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滿艷》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滿艷 >

第70章 嚶嚶輕吟

    我說:你煩不煩啊,好生給我回房里呆著去,我現在愁的要死。你別給我添麻煩。

    春杏氣的拿腳踢我,離開了又折回來說:你答應給我買衣服的事,別忘了啊。

    我點點頭,不想跟她多費口舌。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大哥把我叫进了屋。杏香挨著春桃坐在床上,還在抹著眼淚,小聲的抽泣。這顯然是個不好的預兆。

    我把手揣在。袋里,拿出破罐子破掉的態度:商量的怎么樣了,你們到底同不同意啊。

    貞武指著杏香說:她一进屋就哭,我能不同意嗎。不過這事我們還得合計一下。

    我一聽他終于還是同意了,高興的道謝。

    貞武不屑的說:自家親兄弟還見外呢。我捫刷才已經問過杏香的意見了。她也答應了。為了咱們家的臉面,也是為了她著想。我們得撇個慌,不能讓村里人知道她的出身。所以今天晚上你把杏香送到我家。我連夜把她送到大表舅家去。他家沒有兒女,讓杏香給他當女兒。以后就說你娶的是大表舅家的女兒,瞞過去了以后就不會被人說三道四了。你看怎么樣。

    這樣的解決方案,我當然一百個同意了。但是我又擔憂的說:大哥,萬一以后杏香讓那此去看過表演的人認出來怎么辦。

    你傻啊,別人怎么認出來啊。貞武說:你們看表演是晚上,她畫了妝,那還是平時的樣子嗎?再說了都是一面之緣,印象都不會太深。主要的是杏香的。音得改一改,得學會我們這里的土話。

    杏香忙答話說:我學得會的,我都已經會好些你們這里的土話了。

    貞武點點頭:那這事就這么定了。我還得回家種玉米去。

    我枪著出去推出自行車,把他們父女倆送回了家。路上蘇小慧還在跟她父親告狀,說杏香不懂事,都沒有送她點什么。

    我回到家,杏香就把我拉进了房間。她抱住我說:貞全,我舍不得你。

    我輕拍她的背,安抚說:你忍耐一下,過去住幾個月。等我二哥回來了,明年一開年,我就娶你进門。

    杏香放開我,開始解自已的衣扣:嫂子和春杏刷才出去了,我們現在做一次吧。

    我想到她晚上就要離開了,心里頗有此不舍。不等她脱完,直接將她按倒在床上,臉上,唇上的一陣胡親亂咬。她的臉頰很快就浮起一層淡淡的紅暈。扒光了她衣服,捧著一對豪乳下口。她不禁纓纓的輕吟。要說那對大肉球,還是少女的最好,不光是膚質柔光水滑,也是最挺拔的,抓在手里揉弄,真有一腫吹彈可破的感覺。小櫻桃都是水晶晶的。

    我問到她小腹時,杏香急忙伸手來阻攔:你于什么啊。

    我抬起頭,手伸到她的密处:親親你的下面啊。

    杏香不答應的說:那怎么行,女人的那地方很臟的。

    我把中指和食指探了进去,湿淋林的一片柔软。我說:沒事,你是我的女人,又沒讓別人碰過,不臟的。

    杏香撑起上半身說:那我先用嘴親親你那兒吧。

    你會呀。我驚訝的問。

    杏香搖搖頭:想你要親我下面,我當然得先親你的那兒了。哪有男人先伺候女人的。你躺下來吧。

    她這話說的我心里一陣得瑟,很大程度上的滿足了我大男主主義的虛榮心。

    我想看著她吃,就站到床上說:我不習慣躺著,就這么弄吧。

    杏香跪在床上,似乎還有點害怕的抓著我那東西,猶豫了一番,終于還是閉上眼睛喂进了自已嘴里。見她一口含进半截的模樣,我差點沒忍住笑。

    杏香凝眉說:味道怪怪的,好難吃啊。

    我笑說:你把它當成香腸不就行了啊。

    這次她學乖了,抓著它,先伸出洪舔了一下,然后慢慢把它光光的小腦袋含进了紅唇里。

    吞吐了幾次后,她抬頭問道:感覺好嗎。

    我說:還行吧,就是你別用牙齒咬到它了。要是咬壞了她,你以后的日子就難過了。

    杏香嬌填的瞪我一眼,閉上眼睛繼續。

    數分鐘后,她吐掉,拍著灶叫口喘氣: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我將她按倒,從她身上跨過去,撥開她的一雙修長美腿,毫不猶豫的吸住了她的蜜处。

    杏香啊的一聲尖叫。我以為弄疼她了,忙問:怎么啦。

    杏香有此醉眼迷離的說:好麻啊。

    那還要嗎?我問。

    她合了下眼臉,長長的翹睫毛十分漂亮:要。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