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滿艷》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滿艷 >

第79章 我去瞧瞧

    她所說之事,我當然有所耳聞。但是并不怎么知情。

    我好奇的問道:誰呀,講給我聽聽。

    李月紅把頭轉向一邊:不行,我答應她不告訴別人的。

    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是不能告訴別人啊,我們倆什么關系啊,你跟我說了,我是絕對不會透露給第四個人的。

    李月紅說:就是王小紅,她跟我關系最好了,你不知道啊。

    真的,假的。我大感意外,簡直不敢相信。因為王小紅的公公別老頭都七十多歲的人了,而且身体并不硬朗,得了什么帕金森棕合征,那個手就一抖一抖的。

    李月紅肯定的說:  當然是真的了,她說孫老頭一上了床,就跟頭狼似的,精神十足,跟二三十歲小伙子似的。

    人瑞啊。我感嘆道。還真想象不出別老頭趴在王小紅身上時,是怎么的一副姿態。

    我知道王小紅生了兩個女兒,便問道:她那兩個孩子不該會都有別老頭的血泣吧。

    胡說。李月紅說:她是生完了孩子以后,才跟別老頭發生關系的。

    我都替她感到羞恥,扯評說:她真做得出來,這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他們一家人就不要在村子里活了。

    李月紅把兩個小簍拾在一只手里,折了路邊的一朵小花,湊近鼻頭嗅了嗅說:她還做過更過分的事。

    什么。

    李月紅把小花摘掉,憋在自已的頭發上:她讓我也跟她公公睡,虧她說得出……我至于那么糟踐自已嗎。

    她做的也太過分了,你以后還是少和她來往。我嘴上雖如此說,心里卻是另一番看法。

    俗話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她和王小紅不過是半斤八兩之別。若非如此,她也不會在自已和我勾搭后,慫恿我和五里偷青。

    四個人,僅僅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把陶家的玉米腫完了。

    在陶家吃過晚飯,貞珊讓我跟她們倆一塊出去轉轉。一路上,她們兩個姑娘牽著手走在前面,一旁的我完金被忽視。

    到了河堤邊,貞珊轉過身說:我的任務完成了,你捫倆聊吧,我累了一天,得回家休息去了。

    陶娟羞澀的拉住她:  貞珊你別走。

    貞珊拿開她的手,正色說:你們倆都熟的跟一個人了似的,有什么好害羞的啊。我可不想在這兒做電燈泡。

    弟弟。  貞珊經過我身邊時,笑著搭了下我的肩膀。

    我走到陶娟跟前,她郝笑說:我比感基覺尼有小些說怪網怪的,這算是我們倆的第一次約會嗎?

    我撓撓后腦勺:你說是就是吧。

    對于青梅竹馬的感情來說,這個問題是存在爭議的。

    陶娟漫步者往前走:你寫的詩我看了,以前都沒看出來,你那么有才華。

    我隨意的就抓了她的手:你要是喜歡的話,我以后經常給你寫就是

    陶娟努力掙扎,我就放開了。她怕我再抓,把手揣进了衣袋里。我心里又一絲自責,我們以后終究不能在一起的,我又何必做出這等親扼的动作呢。

    靜靜的走了一段,陶娟有此歉疚的說:對不起,我還有點不習慣。

    我淡笑:其實我也有點不習慣,我們回去吧,河邊也沒什么好轉的。

    陶娟猶疑了一下,點下了頭。

    你給我的那本書我讀完了。陶娟說。

    我哦了一聲,她也就不再說話。送她回家后,我也回了自已家。

    貞珊攔住我,質問的說:怎么這么快就回來啦。不會是你們倆都害羞吧,。

    我說:好像還真有點。

    貞珊不以為然的說:還好意思承認呢,你們倆又不是刷剛才認識的。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可害羞的。

    我把話題扯開:姐,我覺得你應該找個對象了。

    貞珊害羞的踢了我一腳:去你的。

    說畢,就跑春桃房間去了。

    我回屋躺了一會兒,李月紅上午跟講的事,從腦子里冒了出來。突然心生一念,決定邀上甘大牙和張泰去看好戲。

    半個小時后,我無功而返,因為他們倆都不在家。我站在吊橋上,尋思著要不要獨自丟看看好戲。想了一會兒后,我還是決定去了。先回到家,待天色黑盡以后,從窗戶逃離,不沾一刻鐘就到了別家屋外。他們家獨院,所以有一圈困墻。我爬上圍墻外圈的樹上,靜待屋里的燈色暗淡。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