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邪少》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邪少 >

第537章 比拼定力

    夜色濃重,一輛邁騰開到賓館門外,剛剛停下,一位拄著拐杖的少年一簸一瘸的上了車,很快朝城西駛去,消失在暗黑的街道盡頭,整個過程不到半分鐘時間。

    作為局長,這種事要是給某個管閑事的人暗中拍到,拿到網上一曬,輕則名譽掃地,重則官位不保,于是姜竹美格外小心,行車途中,左顧右盼,確信無人跟蹤,才放心的開进小區大門。

    過春節時,效仿沿海城市住戶的習慣,給每個門衛封了個紅包,于是每次見到她的車牌號,絕不按工作程序放下欄桿,讓她直接開进去。除了林樂和阳偉,誰也不知道姜竹美在城西偏僻的小區里還有一套專供浪漫的住房,里邊的住戶木有一個認識她。

    行車途中,車窗紧閉,給濃濃的異界奇香熏蒸著,阴柔內能涌动,回味著上次超級爱爱所帶來的極度之舒爽,小裤裤提前有點湿漉漉的感覺。

    倆人一前一后进入電梯,仿佛不認識一般,悄悄上了三樓。

    房內木有亮燈,僅是打開了電視,微弱的熒光照著,倆人坐在沙發上,保持著正常的交往距離,仿佛一不小心,就會擦除火花,提前引爆彼此的內能一般。

    閑聊一陣,交換著彼此的近況,卻都有所保留,姜竹美柔聲說道:“你坐坐,我去弄點吃的,喝點革命小酒再說。”

    趁她去了廚房,林樂紧盯著電視畫面,全部的注意力卻集中在仙界爱爱上邊,輕輕的試運行三兩下,很快如鋼似玉,達到一尺二寸的極限,“唉唉,異能爆滿之時,還是跟姜姐這種超頂尖高手來一番對決最為合適,大刀闊斧的,會有一種飽餐一頓的感覺,哪像大師姐那樣的難以伺候呢。”想入非非之中,不敢再去碰一碰仙界爱爱,生怕一不小心,出現井喷的現象一般。

    事實上,作為一個快滿二十的男人,對內心的要求早已涇渭分明,待在大師姐身邊,神魂顛倒的,少年之心也變得柔了碎了,和這局長深度交流,卻又是另一番別樣的情趣,咋說來著,邪火燒過了頭,釋放出毒蝎子一般的邪毒,卻也是一種極度的享受哦。

    到了這份上,產業升級的事情,早已居于其次了,作為草神門弟子,樂在其中而已,與某些鋪天蓋地的傳言大相徑庭,小職員、小人物、小混混靠上了女領導、女上司、女種菜,每一局的浪漫都是為了升官發財,即使這些傳言是真,也不是林大爺想要效仿的。

    姜竹美知道他喜歡吃回鍋肉,此時廚房里飄出一股蒜苗的香氣,然而邪火旺著,山珍海味也食之無味了,翹起二郎腿,悠然的點燃了一支煙,以男主人的姿態舒舒服服的斜靠在沙發上,大有一種老爺子讓人伺候的感覺。

    茶幾上酒菜備齊,輕輕碰杯,手腕交錯,你喝我杯里的,我喝你杯里的,幾口酒下肚,姜竹美面上紅霞飛著,卻木有任何模糊的暗示。

    都是個中高手,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長夜漫漫,深度交流的過程極其漫長,国際馬拉松一般,而前奏拉得越長,預熱得越充分,邪火就燒得越旺,都按捺著,一直要等到頭昏腦涨,手腳癱软,生不如死了,才開始干點別的嘛。

    靠在一起竊竊私語,兩杯酒喝下去,彼此呼吸粗重,明明急不可耐了,卻隱忍著,局長還是局長,董事長還是董事長,正式的社交一般。

    到頭來還是姜竹美失去了定力,身子一软,輕如羽毛的靠在林樂身上,“唉唉,吸入你渾身的男人氣氣,也不知為哈,姐姐有些頭暈哦。”

    “沒事,待會兒就好受了,”林樂溫柔的安抚著,靠在她身后,小手手搭在她肩上,及時的伸进懷懷里邊,拿住一對柔嫩的峰巔兒,憐香惜玉的揉呀搓的,玩了一會,騰出一只手來,遞過酒杯,“姐,酒還沒喝完呢。”

    “嗯呢。”此時的姜竹美不再是個粉面含霜的局長,小口呷了一口酒,小鳥依人一般的依偎著他,隨手關了電視,屋子里頓時陷入黑暗之中。

    “許久木有爱一爱親爱的姐姐了。”林樂的小手手繼續朝下滑行,向下,再向下,再向下,終于接觸到令人心跳的黑森林。

    “哎呀,吃飯的時候,好羞人喲。”草花的小手觸碰到毛尖兒,觸電一般,姜竹美不禁為之一顫,整個的人兒酥软無力,隨便他干神馬也不干涉了。

    “來嘛,一邊吃一邊預熱預熱嘛。”小手手滑入核心地帶,摸到的除了水資源還是水資源,稀里糊涂的一大片,邪火轟的燃旺,林樂腦子里嗡的一聲,有些把持不住了,三五兩下解除了下邊的武裝,一柄一尺二寸的仙界爱爱,輕柔的突入了一部分。

    “嗯嗯,小弟好放肆。”一口紅酒還含在嘴里木有吞下,下邊卻提前吃进了一柄超級爱爱,姜竹美終于找到了那種給撑的滿滿的感覺,不由自主的朝前一挺,滿心歡喜的迎接它的入侵。

    “咋說來著,今兒個各種渠道都宣傳著什么爱的技巧,小弟也來點新奇的嘛。”林樂言罷,哪里還熬得住呢,暗自提升異能,微微用力,很順利的鉆进了豐富的溫泉泡泡之中,串在一起,達到不可想象的幽深,穩住不动,也找到了一種魂魄相連的感覺,卻暗暗嘆道,唉唉,今兒個的女貪官不查則罷,一查到問題,少不了與多人捅奸這一條,如此的奢靡之風,也該及時的煞一煞嘍。

    “呵呵,小弟花樣翻新之多,足以寫成一本書了。”姜竹美吃进了仙界爱爱,阴柔內能徹底激活,然而陷入柔美的生命之巢內木有什么作為,痒痒的不行,里里外外,仿佛有千萬條蟲蟲螞蟻正在抓搔著一般,卻以局長級別的定力,繼續喝著小酒,若無其事的跟他閑聊著。

    “咋說來著,一切都為了討得姐姐的歡喜嘛,”林樂邪邪的笑了笑,“來來,我們來拼一拼誰的定力更強,誰先动誰輸哦。”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