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邪少》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邪少 >

第427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二

    沒想到蔡眉懷著大無畏的獻身精神,鐵了心要深入虎穴,一探究竟,一口應道:“大前,兩年多木有小娃的日子都熬過去了,何必在乎幾天時間呢。”使了個眼色,示意不必擔心。

    等到林樂繳清兩萬先期費用,蔡眉送他到了山門,悄悄耳語道:“沒事,你不是說過,只要心里邊的要塞坚固,刀鋒戰士也奈何不了么,何況觀音的節日在幾天后,這慧露才會下手嘛。”

    厚重的山門將“夫妻倆”分隔開來,想到好姐姐由老爸老妈供養著,好不容易讀完大學,找到工作,萬一有個啥閃失,如何說的過去嘛,于是在門外來回走著,遲遲不肯下山。

    遲疑一陣,感覺旁邊一道阴冷的目光掃了過來,不禁打了個寒戰,一位五短身材的僧人,步態沉穩的走過來,邪邪一笑,問道:“施主,叫你下山,還在這里磨蹭什么?”

    原來這是慧露安排巡山的心腹武僧,法名道欽,林樂作為外行,也一眼看出對方手掌布滿厚繭,站如鐘,行如風,渾身上下,透出一股莫名的殺氣,外門功夫必然十分了得,立馬警覺起來,應道:“唉唉,我小兩口平日很難分開,有點不舍嘛。”

    道欽面色一凝,不怒而威,一揮手說道:“去去,既然心懷虔誠,送家人前來求神拜佛,廟里由我道欽值守,極其安全,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林樂開著奧迪下了山,停在公路邊,噓噓的接連抽了兩支煙,擔心蔡眉的安危,一時方寸大亂,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這時,電話響了,一看是陳道明打來的,不由的一肚子窩火,沒等對方開口,憤憤的罵道:“尼瑪的皮皮,算了瞎了眼,找錯人,那幾萬塊能把你養肥么?”

    陳道明應道:“兄弟息怒,我揣著貨款走人,其實有難言的苦衷,以后一定奉還,看在小鸡公的份上,千萬莫要報警······”

    騙子即便卷走你的全部家當,也會找到一個理由,林樂打斷他的話:“不用解釋,你瓜娃子目光短淺,在公司里干,一年掙個十來萬木有問題呢,那幾萬塊,就當拿去喂狗嘍,”忽然想起介紹他過來的小鸡公,进城后數次打他電話也關機,急切的問著,“小鸡公如今在哪里?”

    “在鄰縣的廟子溝偷了一頭牛,給聯防查到,一直躲著,手機換號了。”

    林樂腦子里忽然靈光一閃,這翻墻入室、暗訪小廟的事兒,非得小鸡公前來親臨指導呀,于是沉聲說道:“快把他的新號碼發過來,幾萬塊就不用還了。”

    這樣的好事哪里找啊,陳道明立即發來號碼。

    撥通小鸡公的電話,才知道他正躲在長溝鎮的山窩窩里。

    開著奧迪風風火火的趕往家鄉,一個多小時候,停在半坡,在密林里找到他。

    大半年不見,草花的入門師傅竟蓬頭垢面,瘦骨如柴,林樂握著他的手,不由的一陣唏噓,當即掏出一貼大鈔,數也不數的遞給他,“小弟如今在城里有了點經濟,卻不知鸡公哥還在山里受苦呢。”

    說明來意后,小鸡公滿口答應幫他完成暗訪計劃,準備了開鎖爬墻的工具,裝进編織袋扔进車內。

    不敢停留,奧迪火速趕回云頂山,到山腳下已是傍晚,掛念著蔡眉安危,林樂急切的催促道:“鸡公哥,天快黑盡,我們現在就翻进廟里去吧。”

    “不急,做賊的都知道這時候翻墻是自投羅網,等到午夜過后再說。”小鸡公極為老道的勸阻著。

    不得已,奧迪駛離山腳下,到附近一座小鎮,找了家路邊蒼蠅館子,要了瓶高度白酒,一盤回鍋肉,一盤熟牛肉,外加兩份當地小菜,倆人猜拳行令,幾杯酒下肚,細說分手后的各自經歷,一陣唏噓。

    “這云頂后山的小廟,數年前我曾跟著幾個兄弟伙进去偷一座千年鍍金千手觀音像,不曾想給那慧露提前下手,監守自盜,倒賣給文物販子,得了上百萬呢。”小鸡公夹了塊回鍋肉嚼著,低聲說道。

    “如此說來,鸡公哥對廟里情形熟悉的很嘍。”

    “那是當然,不過,武僧道欽倒是個麻煩,一定多加小心,不能讓他察覺。”

    一瓶酒下肚,想到夜里有大事要干,各自喝下一大碗醒酒湯,回到車上打了個盹兒,一覺醒來,酒醒了大半,下車在路邊刷刷刷的撒了野,看看時間已是十一點過,將奧迪開上半坡,怕發动機聲音驚醒廟里和尚,停在山道邊,取了毛賊的家什,從松林里悄悄摸到廟門前阴暗处,趴在一塊巨石后邊潛水觀察著。

    月黑風高,要在過去的河壩村,又是個摸美人窩的好天氣。

    松林里,夜鷹凄厲的尖嘯在崖壁間回荡不絕,氣氛說不出的詭異。

    廟內的木魚聲消失了,和尚們修完晚課,早已回到各自僧房。

    厚重的廟門紧閉著,小鸡公明白,門內由一位打瞌睡的老和尚值守,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动,立即會打起手電,四处查看,要进入廟里,只能翻過后邊的高墻。

    觀察一陣,確信木有动靜,正要摸過去,廟門吱呀一聲開了,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閃出,細細一看,倆人正是武僧道欽,連忙潛伏下來,不敢亂动。

    道欽順著圍墻墻根轉了一圈,不見異樣,回到廟內。

    又過大約半小時,零點以后,廟內廟外一片寂靜,倆人拿起繩索掛鉤等翻墻入室的工具,貓著腰潛入廟后。

    啪嗒,一聲輕響,包上布條的鐵鉤摔上圍墻,小鸡公靈巧的拉住繩子,叫她墻面,沒幾下就上了墻,林樂紧接著爬了上去。

    咚咚,兩聲沉悶的聲音過后,倆人跳入廟內,收起繩索,潛伏在黑暗角落,細細留心周圍的动靜。

    此時,幾間客房里黑燈瞎火的,求醫的美人兒們大多安睡了,其中一間,門窗內還透出一縷縷微弱的亮光。

    林樂踮起腳尖從窗戶縫隙朝里一瞅,見蔡眉正在用手提電腦打字呢。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