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春事 >

補足身子好懷娃

    龙小寶被田秀花給壓在身下,弄得喘不過氣來。他艱難的從田秀花那兩個乃牛般的大乃子下邊拱出來,看著田秀花喜笑顏開的樣子,哭喪著臉說:“嬸子,你這是咋了?該不會是真瘋了吧!俺對你說,氣你的是那個叫黄半仙的臊女人,家就在小南河的邊上。嬸子你向來是恩怨分明,有怨抱怨,有仇報仇,可別沖著俺來咧!”

    “哈哈,你狗日的說啥咧?嬸子稀罕你還來不及咧,咋會沖著你來!”田秀花說完,就去脱龙小寶的裤。龙小寶此刻害怕的抓住裤,生怕田秀花把自己的寶貝玩意給毀了。

    “快點松手!”田秀花突然眼眉一立。那種剛才要砍黄半仙的兇光又重新露了出來。嚇得龙小寶一缩脖子,乖乖的松開了手。

    “嘖嘖,這黄半仙倒也可憐,就王富貴那蚯蚓一樣大的東西,竟然被她當成了寶貝!可憐,可憐,哪有小寶的這家伙好使!”田秀花爱不釋手的玩弄著龙小寶的那玩意,然后對著自己的部位,毫不猶豫的弄了进去。

    “嗷嗚!”田秀花仿佛李小富家的阿花被將軍弄一般,發出野兽一般的嚎。頭發散飄在空中,兩只大乃子前后左右的甩個不停。那已經明顯發胖的腰仿佛扭秧歌一般歡快的扭动著。

    等田秀花再也無力再动的時候,她依依不舍的從龙小寶的身上滾下來,躺在一旁大字型的張開肥腿,任憑龙小寶那白白的濃漿汩汩的往外冒。滴滴答答的滴在涼席上。

    “可惜啊,可惜!”田秀花爬起來,沖著龙小寶親了個嘴又重新躺了下來。

    “可惜什么啊?嬸子!”見田秀花并沒有啥事發生,龙小寶放下心來,毫不客氣的用力揉著田秀花的那兩只葫蘆一般的乃子。

    “可惜了你這么多的種子,要是俺取了環,說不定就能懷上你的種了!”田秀花正回答著龙小寶的話,突然一皺眉,田秀花疼得打開了龙小寶的手:狗日的,用這么大的力氣干啥,也不怕把嬸子的乃子給揉爛了?”

    “嘻嘻,嬸子,你剛才是咋回事啊?咋又哭又笑的?”龙小寶還是有些不理解。

    田秀花聽了大笑,用手指一戳龙小寶的腦門:“瓜娃子,你不懂啊?俺這是故意的,故意嚷嚷讓全村的人都知道狗日的王富貴偷了腥,這樣以后他在俺面前就不敢炸刺了!”田秀花說到這里,仿佛老狐貍一般的聳著肩膀笑個不停。

    蛇兒口,蜂尾針,最毒莫過婦人心。這古話說得一點都不假,看來田秀花這個老娘們狠毒著咧。往后能離她遠點就遠點,弄不好被這個老娘們給咬上一口,可夠自己喝上一壺的。龙小寶暗地里對田秀花起了戒心不提。但說田秀花被龙小寶滋润過后,臉上的笑就沒消失過。臉上仿佛涂抹了一層的豬油,油油的閃著光。

    是非之地不久留。龙小寶躺在田秀花的床上休息了一會,就起身離開了。臨走的時候,田秀花對龙小寶說道:“小寶,你富貴叔當著你的面已經答應了你幫俺懷娃的事,俺明天就去取環,等俺回來,你可得多多努力啊!”田秀花說完,把手伸进龙小寶的口袋里,摸索了一陣子,從龙小寶的兜里掏出一盒煙,揉巴揉巴給弄碎了,隨手扔在門后。

    “嬸子,你這是干啥咧?”龙小寶一看頓時急眼了,這可是十渠啊,在龙王莊也算是能拿得出手的煙了。見龙小寶急得眼睛都有些紅了,田秀花噗嗤一笑:“狗日的,看把你急成啥樣了?這些天你就先別抽煙了,廣播里電視上都說了,懷娃前要戒煙,這樣生出來的娃腦子才靈光!”田秀花說到這里,眼里閃著光,一群虎頭虎腦的男娃在她面前閃來閃去的。

    “狗日的,歪門邪說!”龙小寶嘟囔一句,轉身就往門外走。

    “你等等!”田秀花喊住龙小寶,從小賣鋪的貨架上拿了兩個燒鸡,一包油炸花生米扔給了龙小寶。“瓜娃子,好好補補身子,把彈药補充足了,回頭等嬸子取了環,你用你的彈药把嬸子的這里干穿都中!”

    龙小寶本來正生著氣,猛然見田秀花扔給了自己的東西,頓時喜笑顏開起來:“這差事還不錯啊,不但免費玩女人,而且還給燒鸡補身子!”龙小寶接過東西,喜滋滋的走了。

    龙小寶回到了山上的小木屋,天已經快擦黑了。龙小寶從角落里摸出半瓶酒,撕開一只燒鸡,攤開花生米就大吃二喝起來。幾杯酒下肚,龙小寶又從被褥下邊摸出一盒十渠來。叼著煙卷,龙小寶嘿嘿的笑:“妈了個逼的,不讓老子抽煙老子偏抽給你看,再生個傻娃才好咧!”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