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春事 >

第10章 生瓜哪有熟透爽

    龙小寶吃過席面后,本來不想回果園了,就在這里等著鬧洞房。可他又生怕再被王富貴這個狗日的給抓差干活,于是他就先回果園了。由于喝了點酒,所有頭很暈,龙小寶身子一粘上床就呼嚕呼嚕的睡著了。龙小寶做了一個好夢,他夢到他娶媳婦了,當他揭開新娘紅蓋頭的那一瞬間,他發現了自己娶的媳婦居然是二蛋子娶的新媳婦荷花。荷花笑嘻嘻的看著他,當著他的面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個精光,隨后,她鉆进被窩撒嬌著搖晃著小手:“上來嘛,上來嘛,陪人家睡覺!”

    龙小寶屁顛屁顛的爬上床,脱了衣服就往荷花的身上骑。可無論如何都塞不到荷花的身体里。這事咋有這么難咧?龙小寶急得滿頭大汗的醒了。忽然他感覺到褥子有點不對勁,低頭一看臉一下紅了:“妈妈的,咋流這么一大灘?”

    揉揉眼睛癔癥了一會,龙小寶忽然記得自己還有正經事情要辦呢。那就是去二蛋子家鬧洞房。扒著窗戶往外瞅了瞅,外邊已經完全黑透了。龙小寶的臉當即拉了下來。“娘了個逼的,本來還想去蹭一頓晚飯吃吃,看這樣子,人家早就收攤了!”龙王莊的風俗,凡是中午付禮的人,晚上來鬧洞房,一律管飯。雖然和中午的席面沒法比,但是六菜兩湯。四葷兩素,怎么著也比在家吃得強。

    好在中午席面吃得實在,到現在肚子也不怎么餓。龙小寶灌了一瓢涼水进肚,打著水嗝就下山了。當他急匆匆的趕到二蛋子家的時候,冷不丁的碰倒了一個人。龙小寶也沒防備,一下子就壓在了那個人的身上。好巧的時,龙小寶的嘴也剛好碰觸到那個人的嘴。

    “呸呸呸!”龙小寶還以為撞住的是個老爺們,心里一邊罵晦氣,一邊往外吐吐沫。

    “這是哪個王八蛋沒長眼,撞到老娘壓在老娘的身上,還往老娘的臉上吐吐沫!”聲音很耳熟,龙寶聽得出來是田秀花的聲音,當即他有些臉紅。

    “嬸子,是俺,小寶!”龙小寶說著話的功夫就想起來。哪知道卻被田秀花一把給搂住了腰,隨即龙小寶就覺得一條滑膩的東西鉆到自己的嘴里,吸溜吸溜,仿佛吸溜面條一樣的吸著他的舌。田秀花身上那股濃烈的女人的氣息鉆到龙小寶的鼻孔里,引得他的五臟六腑仿佛吃了朝天椒一般,火辣辣的。

    “快點咂嬸子的舌/頭!”田秀花含糊不清的小聲說道。血氣方剛的龙小寶哪里架得住這樣的撩/撥,當即生澀的咬住那靈巧香溜的東西,拼命的吸了起來。

    “小寶啊,你真會弄,弄得嬸子喘不過氣來了!”躺在地上的田秀花覺得自己的臉紅得厲害,“小寶啊,你個兔崽子,你把嬸子的心兒都快給弄了出來,不相信你摸摸!”田秀花拉著龙小寶的手就往自己的衣服里邊摸。當龙小寶摸到田秀花的那兩團大球的時候,龙小寶只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女人的乃子更好玩的玩具了。

    “咳,咳!”正在這個時候,貼著墻根的茅房里傳來劇烈的咳嗽聲。

    “快點起來,你富貴叔在茅房蹲坑呢!別讓他發現了!”田秀花嚇得一哆嗦,慌忙去推龙小寶。龙小寶還沒玩夠那美妙的玩具,只得又狠狠的揉了兩把,然后不情愿的爬了起來。

    深知男人心的田秀花見龙小寶低著頭不吭聲,就知道他心里是咋想得。她笑嘻嘻的附在龙小寶的耳畔說:“小寶,等明天嬸子就上山,到時候嬸子不穿衣服,任你捏任你看任你玩,你看咋樣?”

    龙小寶聽了這話,臉上這才有點笑模樣。忽然他聽見新房屋里傳來男人們粗野的喧鬧聲,還有女人們放肆的笑聲。龙小寶一拍腦瓜:“狗日的,差點耽誤了正事!”

    “啥正事啊?”田秀花一頭霧水。

    “鬧二蛋子和他媳婦的洞房!看我咋摸你兒媳婦!”龙小寶說完,照著田秀花的大磨盤腚狠抓了一把,隨即一陣風的往新房奔去。

    “狗日的,你兔崽子還是個瓜娃子咧,這生瓜蛋子女人哪有我這熟透的女人好用好玩!”田秀花不甘心的喃喃自語。

    當龙小寶竄到洞房里的時候,發現鬧洞房已經開始了。還好來得不算太晚。龙小寶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實在擠不进去。于是他靈機一动,想出了個主意:“誰的錢掉了,誰的錢掉了!”龙小寶這一咋呼,只見那些鬧洞房的人都低頭亂哄哄的四处看。龙小寶趁著這個機會,就使勁往里擠。那些風臊的女人見是龙小寶往里擠,頓時紛紛直起腰,故意攔住龙小寶的去路。然后暗地里伸手往龙小寶摸去。當龙小寶費了吃乃的力氣擠进去的時候,他不知道被那些臊女人摸了多少把。可人多手雜,龙小寶也不知道是誰占了他的便宜。“妈妈的,敢摸老子,有機會老子一個一個的干死你們!”龙小寶心里很不痛快,就仿佛吃了蒼蠅一般的惡心。可當他看到二蛋子和新媳婦荷花的時候,他的心里莫名的開朗了起來…….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