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邪少》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邪少 >

第028章 奇怪的嬸嬸

    山凹凹的夜晚,安靜極了,偶爾的一兩聲狗叫,也是從山那邊傳過來的,僅有的幾家人家,一到天黑,各自關門閉戶,互不串門了。…………

    竹林遮掩著的一家院子,屋里透出了微弱的燈光。

    誰會料到,這間阴暗的屋子里,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正在和一位少年,一齊玩游戲呢。

    “嘻嘻,小弟弟你又抬頭了。”

    “哦喲,張嬸輕點,小弟受不了嘍。”

    “碰一下就受不了,整晚上的時間,咋打發喲。”那鐵鉗一般的粗手,忽然又移開了去,離得遠遠的。

    “樂子既然來了,隨便嬸安排打發時間嘛。”

    “空玩一陣,有點不帶勁兒么?”

    “哎呀,嬸莫要逗它嘍。”

    “來的急,就不好玩了。”

    “難受死了,快來幫一幫樂子嘛。”

    “急啥喲,等會兒還有更好玩的。”

    “嬸呀,樂子不行了。”

    “待會兒還要來真格的,可得忍著點喲。”

    “跟哪個來啊,你不是說自家生了瘤子,早就割掉了么?”

    “不是我,是一個讓你喜歡的大姐姐呀。”

    “哪個?”

    “湯美芝。”

    “嬸,莫要逗我哦。”

    “只要精氣旺,針也變鐵棒,哪有不可能的,待會兒打個電話約她過來,先讓嬸嬸來陪一陪她,差不多了,你再去和她交流一下。”

    “要跟她交流,樂子死了也愿意,”這張嬸,喜歡陪男的一齊玩耍,也喜歡給女人作伴喲,想到湯美芝白里透紅的皮膚,美麗的身影,林樂的口水,已經流到嘴角了。

    張嬸湊過去耳語幾句,讓他如此這般,會意后,鉆进屋子里一個裝了半桶玉米的大木桶,蹲在里邊,移动蓋子蓋嚴,胸口砰砰直跳,不再动彈,只等好戲開場。

    湯美芝的家就在隔壁,鄰居間,叫喚一聲就能聽到,張嬸卻用電話相約。

    “喂喂,美芝,吃飯沒?”

    “吃了,在看電視呢。”

    “好多天沒一起耍了,嫌寂寞就過來嘛。”

    “的確有點悶,我屋里那個半月也沒回家了,馬上過來。”

    不一會,一陣高跟鞋響,越來越近。

    咔嚓一聲,院門別上了,啪的一聲,帶暗鎖的房門也掩上了。

    “過來耍早了點吧?”湯美芝壓低嗓門問道,聽口氣,倆個真像干底下工作什么的。

    “嘻嘻,山凹凹里頭鬼都要打死人,就算有人在外邊,也不曉得我們在搞啥,美芝,快进來熱乎熱乎身子嘛。”張嬸很殷勤的道。

    高跟鞋響,里屋的門吱呀一聲掩上了,然后是一陣悉悉索索的寬衣解帶聲。

    林樂蹲在大木桶里,納悶著,說是男人半月沒回來,要過來熱乎熱乎身子,這倆個婦人家,也不知要搞些啥名堂哦,大氣不出,側耳細聽,木床吱嘎吱嘎幾聲,倆人都上了床,然后是些莫名其妙的話兒:

    “這幾天又上火了?”

    “是啊,吃了姐的骚牯羊,還是壓不住心火呢。”

    “既然這樣,非得姐姐親自动手,來解芝妹的悶骚了。”

    “張姐是過來人,也体會過獨守空房的凄苦嘛,呵呵,下手可的輕點喲。”

    “還是先揉一揉這里么?”

    “當然嘍,揉妹妹哪里才舒服,姐姐早就摸透了。”

    蹲在木桶里聽了半天,終于明白,這湯美芝因男人長期不在家,跟蔣碧秋一樣,不用自动擋,而是用手动擋解決問題,不一樣的是,蔣靠的是本人,而湯卻要靠張嬸嘛。

    倆人在里屋說著,床架也吱吱嘎嘎的響。

    “嗯嗯,張姐,輕點喲。”湯美芝喉嚨里哼哼著。

    “好呢。”張嬸只顧嘻嘻地笑著。

    “哎呀,張姐,你要是個男的就好了,天天在一起,那才叫開心呢,嗯嗯。”

    “憑姐的長相,若是個男的,連你的汗毛也沾不到呢。”

    林樂蹲在木桶里聽著,連吞下幾泡口水,仿佛不是下面,而是整個的人兒,都成了一柄爱爱什么的,就要頂開桶蓋,及時的出擊一般。

    沒過多久,倆人不說話,只有湯美芝在哼哼著,林樂再也忍不住了,照張嬸吩咐,頂開木桶蓋,盡量不出聲音,輕腳輕手溜到里屋門口,從門縫往里一瞅,頓時差點暈了過去。

    只見湯美芝仰天橫躺在床上,頭枕在兩臂,半瞇著眼,面部微微扭曲,一副很受用的樣兒,曾經在被窩里想象過不知多少回的身軀,曲線玲瓏,溝壑縱橫,峰巒起伏,咋說呢,既美麗,又好看嘛,而肌膚白里透紅,無比的柔嫩,無比的嬌艷,堪比三月桃花,恨不能狠狠啃上幾口吞下去呢。

    僅僅是大概轮廓,也讓人眼珠子快蹦出來了,而在茂密的黑森林下面,一道深深的創口,也是色澤鮮活,美不忍睹喲。

    更讓他流口水的是,似水空間的出口,已經溢出了不少亮閃閃的水資源來。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