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春事 >

第124章 刺激得興奮起來

    +

    龙老蔫這一巴掌下手有點重,龙小寶正扭得歡實得,一巴掌下去,立刻熬得蹦了起來。隨即他睜開了眼睛,還沒看清楚眼前的人就破口大罵起來:“妈了個逼的,偷果子偷到俺屋里來了,看老子不打斷你狗腿!”迷迷糊糊間,龙小寶就跳下車要摸門后的糞叉。

    龙老蔫一聽龙小寶罵自己,不由得來氣了:“狗日的,你這是孫猴子打如來佛——想反了天啦!”龙老蔫又一腳踢在龙小寶的腚上。

    “醒醒,看看俺是誰?”龙老蔫大聲的吼道。

    搖搖腦袋,又使勁的掐了自己一下。龙小寶總算迷瞪了過來,瞅見站在眼前的是他干爹,他嚇得一缩脖子:“自己剛才可是罵娘了!這下可麻煩了!”

    “行了,行了,趕紧穿上衣服,胯/下掛著倆黑錘,舉著一桿大黑枪,你充啥武林高手咧?還不夠惡心人呢!”龙老蔫瞄了一眼龙小寶的那玩意,嚇了一大跳,“這狗日的本錢比老子足多了,和干兒子的比起來,自己的那玩意就是小家雀,而龙小寶的則是展翅高飛的金翅大鵬鳥。

    龙小寶這才注意到自己下邊啥都沒有穿,而且打黑枪的頭上還掛著一絲絲透明的東西。龙小寶臉一紅,這下可丟大人了。“干爹,你這么大的人了,咋进屋不知道先喊一聲咧?”龙小寶先是害羞,最后有點惱羞成怒了。被干爹看到自己的丑態,他心里窩火得厲害。

    “咦!你個狗日的,老子差點把喉嚨喊破!”龙老蔫見龙小寶有些急惱了,先是一瞪眼想發火,可隨即他又嘿嘿笑了起來,“還知道害臊呢?這有啥?俺是你爹咧!”龙老蔫說完一瞪龙小寶,“先趕紧去洗洗,俺一會有事對你說。”

    等龙小寶洗好穿上衣服后,龙老蔫先從口袋里掏出倆鸡蛋塞到了他手里:“趕紧趁熱吃,你  +  干娘生怕你晚上餓,給你煮了倆鸡蛋,熱乎著咧!順便也補補身子!”

    龙小寶折騰了這么長時間,肚子著實有些餓了。抓過來剝好皮,就往嘴里塞。“你慢點吃,喝點水沖沖!”龙老蔫端過來一茶缸涼水遞給了龙小寶。“小寶啊,你艾香嫂子天擦黑的時候去咱家了,她說人家女方家同意相親咧,日子就定在明天上午十點鐘,在你艾香嫂子家!”

    “啊,咋這么快?”龙小寶一伸脖子,鸡蛋咽住了喉嚨,卡得他直翻白眼。

    龙老蔫聽了白了眼龙小寶:“快?不快了?再慢的話,恐怕這被褥都得被你戳個大/洞!”龙老蔫說完又交代了龙老蔫要早起之類的事情后,就背著手下山了。龙小寶看了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來鐘了,他生怕龙老蔫一人下去不安全,就喚來將軍護送著龙老蔫下山。有將軍在,就是遇到兩頭狼也沒啥大事。

    第二天,龙小寶破例的起了個大早,簡單的洗了下臉,漱了漱口。又對著鏡子把頭發梳了又梳,有頭發翹起的地方,他還弄點水給抹平整了。意梁煤螅龙小寶就下山了。

    到了家后,飯早就做好了。一家人就等他回來吃飯呢。今天的早飯很帶勁,馬菊芳破天荒的還炒了一盤蒜苗鸡蛋,一盤青椒肉/絲。引得龙小寶胃口大開。吃過飯后,馬菊芳鍋都沒有刷,就拉著龙小寶去試衣服。不知道啥時候新買的体恤、牛仔裤,竟然還有一雙帶窟窿眼的皮涼鞋。

    “干娘,支書馬建国和村長王富貴穿的就是這種皮涼鞋咧!”美滋滋的換上衣服,又蹬上皮涼鞋。對著鏡子一照,別提多精神咧。

    馬菊芳在一旁看得笑不攏嘴:“真精神,像大干部!”

    “咋說話咧,啥是像大干部?”龙老蔫 。在一旁瞪了馬菊芳一眼,“咱家的小寶本來就是村里的大干部,比小隊長還牛咧!”聽了龙老蔫的訓斥,馬菊芳破天荒的沒發脾氣,而是連連點頭,“俺說錯了,咱家小寶會越來越有出息咧!”

    龙老蔫和馬菊芳也要跟著去替龙小寶把關,所以他們也都換上了干凈体面的衣服。隨即他們一家四口就往艾香家趕去。龙小貝不愿走路,出門就要龙小寶抱。馬菊芳一皺眉,沖著龙小寶大聲嚷嚷:“狗日的,你哥這是去相親咧,一身的新衣服被你弄臟了該咋辦?”被馬菊芳這一呵斥,龙小貝耍脾氣一般大哭起來,對著馬菊芳又哭又拽,鬧人得厲害!

    “來,小貝,哥抱你!”龙小寶沖著小貝眨了下眼睛,小貝嘻嘻哈哈的撲到龙小寶的懷里。兩腳胡亂的瞪著,把龙小寶的新衣服給蹬得一片片的臟。

    “小寶,你就會慣著你弟咧,可別慣壞了他!”馬菊芳嘴上呵斥著,心里卻高興著咧。一家四口說說笑笑的朝著艾香家走來。沿途遇到很多的村民詢問,馬菊芳總是咧著嘴笑著說:“俺家小寶要去相親見面咧!”

    這可是件難得一見的稀罕事。村民們一傳十十傳百的,都聞信蜂擁往艾香家家里趕。他們都想瞅一瞅這個狐貍精艾香給龙小寶說得是誰家的閨女?長得是否俊俏?這個平素寂靜的小山村因為龙小寶說媒相親的事而被刺激得興奮了起來,就仿佛是鍋里燒開的水一般,咕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