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大兇器》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大兇器 >

第五十六章 送到嘴邊兒

    時間一晃,大幾天過去了,龙根抖了抖裤裆里的大棒子,瞅著床上抖著屁股墩兒哈驰哈驰喘氣兒的沈麗紅,一抹白花花的面漿從屁眼兒下小縫兒里滑了出來。兩旁長滿了黑黢黢的小草。

    嘿嘿奸笑兩聲,轉身出了門兒。小芳還等著自己呢。

    頂著大太阳,順著河灘走,不一會兒,一大片棗子林,大個大個,長的一串一串的,陳天云今年又得賣大幾千了。

    “小龙,這邊。”

    小芳在河灘邊的石頭上坐著,背后就是一個大樹,阴涼的很。

    龙根笑著走了過去,坐下來朝小芳擠了擠,腦袋兒直往胸前靠,嗅了嗅鼻子,淡淡的香皂味兒,無比清爽。

    “別,咋這樣?”小芳推了一把,紅了臉。

    夏天穿的少,前幾天被小龙抓的現在還痛著呢,這會兒一嗅,鼻孔對著**哈氣,熱乎乎整得人渾身沒勁兒,兩顆小點兒不知羞恥的硬了起來。

    “嘿嘿。”龙根笑笑,從兜里掏出一疊毛爺爺來,“給,你要去鎮上教書了,沒啥送你的。把這拿上,想吃點兒啥,穿點兒啥買自個兒買去。”

    “啊?這么多?”

    小龙瞪大了眼珠子,驚愕的看著龙根。這可是一萬塊錢吶,老爹在田地里忙活一年,收成好還成,收成不好,只怕一家人一年就靠著一萬塊錢過日子了。他咋拿出這么多錢來了?

    “小龙,你偷你表嬸錢啦?”

    “哪能啊?”趁著小芳吃驚,龙根一搂,揉捏著软软的小蠻腰,輕輕捏著软滑無比的嫩肉,心神荡漾。

    蘿莉好,易推倒啊。怪只怪裤裆這玩意兒實在太大了,把小芳嚇著了。

    “這錢是我賺的,我表嬸不知道。”龙根揉著小蠻腰,漸漸朝著上面那對高聳山峰攀去,裝作若無其事,“本來想給你拿兩萬的,一想,女孩子帶太多錢不好,別被人給騙了。等過段日子我去鎮上看你,沒錢了再給你拿。”

    “你賺錢?”小芳提高了音量,一臉的不相信。

    龙根撇了撇嘴,有些無語。我掙錢怎么了?人養豬場配種,還得掏錢呢。自己配的可是人種,高級多了,咋不是掙錢了?

    只是,這話龙根可不敢說。小芳妹子可清純著呢,女孩兒到女人就隔著一層膜,女人到荡婦還得循循漸进,慢慢捅,慢慢摸。

    “嗯哼!”

    小芳腰身一擰,鼻子發出悶哼聲,身体咋的就熱起來了,软綿綿的快倒了似得。

    龙根壞笑著,撩起t恤,從下面摸了上去,扣子一開,胀鼓鼓的**沒了一坨,啪的一聲垂了下來,抖的衣裳一陣晃悠。瞅準時機,兩指勾住了小蓓蕾。

    兩指捏著小櫻桃珠子,食指指甲輕輕抠弄,不一會兒奶頭子就硬了起來,一圈淡紅色乳暈更加明顯了。

    “小龙,別,別整,人家難受嘛...嗯哼....”小芳紅著臉直往龙根懷里躲,身子一熱,胸前急劇起伏,透著白色t恤,兩顆大香瓜若隱若現,瞅的龙根心里一陣晃悠。

    “沒事,摸摸,我給你揉揉,消消腫,你瞅瞅,這都腫成啥樣兒了?”

    撩起t恤,罩子一扯,低下頭,揪著粉嫩的櫻桃珠子,一口含了下去。女人的櫻桃珠子就跟男人裤裆那截棒槌似得,摸著舔著吸著,鼓搗鼓搗就硬起來了。

    “啊..嗯...”小芳紧咬著嘴唇,一臉紧張、刺激。

    小點兒酥麻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小腹下面那地方不知怎么地,痒酥酥的,猛的一熱,內裤都給沾湿了,像尿裤子似得。小芳一把搂著龙根脖子,嬌軀陣陣顫抖,不知道是痛還是怎么的。

    龙根忙得不可開交,上下其手,含著小櫻桃使勁兒咀啊咀的,哈喇子順著嘴角流到乳暈下,阳光下淡紅的乳暈顯得更嫩了。

    大手滑到白花花的大腿,小妮子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大腿,如蔥白,如嫩白蓮藕,滑膩膩的,彈性十足;慢慢滑下大腿內側,隔著裤頭輕輕抚摸著小縫兒,指甲抠弄,往下摁。

    “呃”小芳身子一顫,兩腿一夹。

    一夹,大手抠得更來勁兒。“滋滋滋”布料摩擦聲,熱騰騰的豆漿流了出來。

    “小龙,別,別整了...嗯,抠的人家難受啊....”勾著龙根脖子,小芳嘴唇都快咬破了。

    身上像到处爬滿了螞蟻似得難受,一股怒火燒的渾身灼熱不堪。尤其是那個地方,痒死了,不受控制的趟水兒,羞死個人了呢。

    “咳咳咳,喲,好風景呢。”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如同靈魂被閃電劈中一般,龙根、小芳同時清醒過來。抬頭一瞅,河灘上,楊英牽著老黄牛,一臉壞笑的瞅著紧搂著的二人。

    “啊?”小芳嚇了一跳,連忙整理好衣裳,羞紅著臉,一溜煙兒跑了個沒影兒。

    見是楊英這骚婆娘,龙根反倒是不怕了,不過這心里卻不好受,小芳可是個花苞,捅開了,可還沒好好嘗嘗呢。差一點兒就得手了,被楊英給打斷了,心里直搓火!

    “原來是英姐啊,”龙根跳下石頭,湊到楊英跟前。

    猛不丁一把揪住了楊英胀鼓鼓的大白兔,一用力。“啊”的一聲慘叫,手一松,大黄牛都給嚇跑了。

    “啊,龙傻子,你松開。”楊英臉一沉,瞪了龙根一眼。

    龙根嘿嘿傻笑著,卻不松手,反而兩手抓了上去,可勁兒的搓啊揉的,天熱兒,這骚賤婆娘也沒戴罩子,隔著薄紗搓起來,软软的,別有一番味道。

    “嗯...啊..輕點兒....”嘴里喊著,臉上卻帶著舒爽,一把抓向了裤裆。

    大棒子一觸手,滾烫滾烫的,跟火里剛拿出來似得。自從上一次被大棒子捅了之后,可苦了下面咯,天天晚上欲壑難填,不整斷兩根兒黄瓜不睡覺,本打算把牛綁了去小賣部找龙傻子,可哪知道這小子居然給小芳妮子親熱?可把自己給酸著了。

    “哧溜!”

    扒下裤頭,龙根就要捅,楊英紅著臉還有些理智,求饒道:“別,別,去上次那地兒吧,這,這人多...啊....”小腹一胀,大棒子就捅了进來。

    龙根兩手搂,抓著屁股墩兒一邊捅,一邊走,臂膀上青筋暴涨.....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