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欲愛》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欲愛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總會里狐貍多(2)

    第一百三十章 夜總會里狐貍多

    面對李大壯的挑逗,張瀾嬌喘連連,但因為現在是在更衣室,要是讓那個姐妹見到的話,有點不好,因此,也只能掙脱開李大壯的大手,嬌媚道:“別鬧了,大壯,現在你還有重要事情做呢,而且,我現在還要做生意了,等回去,隨便你怎么要,我都給你,怎么樣?”

    “好吧。”李大壯無奈的點了點頭,再次在張瀾的胸前狠狠抓了一把,這才笑嘻嘻的跟著張瀾離開更衣室,對著夜總會里面走去。

    进入到夜總會里面,李大壯就看到人群往來,勁爆的音樂下,無數男女激情扭动著身軀,在一些角落,一些身材火爆的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挑逗著男人,而那些男人也是肆無忌憚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面,場面相當火爆。

    “嘿,這還真是夜總會里狐貍多啊。”李大壯笑嘻嘻的說道,在看著身旁的張瀾,低語道:“張瀾姐,你一般晚上要接幾個客人啊?”

    “去你的,老娘每天晚上才接一個客人,我可是這家夜總會的頭牌之一啊。”張瀾狠狠剮了李大壯一眼說道。

    “嘿嘿,張瀾姐,那你今天就不用干活了,剛才在你家,我們不是那個了么?”李大壯調侃道。

    “你那個不算,你又沒給錢,不算是接客。”張瀾剮了李大壯一眼,伸出粉嫩的小手,在李大壯的虎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好了,我告訴你,那間包廂之內是那個富婆的所在地,你要想辦法进入到里面,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么多了,老娘要工作了。”張瀾笑瞇瞇的說道,從口袋當中掏出一部手機,遞給李大壯,“這手機給你用,到時候想辦法套出一些話,然后用錄音機錄下來。”

    “還是張瀾姐你想得周到啊。”李大壯接過張瀾的手機,放在口袋里面,伸出大手,在張瀾翹臀上狠狠抓了一把,這才對著張瀾所指的包間走去。

    只是,自己還沒買開幾步路,突然,面前出現一個身材性感的女人,長發披肩,穿的清涼,將胸前的飽滿襯托的淋漓盡致。

    “你們這是……”李大壯試探性的問道,但話還沒說完,一個女人便是端出了一杯酒,遞給李大壯。

    “帥哥,有興趣的話,跟我喝一杯吧?”女人笑著說道,也不管李大壯答不答應,直接把酒杯塞到了李大壯的手心。

    “謝謝,不過我不會喝酒。”李大壯不好意思地說道,雖然面前的這個女人算得上極品,但是,現在自己有事情要做,因此,也沒什么多余的想法。

    “帥哥,別這樣啊,難道你覺得我長得丑?不然的話,為什么不給我這點面子呢?又不是要你跟我上床,難道這點要求都不能答應我?”蘇雪兒嘟囔著小嘴,一臉嬌俏的模樣。

    面對美女的邀請,而且對方還是如此楚楚可憐的看著自己,李大壯知道自己是拒絕不了了,深吸一口氣,說道:“那好,我們干杯吧。”

    說話間,李大壯一口將一大杯紅酒給喝了下去。

    一杯紅酒下肚,李大壯感覺腦袋有些發懵,雖然他身強力壯,但還真的沒喝多少酒,不過好在自己修煉了五行神訣,能夠驅散酒氣,一分鐘之后,這才有所好轉。

    “喂,帥哥,不帶這么糊弄人的,你這哪叫喝酒啊,這是浪費啊,紅酒哪能這么喝呢?”見李大壯滿臉紅润的模樣,蘇雪兒咯咯笑道,拉著李大壯對著身旁不遠处的沙發走去。

    “我喝酒都是這樣喝的啊,一杯干才過癮。”李大壯硬著頭皮說道,被蘇雪兒硬生生拉到沙發上也沒什么怨言,只是心中在想著離開之法,畢竟楊超叔還在等著自己救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能說什么。”蘇雪兒笑著說道,一臉感興趣地看著李大壯:“帥哥,我叫蘇雪兒,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李大壯,來自農村。”李大壯言簡意賅的說道,希望對方聽到自己是農村的會立刻對自己不懈,然后轉身離去。

