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春事 >

第90章 瓜娃子慫了

    +

    天還沒擦黑,龙小寶就吃過了飯。他抹了抹嘴,就要出門。龙老蔫和馬菊芳知道龙小寶要去打狼,兩口子擔心得厲害。龙老蔫把磨得鋒利的砍刀遞給了龙小寶:“遇到啥事別逞能,能往后躲就往后躲!”

    馬菊芳抹著眼淚說:“你干爹說得對,狼打不打不關咱們啥事,干娘就想讓你平平安安的回來!狼這種畜生兇狠著咧,你可得小心點!”

    龙小寶見干爹和干娘這樣,心里也酸酸的,眼圈一紅,眼淚差點掉下來,他搂著馬菊芳安慰道:“放心吧,干娘,俺吃飯前給自己算了一卦,大吉大利,運氣旺著咧!”

    龙小寶斜背著砍刀出了門,他心里此刻升騰起一種大將軍出征的悲壯來。腦袋里閃現出幾句戲文,于是龙小寶就扯著破鑼嗓子嗷嗷的唱了起來:“今日痛飲慶功酒,壯志未酬時不休,來日方長顯身手,甘灑熱血寫春秋……”

    “這狗日的,真把自己當楊子榮了,可惜那狼畜生可不是座山雕,弄不好小命都得搭上……”此刻,大街上有不少乘涼的村民,見龙小寶竟然還唱上了,一個個小聲的嘀咕著。

    “可惜了這個長著驢玩意的后生,年紀輕輕的就爱逞能?弄不好今晚就得被狼給撕了!”那些風臊的婆娘,一邊撩著自己的汗衫忽扇著汗,一邊搖頭替龙小寶可惜。

    龙小寶到了村部,還沒有人來。抽了根煙的功夫,其他的人就陸陸續續的到來了。天還沒擦黑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來齊了,徐守財捧著賬本一個一個登記著姓名。

    “咦?李麻子你咋過來了?”徐守財見隊伍末尾站著李麻子,背后還背著一個帶有紅十字標記的药箱。

    “哦,守財叔,俺忘記告訴你了。是俺讓李醫生來的!”龙小寶見徐守財皺眉,就趕紧跑了過來,“這进山打狼風險可不小,萬一誰要是被狼給扒了,也能及時救治!”

    徐守財聽了連連點頭:“龙小寶這狗日的想得倒是周到,請李麻子過來,真的有這個必要。”在場的隊員聽了也都沒有意見,就連一貫看不慣李麻子的王大孬也沒有話可說。畢竟這可是關系到人命的大事,誰敢保證就不被狼給扒了呢?

    正在這個時候,馬建国和王富貴一塊來到了村部。兩人轮番給大家做了一番大義凜然的动員。隨即就見馬建国走到馬紅軍面前:“兔崽子,你怕不怕?”

    “怕個球咧,爹,你就放心吧!看俺給你打一頭狼回家剝皮后,讓俺娘給你縫一個狼皮坎肩!”馬紅軍初生牛犢不怕虎,脖子梗梗著,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

    “哈哈,好樣的,你這膽量隨你爹我!掏出來晾干了比倭瓜還大!”馬建国用力的拍著馬紅軍的肩膀,然后示威一般的看了看王富貴,又沖著正不停的揩鼻子的二蛋子不屑的笑了笑。

    王富貴見馬建国這副鳥樣,就心里超級的不爽。他鼻孔冷哼了一聲,隨即也走到二蛋子跟前:“二蛋子,你怕不怕,要是怕的話,趁早給老子滾回家,省得丟老子的人!”

    二蛋子一聽就急了:“爹,馬紅軍這狗日的都不怕,俺更是不怕咧!你放心,俺給你打兩頭狼回家,讓俺娘給你縫一件狼皮大襖!”二蛋子眼珠子瞪得溜圓。

    “有出息,不虧是俺王富貴的種!”王富貴哈哈大笑起來,“二蛋子啊,爹不要求你多,只要比馬紅軍強就中咧!”王富貴說完背著手,嘴里哼哼唧唧的唱著小曲走了。

    “就你這個傻蛋兒子,還敢和俺家的紅軍比咧?” 馬建国冷笑一聲,也背著手出了村部。

    &nbsp  +  ;一行人穿過村子,就一頭扎进了蒼茫的大山里。天已經黑透了,遠处山尖上掛著一彎單薄的上弦月,又細又窄,仿佛一個大餅被饞嘴的婆娘給咬掉一大半一般。月光昏黄,朦朦朧朧的灑下大地,影綽綽的大山怪石林立,仿佛是要生吞人的怪兽一般。山里露水很重,再加上有冷風吹過,眾人都覺得身上冷颼颼的。

    “咱們到底要去哪里打狼啊?”馬紅軍有些害怕了,牙齒打著顫。

    “狗日的,你慫了!哈哈!”二蛋子指著馬紅軍大笑起來。

    “妈了個逼的,你才慫了,俺是怕大家走冤枉路,折騰一晚上再見不到個狼影!”馬紅軍跳著腳的罵道。

    “都別吵吵,回頭再驚著狼!”別看龙小寶小,可論起打獵來,在龙王莊也算是一把好手。他蹲下身子,鼻子抽抽著,好像再聞著什么。

    &nb一秒記住

    sp;  “你就這樣聞著味,能把這群狼給找著?”王大孬在一旁也看得一頭的霧水。

    “狼也有狼的道,跟著俺準沒錯!”龙小寶站起身來,領著大家繼續往前走。

    “唰唰唰唰!”突然,山道旁邊的草叢里有了響动。正當大家納悶里邊藏著什么東西得時候,就見一條牛犢般大小的黑影朝著眾人撲來。

    “狼啊,狼來了!”大家一個個都慌亂起來。馬紅軍更是夸張,他一抱腦袋,隨即裤/裆里仿佛放鞭炮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頓響,隨即一陣難聞的惡臭味擴散開來。瓜娃子慫了,屙了一裤……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