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邪少》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邪少 >

第397章 砸了牌位

    “喲喂,是林表叔回來了。--”蔣碧秋聽院子外有些动靜,推開籬笆門,笑盈盈的招呼著。

    “侄女近來可好?”回味著從窗口偷看她打飛機的一幕,不由的熱血沸騰,邪火轟的燃旺,一柄爱爱騰騰的挺起,若不是急著回家拜祭祖宗,真要进門來一番巔峰對決嘍。

    “孤身一人,天天如此,有啥好不好的。”

    “表叔不在,侄女更孤單,夜里總打飛機吧?”

    “唉唉,數月木有音信,見面還取笑侄女干嗎,有空來坐坐吧。”

    有了城里的新相好,忘了鄉下的舊相好,實在有點不道德哦,林樂面含愧疚之意,習慣性的碰碰涼棚頂兒,“城里業務繁忙,沒空回鄉,要不,表叔今夜零點準時過來,陪一陪侄女兒咋樣。”

    “表叔有意,哪敢不從?等你好了。”

    剛過保管室,電話響了,一看是賴老師打來的。

    “喂喂,你這不守紀律的壞學生,回鄉也不過來打個照面呀?”

    “臥槽,你這班主任,帶壞學生,還念念不忘一柄尺把長的爱爱,莫非想運行三五局么?”

    “尼瑪的皮皮,有條超級東東,多了不得啦?夜里捎過來亮亮本事嘛。”

    “好,夜里一點準時過來,老師可得提前把山峰巢穴洗的干凈點,讓學生好好嘗嘗喲。”

    “龟兒子數月不見,倒是當起爱清潔的乖娃娃來,過去在地上滾了好多回,就不怕臟呀。”

    走在池塘邊的小路上,電話又響了。

    “樂子回來了?”劉二嫂細聲細氣的問道。

    “剛回來,二嫂今夜守渡口么?”

    “嗯呢,有空過來聚一聚嘛。”

    “好呢,兩點準時到渡口,定要陪二嫂玩一玩水上運动嘍。”

    還沒走過池塘,聾子大嫂抱著一捆青豆迎面而來,笑盈盈的望著他,眼里暗芒閃动,“樂子好久沒回來啦。”

    見到收了他童真的婦人家,茅坑邊洗澡澡的一幕又浮現在眼前,心里邊五味雜陳,“七月半了,回來給祖宗燒紙嘛,大嫂,柳大哥在么?”

    “不在,那死鬼又出門晃荡去了,樂子有空來梨園玩玩嘛。”

    “好,凌晨五點準時到,記住虛掩著門喲。”那四點的空缺,當然該留給山凹凹的大美人湯美芝了。

    還沒回到家,整夜已安排滿員,有別的相好聯系,只好朝六點以后推了。

    翻過亂墳崗,下了埡口,再無大黄前來迎接小主人,心里難免有些空空荡荡。

    踏過石板橋,籬笆墻的院子里,二姐三姐,二哥三哥,侄兒侄女都回來了,啞巴嫂子也在其中,身邊還多了個模樣憨厚的中年男人,兄弟姐妹數月不見,有些親熱,手拉手,肩靠肩的进了堂屋。

    “樂子,這就是你的替身大哥。”啞巴大嫂握著他的手,淺淺一笑,眼里木有絲毫的艾美。

    “大哥好。”

    “樂子好。”

    兄弟姐妹寒暄一陣,父母早已過世,二哥以尊長姿態,面色一凝,一把拉了他坐在長板凳上,“林樂,你過來說說,神龕上的什么草神門牌位是咋回事?”

    “二哥且聽我細說,”林樂掃了神龕上一眼,不見師傅的牌位,丟了魂一般,“哎呀,那木牌子弄到哪里去嘍?”

    “砸爛當柴燒了,”三哥一臉的嚴肅,“甚么孤魂野鬼,隨便混在林家的神龕上,和祖宗們平起平坐,在天之靈怪罪下來,你小弟擔當的起么?”

    莫看哥哥姐姐們都是黄泥巴腳桿,教訓起小弟卻整套整套的,紛紛質問著:

    “聽說你和追魂賀二混在一起,有這回事么?我們林家祖祖輩輩木有出過匪盜之類的人才,你可是破了例喲。”

    “據說你在村里和許多婦人家糾缠不清的,還有臉回來拜祭祖宗哦。”

    “就算你在城里掙得億萬家財,我們也不稀罕,可別辱沒了林家的清名嘍。”

    給哥哥姐姐一番訓斥,林樂面紅耳赤,不敢爭辯,鸡啄米一般直點頭,“好好,小弟一定改過,再不敢了。”卻暗自嘆道,唉唉,既然上了草花的道,成了仙人弟子,如何也不能回頭啦。

    草神門牌位給砸了,擔心師傅怪罪下來,不傳給第二三重秘訣,一時心上心下,手機給小侄兒摸去玩游戲也沒覺察著。

    挨近中午,一家人跪在神龕前,擺上刀頭敬酒,香蠟紙錢,通靈一番,請長輩及老祖回家過節,領取供品,祈禱祖先在天之靈保佑全家安康,財源茂盛,萬事如意。

    祭拜過后,全家一齊动手生火做飯,飯菜上桌,小侄兒拿著手機從里屋出來,“喲,剛才有不少人給幺爸打電話,我木有接,發來好多短信哦。”

    二哥接過來一看,全是“想你尺把長的爱爱”啦,“快來好好的草上幾局”啦等沒鹽沒味的話兒,瞪了林樂一眼,厲聲問道:“咋回事?這是些甚么人?”

    林樂接過手機,不得不低頭承認著,“就是幾個過去的老相好嘛。”

    “啪,”三哥狠狠的磕了下筷子,“畢業以后,好的不學,卻學的些歪門邪道,你太丟林家的臉了。”

    二姐脾氣最好,明知他跟自家同學楊玉蝶也有一腿,卻不愿揭丑,和氣的勸道:“二哥三哥莫要毛火,小弟畢竟不到二十,改了就好,去年二表姐給介紹了個妹紙廖家榮,人蠻不錯的,可他就是瞧不上,我們要有空,找媒婆再給介紹幾個試試嘛。”

    剛剛呷了一口酒,二哥又一磕筷子,憤憤的問道:“小弟,家里那活了將近十年的大黄,你把它弄到哪去嘍?”

    “唉唉,进城以后,尋不著合適的狗窩安頓它,多半給城管攆走了。”想到大黄那乖巧的樣兒,林樂無比揪心。

    全家人聽了唏噓一片,好似少了一位家庭成員一般,連上一年級的小侄兒也氣呼呼的罵道:“幺爸真壞,是個大大的壞蛋。”

    受了訓誡,林樂揣了大把鈔票,原本打算發給侄兒侄女的,怕哥哥姐姐罵他用錢砸人,揣在包里不敢动了。

    全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飯,氣氛卻有點尷尬喲。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