    當然,李大壯這樣想并不是空穴來風,畢竟從那些從城里打工回來的人說,城里人都不喜歡農村人,說農村人土里土氣的,而且手腳不干凈啥的。

    要說,農村人是很淳樸的,說那些話的人,不是腦子进水了,就是腦袋被門夹了,難道他們生來就是城里人?忘本啊。

    只是,對方的態度出乎李大壯的醫療,蘇雪兒聽到李大壯這話,卻是突然咧嘴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啊?你是覺得我的名字好笑呢?還是覺得我從農村來得好笑啊?”李大壯一看機會來了,只要對方回答是,拿自己可以立刻轉身離開。

    “咯咯,我笑是因為我覺得你很誠實啊,一般人來這種地方,誰會承認自己是農村人啊。”蘇雪兒說道:“而且,我覺得你的名字很好聽啊,跟你的形象很相符,長得人高馬大的,叫李大壯一點都不別扭。”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誤會你了。”李大壯說道,對方的這一番話,讓自己對她的好感倍增。

    不用有色眼鏡看人的人才是真正的人。不是有句話叫做狗眼看人低么?

    “你知道就好,而且,我家也是農村的,沒辦法,家里窮,我才會來到這里上班的。”蘇雪兒眼神當中有些沮喪之色,但那沮喪之色很快便是消失,抬起頭,蘇雪兒笑道:“大壯,你知道么,本來,我還以為能夠勾搭上你呢,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哦?”李大壯驚異地問道。

    “沒什么,我是說,我希望跟你交個朋友啊,對了,你不像是這里的熟客啊,你應該是第一次來吧?”蘇雪兒問道。

    “是啊,我是第一次來,其實,我是個醫生。”李大壯說道,一臉的認真神色。

    “啊?你竟然是醫生?難道你打算來這里應聘醫生么?”蘇雪兒好奇地問道,前一段時間,還聽說夜總會打算應聘一位醫生,要知道,在夜總會上班,每天喝酒,沒有誰的肝臟是正常的。

    “不是,我來這里,有別的目的。”李大壯并沒有打算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

    “好了,我不卦了,我知道你們男人不喜歡婆婆妈妈的女人。”蘇雪兒笑著說道,突然起身,湊在李大壯的耳旁,吹著熱氣,說道:“鐵柱,來夜總會這么久,你是第一個讓我感興趣的男人,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也不待李大壯答應,張瀾拉起李大壯,對著二樓的廁所那邊走了過去。

    “這里是女廁,我們來這里干什么?”李大壯指著面前的廁所,好奇地問道。

    “进去就知道了。”蘇雪兒一臉神秘之色,拉著李大壯,走进了廁所。

    进入到廁所里連,李大壯看著面前的蘇雪兒,剛打算開口,突然,一條小香舌迎了上來,將李大壯即將出口的話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跟對方的小香舌缠綿了許久,李大壯這才滿臉詫異地問道:“雪兒,我們才剛剛認識,這樣不好吧?”

    “你啊,就不要裝了,你剛才看我的樣子,就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你們男人的那點小心思,我難道不知道么?”蘇雪兒笑著說道,小手搭在李大壯裤裆前面,“你看,你的寶貝在說它想上我。”

    “這個……”李大壯被對方這一舉动弄得邪火攻心,一股強烈的刺激感傳遍全身。

    “什么這個那個的,難道你想讓你的小弟弟憋著啊?要知道,憋久了,會壞的哦。”蘇雪兒媚笑道,踮起腳尖,再次堵上了李大壯的嘴。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