呀?你快給我說說。”她那份急切和關心是發自內心的。

    “真的沒事,只是你要跟我說真話,這樣對他會有很大的幫助。我是市紀委的,雷天成與一場官司有牽連。想來你也聽說一號公路橋梁坍塌事故吧?這事可能與雷天成有關。”

    龙玲被她的話嚇了一大跳,林曉芳注意到龙玲的手指紧紧抓住藤椅的靠手,心里十分紧張。

    龙玲被這消息嚇懵了,她最親近的雷大哥竟然會與這重大的案子牽連到一起。雖然她和雷大棒接觸的時間并不多,但她相信憑雷大哥的為人,絕對不會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的。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