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春事 >

第88章 膽子也太大了

    +

    龙小寶怎么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現象,此刻他有一種強烈的沖动,想要骑在姜小娥身上盡情的驰騁。姜小娥害羞得捂著臉,夹著腿,羞得把身体蜷缩起來,那蛋清混著蛋黄慢慢的流到了她的腿上,就連腚/溝上也沾染了許多。

    “小寶啊,你狗日的,還讓嫂子活不活了?看你把嫂子的身子都弄臟了!”姜小娥看見龙小寶竟然偷偷的在笑,不由得坐起身子,捏著小拳頭捶打著龙小寶。龙小寶順勢就把姜小娥搂在懷里,噙著她晶瑩的耳垂,輕輕的說道:“嫂子,俺想日你咧!”

    姜小娥紧紧的抱著龙小寶,然后用蚊蠅哼哼的聲音說道:“嫂子的身子是你的,你想咋弄嫂子都給你咧!”姜小娥說完,就柔順的躺了下來,岔開兩腿等著龙小寶暴風驟雨般的沖擊。

    正在這個時候,猛然傳來李小富的聲音:“大孬叔,看見俺娘了嗎?”

    “狗日的,你娘去哪里了,老子咋知道?”王大孬看這樣子是剛從二蛋子家出來,見傻貨李小富問自己,就有些爱搭理不搭理的。

    “俺娘明明就在前邊走著,咋一轉眼就不見了?”李小富嘴里嘀咕著,然后扯著嗓門就喊,“娘,娘,你跑哪里了?”

    “弄不好你娘嫌你爹長得丑,跟別的男人跑了!”王大孬想著李小富他娘那俊俏的臉蛋,還有那鼓鼓的乃子,不由得逗弄起來李小富。

    “俺日你親娘咧,你媳婦才嫌你長得丑咧,看你那個頭,還沒俺高!再看你長得,和雷劈了一般,小孩見了你就做噩夢咧!”李小富一聽王大孬說他娘的壞話,頓時不干了,眼珠子一瞪,張口就罵人。

    當著矬人別說短話。王大孬的老底都被李小富給揭了個底朝天。王大孬氣得鼻子都歪了:“狗日的,都說你狗日的傻,沒想到你罵人倒是一套一套的,看老子不抽你!”王大孬捋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去揍李小富。

    李小富一見嚇了一跳:“這狗日的惹不起,是村里的治安主任,背后還挎著枪咧!”李小富頓時被嚇得一個勁的往后退,他一邊退一邊咋呼著王大孬:“你狗日的敢打老子,俺讓俺爹骑你媳婦!”

    “妈了個逼的,今天不弄死你,老子跟你的姓!”王大孬有些急眼了,他一伸手就把獵枪給端在手中,沖著李小富就瞄準。這下可把李小富給嚇個半死,這東西打在人身上,一打一個血窟窿咧,那山里的野狼還有皮糙的野豬都架不住這一枪轟。李小富嘴一咧,就大哭了起來。他一邊哭,一邊扯著嗓子喊“娘,

    你在哪里呢,你再不來的話,俺就得被王大孬這狗日的給弄死了!”

    “王大孬,你干啥咧!”正在這個時候,姜小娥從那旮旯里露出了頭。

    “喲,小娥啊,沒事,沒事,俺和小富鬧著玩咧!”王大孬一看是姜小娥,頓時有些尷尬起來,好歹自己也是三四十歲的人了,和一個十幾歲的傻娃子斗氣。這傳出去可好說不好聽。

    姜小娥一邊提裤子,一邊往外走。她見李小富哭成這樣,心疼著咧。所以也顧不得上王大孬在一旁看著有些不雅觀了。

    “小富,沒事了,娘在這里咧!”姜小娥把那籃子鸡蛋往地上一放,就把李小富給搂在了懷里。

    “娘,你去哪里了?”李小富委屈得在姜小娥的懷里拱來拱去,仿佛一頭小野豬。

    “剛才俺去解了個手!”姜小娥心有些虛,她抬頭看了看那個旮旯,見龙小寶依然蹲在那里沒出來,她才放下心來。

    李小富擦了擦眼淚,看著王大孬,使勁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狗日的,你剛才不是要打死俺嗎,來啊,來啊!”

    “狗日的,你少說兩句,要不然娘不給你煮鸡蛋吃了!”姜小娥頓時臉拉了下來。

    姜小娥的這一句話很好使,李小富乖乖的閉上了嘴。眼一個勁的朝著地上的籃子里瞅:“娘,你給俺煮兩個鸡蛋俺就不罵這狗日的!”

    “中,中,快點跟俺回家把,一會你爹都從縣里回來了!”姜小娥拉著李小富就匆匆的走了。

    王大孬看著姜小娥走路的姿勢有些怪,仿佛羅圈腿一般。不對啊,這個小娘們平日身板直挺得仿佛一顆小楊樹,今天咋腿羅圈了。王大孬撓著頭,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掃了眼姜小娥的大/腚沒,頓時啥都明白了:“俺說咋回事啊,原來這個小娘們尿/裤了!”

    姜小娥覺得下邊黏/糊糊,摩得腿生疼,她拽著李小富心急火燎的往家走。回到家后,她打發李小富在院子里玩,自己則进了里屋,關上門。脱下裤一瞅,姜小娥不由得羞罵道:“狗日的龙小寶,看把嫂子都作賤成啥樣了?”

    姜小娥剛換好裤子,就聽見院里傳來龙小寶的聲音:“小富,你爹咧?”

    “呀,這狗日的,膽子太大了,沒完沒了的又追上了門,這可該咋辦?”姜小娥一聽是龙小寶的聲音,嚇得一哆嗦,“要是龙小寶犯渾,直接把自己按倒就弄,自己給他還是不給咧?”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