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邪少》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邪少 >

第501章 冰釋前嫌

    懷抱溫暖,山峰綿软,眾目睽睽之下躺在一個大美女懷里實在有些汗顏,林樂一翻身滾了下來,然而剛從鬼門關逃出來,身子極其虛弱,搖搖晃晃的就要栽倒,慧露一步搶過去扶起他說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貧僧設計讓施主吃了不少苦頭,伸出援手也算是將功補過了,無須道謝哦。”

    林樂聽了慧露之言,有些云里霧里,遲疑著應道:“唉唉,想當日小弟一時沖动,搞了個大大的惡作劇,害得神僧失掉寺廟,聲名掃地,罪該萬死,而你卻以德報怨,實在是佛門特有的高尚風范,凡間的俗人沒法相比呀。”

    黑衣女人輕移蓮步走過來,黑紗蒙面,一張標致的臉蛋透出一種塵世之外的凄美,輕輕一笑問道:“林樂,還記得廣場附近見到的那面銅鏡么?”

    “當然記得,至死不忘啊,怎么,大姐姐就是······”見到黑紗里邊一雙懾人心魄的雙眼,林樂心有余悸,忍不住退了一步。

    “不該叫大姐姐,論年齡本掌門該是你的嬸嬸了,”黑衣女人撩開黑紗,露出讓草神門弟子生平僅見的絕世芳容,肌膚白皙,五官端正,面上隱含著一股逼人的邪氣、清氣,猶如盛開在冬季的幽谷百合,美麗得超凡脱俗,令人心顫,凡間的極品婦人甚至包括潘伊紅等也無法與之相比,“林樂,嬸嬸就是蜀地道姑門的掌門阴絕師太,曾經尾隨著想要搜走你草花元阳的黑衣女人啊。”

    張瞎子叫師母春花沏了上好春茶款待客人,紧接著介紹道:“林樂有所不知,阴絕師太身為掌門級人物,自身修為接近了脱胎換骨的境界,練就了初級魔体,肉身和魂魄能同時自由出入異界,尋常的凡間外門武器已經不能對她造成傷害,所擁有的法力,我這把老骨頭無法相比哦。”

    林樂終于去除了戒心,笑著說道:“哎呀,難怪那個深夜,我的奧迪a6明明撞上了你的肉身,卻風一般的飄了過去,一點沒事,阴絕師太的修為,恐怕已經超過了炮臺山的性妙師太嘍。”

    要是尋常婦人,聽了這溢美之詞難免會沾沾自喜,然而阴絕師太卻定力無限,不為所动,輕輕合上面紗,“潛修之人,切忌逞強好勝,比較雙方高低,各派有各派的獨門秘訣,各派有各派的強項,比如張老先生的招魂訣,咒語法力之強,天下少有,無須細說,林樂,不久前我幻化為墳地邊修筑房屋的農家婦人,引你誤入冥界,失掉元阳以及草花修為,這時卻出手相救,知道為什么嗎?”

    林樂摸摸后腦勺,笑著說道:“一定是阴絕師太起了慈悲心腸,想留給草神門弟子一條后路嘛。”

    黑面紗罩不住阴絕師太一臉阴冷的笑容,“非也,近千年來,蜀地道姑門的宗旨就是鏟除草花銀賊,還眾多留守婦人一個清凈,歷來手段狠辣,從不講求什么佛門的慈悲之心,栽在我們手中的賊人,下場都非常悲慘的。”

    見林樂還鬧不明白,慧露道出了真相:“那晚在山上引你下到冥界后,按師太的意思還要注入洪大魔力鎖閉七個脈轮,讓你永世不能重修草花修為,神仙也不能救,還是我從中求情,為你留了一條后路,后來師太查了查,發現你雖然相好無數,卻從未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覺得搜走元阳和竊取草花修為做得過了頭,運用法力細細搜索,發現你困在冥界,才及時趕來相救啊。”

    阴絕師太擺擺手說道:“慧露說對了一半,我可沒那么高尚,說穿了,異界草神門好歹是一支歷史悠久的千年門派,冤家宜解不宜結,既然當今的凡間講求和諧社會,已是一片太平盛世,我們各種神秘門派何必自相殘殺,弄得個一地鸡毛呢?”

    雙方忽然間化敵為友,林樂大膽的問道:“師太,既然蜀地道姑門以掃荡天下草花賊人為己任,為何不收拾慧露這個拈花邪僧呢?”

    阴絕師太爆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問得好,咋說來著,且看如今一些法院的法官們,盡管鐵面無私,秉公執法,卻也有過不了人情關,網開一面的時候嘛,放任這草花大賊逍遙多年,原因有二,其一,慧露本人有些貪念,騙財騙色,卻跟你一樣,騙的全是權貴婦人,損失三五幾萬猶如渣渣的家族,并木有干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其二,有個羞于說出口的原因,蜀地道姑門仙逝的掌門曾經和慧露的師父緣覺有過一番巔峰對決,不幸落敗,不得不順他心意完成男女合修,有了一段緣分,從此剪不斷理還亂,到今天兩派還有點淵源嘛。”

    胡一粵一直聽得入神,這時插話道:“阴絕師太的大名,我幾歲時就聽父親提起過,如今親眼目睹尊容,實在是小女子運氣太好哦。”

    阴絕師太一把拉住胡一粵的手,“胡妹紙,你不認識我,我卻認識你,能成為槐山派的唯一女傳人,恭喜恭喜,其實,槐山派在修行方面雖然和蜀地道姑們對不上路數,一兩百年來卻一直有些淵源,從沒斷過禮尚往來的。”

    胡一粵過于高大,對方身為掌門,站在一起只及她腋窩,不由得欠了欠身子,“能受到師太看重,小女子真有點受寵若驚了。”

    慧露以拈花邪僧的習慣斜了胡一粵一眼,見她身材高大,卻骨架舒展,落落大方,尤其巨峰高聳,蠻腰紧致,袈裟遮掩下的一柄佛門爱爱騰騰的挺起,邪邪的一笑說道:“槐山派和蜀地道姑門有些淵源,當年山中的一場曠世對決,胡一粵的父親卻倒在張老先生一邊聯手對付我師父哦。”

    胡一粵臉上的笑容凝固,“如此說來,住持想在小女子面前討回上一輩的公道么?”

    慧露原本開個玩笑逗美人兒樂樂,見她动了真火,趕忙說道:“哪里敢,上一輩結下的梁子,我們下一輩該解開才是。”

    此時林樂及時站出來發表了說說:“哎呀,咋說來著,陳年的恩怨莫要再提,張老先生,阴絕師太,慧露神僧,一粵姐姐,還有泉福師兄以及師母,你們為了林樂,不辭辛苦,無私相助,不是親人勝似親人,大家有緣聚在一起,以后就算是一家人了,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絕不明爭暗斗,如何?”

    張瞎子拍手笑道:“說得好,還是林樂深明大義啊。”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