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滿艷》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滿艷 >

第89章 晚上再摸

    完事后,我賭氣的背對著她睡了。蓮花把身子貼上來,纖長的手臂像一條靈活的蛇似的鉆過我手臂。她的手按在我胸膛上說:“怎么了,我說了什么讓你不高興的話嗎?”

    我口是心非的說:“沒有,走了太遠的山路,我困了。”

    蓮花討好的說:“那你轉過身來,抱著我睡啊。”

    我沒好氣的說:“不習慣,我都沒什么本事,你那么粘著我干什么。”

    “我干什么要粘著你啊。”蓮花說:“還不是為了報答你干爹對我的大恩嗎。”

    我說:“他救過你的命啊?”

    蓮花嗯了一聲說:“你轉過身來抱著我睡。剛才只不過是說了實話嘛。又沒想到就傷害了你的自尊心。那事上就算你不行也沒關系啊。你干爹那么厲害,讓他熬幾碗药給你喝了,你不就厲害了嗎。”

    “真的嗎?”聽她如此說,我不由得大喜。同時也轉過了身。

    蓮花把自己的身体往我懷里攏了攏,答非所問的說:“還是少年好,我都感覺自己一下變回到十七八歲的年紀了。”

    我重復了剛才自己的話。蓮花說:“當然是真的了,我沒必要騙你。你還行嗎,我們再做一次好不好?”

    我拒絕說:“明天吧,我今天挺累的。”

    “那也行。”蓮花体貼的說:“等你變的像你干爹那么厲害了,你可得好好的滿足我,我的身子自從我丈夫死了以后就沒男人碰過了。”

    我對孫老怪救她的事,很是感興趣,便讓她給我講一講。

    蓮花干脆的答應了。原來她是去年結婚的,不巧幾個月前丈夫就死了。村里人罵她是個喪門星,克夫。她受不了流言蜚語喝药自殺。药效發作時,她難受的滿地打滾,大喊大叫;求生的欲念在這一刻強烈起來。就在她將行暈迷之際,恰巧被路過的孫老怪撞見救了她一命。救了他以后,孫老怪看她一個小寡婦怪可憐的,給了她一些錢,讓她自己可以奔個活頭。

    蓮花哪里受過這種大恩大德,便想要以身相許來報答孫老怪的恩德。孫老怪沒有接受她。蓮花便跟他保證,他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她去做,她一定毫不猶豫的答應。于是幾天前,孫老怪就去把她接來山里住著,等我來以后照顧我。對于孫老怪要她照顧我的那些要求,她無一例外的答允了。

    我不禁為她不幸的命運,有些感慨。我說:“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啊?”

    蓮花說:“我還沒想好,先把你照顧過去了再說吧。興許就走的遠一點再找一個人嫁了。”

    我有些愧疚的說:“可惜我還年輕,沒什么可以給你的。”

    “你不需要你給我什么。”蓮花說:“我這都是在報答你干爹的大恩。如果我不報了他的恩,一輩子都會不安的。”

    我憐惜的抱著她說:“他們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但愿吧。”蓮花淡淡的說。

    早上,嬸子做好了早飯,才來叫我們起床。

    當時我還紧紧的把蓮花搂在懷里,她那樣毫無顧忌的出現在我們床前,讓我和蓮花都有些尷尬。嬸子卻絲毫不當一回事,看著我們笑笑,就轉身出去了。

    蓮花抬起頭,笑著說:“剛才嚇到沒有?”

    我說:“有點。”

    蓮花坐起身,把衣服拿給我:“他們是這樣的,獨家獨戶的住在這里,一點避諱都沒有。”

    我側目看去,她的肌膚瓷白,一對大肉球很挺,拔,兩顆小櫻桃驕傲的翹著頭。我伸出拇指和食指去摸。她把手里拿著準備穿的小罩放到床上,任由我亂來。

    我把再有人进來,胡亂的摸了幾把就缩回了手。

    蓮花微笑說:“不摸啦?”

    我說:“晚上再摸。”

    “那我開始穿衣服了哦。”蓮花邊戴上小罩邊說:“你也快起來吧,等下出去了你會嚇一跳的。”

    我揣著好奇起了床,走到堂屋又看見了一個女人,三十來歲的正點少婦,眉眼俏麗,豐乳肥呻,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孫老怪坐在桌子的上方,而她坐在左側。桌上已擺好了三菜一湯。

    孫老怪沖我招手說:“貞全,這來跟干爹一起坐。”

    我坐下看,看著那女人問道:“干爹,這個姐姐是?”女人笑了:“你可不能叫我姐姐啊,得叫小嬸子。”

    我疑惑的扭頭望著孫老怪。他哈哈大笑,抓著自己的胡須說:“你是該這么叫她,她和昨晚你叫嬸子的那女人一樣,都是我的女人。”

    我說:“干爹,現在国家有政策,只許找一個。”

    孫老怪不以為然的說:“那關我屁事,我住在這深山里,管他什么政策不政策呢。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