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醫師》

當前位置:主頁 > 鄉村小醫師 >

第兩百七十五章 你的女人在我手里

    “哎喲!”

    “嘶……啊……”

    格斗開始的快,結束的也很快。

    在所有安保隊員都以為張威四人會好好教訓梁寬的時候,他們卻輸了。

    這個結果完全跌破了人們的眼鏡,更狠狠的打擊了他們。

    “王八蛋!我們還沒輸呢!”張威掙扎著想起來。

    但是這時,那名教官卻是阻止了他。

    在場的人都不是瞎子,梁寬剛才明顯已經手下留情了,再繼續下去只會傷的更重。

    “呼!”教官呼了口粗氣,沉重道:“你贏了!”

    “教官,別啊!還有我們呢!”

    “是呀!教官,他不是要打十個嗎!我們還可以出六個人呢!”

    “我第一個,還有誰要跟我一起上?誰?”

    聽到這些話,教官臉色阴沉了下來,大聲喝道:“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嗎?”

    “……”眾多安保隊員神色難堪。

    不管多不想承認,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抵賴。

    “我們輸了就是輸了,沒什么好狡辯的。”教官低沉的悶聲道。

    一時間安保隊員們都顯得有些落寞,低著腦袋,神色頹然。

    他們都是退伍軍人,一直很希望能夠再回到部隊里,可是這已經不可能了。

    但是這一次,他們被田貴招聘了過來,雖然名義上是安保公司,可是當他們抵達訓練基地時,發現一切都跟部隊的生活沒什么兩樣。

    每天依舊是早起、訓練、休息,這讓他們緬懷曾經身為軍人的光榮。

    也正因如此,他們對于自己的老板田貴并沒有多大的尊敬。

    在他們的心里,自己的長官還是首長,效忠的對象是国家而不是安保公司。

    可是梁寬狠狠的擊碎了他們的夢,把他們給打醒了。

    這里不是在部隊,他們也不再是士兵了。

    見到安保隊員們落寞神傷的模樣,張进和田貴、王大壯都有些詫異。

    他們沒有入伍當過兵,所以很難理解士兵們心里對部隊無比眷恋的情結。

    不過,在場的梁寬卻是感同身受,理解他們的想法。

    “都把頭抬起來,看著我!”梁寬大聲說道。

    “……”張威等人下意識抬頭看向他。

    “你們覺得輸給我很丟人嗎?我告訴你們,輸給我一點都不丟人,相反的,如果你們能夠贏我那才是丟人呢!”梁寬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話一出,現場眾人都被弄糊涂了,就連張进三人也有些納悶。

    輸了不丟人,贏了反而丟人,什么邏輯呀?

    見眾人一頭霧水,梁寬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解釋道:“我這么跟你們說吧!我在部隊待著的地方是尖刀營,所以……你們懂得!”

    一開始,眾人還有些迷糊,可是很快,安保隊員們的神情開始變了。

    眾人看向梁寬的目光,由一開始的憤怒、不岔,陡然變成了尊重和敬畏。

    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在旁邊張进三人大感意外。

    “阿进,這尖刀營是什么東東?好像很屌的樣子?”王大壯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部隊的精英訓練營吧!”張进說道。

    這時,田貴開口解釋道:“這個我知道,尖刀營是只招收兵王的特種部隊,能夠进入該營的,都是整個軍區精英中的精英,堪稱是萬里挑一。”

    “對外是尖刀,對內是剔骨刀,凡是剛进入尖刀營的士兵,至少得剝一層皮不可。”

    聽到這解釋,張进看向梁寬的目光頓時多了幾分好奇。

    同時,他也終于明白梁寬那話的意思了。

    身為精英中的精英,如果他輸給四個連精英都算不上的退伍軍人,那的確是丟人了,而且丟的不單單是梁寬一個人,同時也是整個軍隊的。

    尖刀營對于部隊的士兵來說,那就相當于佛教信徒的五臺山。

    每個渴望成為精英的士兵,最向往的就是加入尖刀營。

    原本情緒低落的眾人,此時得知梁寬竟然出自尖刀營,頓時重新煥發了生機。

    “你、你真的是從尖刀營出來的?”教官難以置信的詢問道。

    “老子騙你干嘛!”梁寬沒好氣的哼道。

    他本來不打算公開的,可是剛剛看到張威等人那么失落,忍不住动了惻隱之心。

    “可是……你怎么成為別人的私人保鏢了?”教官好奇問道。

    “……”梁寬嘴巴張合了幾下,隨后不耐煩的說道:“關你屁事!你管我那么多,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一邊涼快去。”

    無端被訓斥了一番,該教官非但不生氣,反而訕笑連連,帶著討好的味道。

    看到這一幕,田貴忍不住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為了收服這群桀驁的大兵哥,他可是給與了不少優越的待遇。

    結果倒好,還抵不上一個打了他們一頓的保鏢呢!

    “阿进,你這個保鏢的來歷不簡單啊!尖刀營出來的兵個個都是很搶手的,你怎么招來的,趕紧說說,我也去招一個。”田貴好奇的低聲問道。

    “呵呵!”張进呵笑了幾聲,淡道:“如果我說他是自己出現的,你信么!”

    “不信,哪里可能有這么好的事情?”田貴搖頭說道。

    “誒!阿进這小子經常撞大運,有時候你不得不信的。”王大壯插嘴調侃道。

    “真有那么巧?”田貴摸著下巴,呢喃道。

    張进笑笑沒有接話,只是默默看著梁寬的背影。

    “是巧合嗎?”張进莫名的閃過疑問。

    經過梁寬的打壓后,這些安保隊員的心態總算是調整過來了,認清楚自身的身份。

    雖然有的人心里還是感覺變扭,但還是接受了事實。

    這一點在他們對待田貴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明顯變得尊敬不少。

    在他們看來,連梁寬這位精英中的精英都能成為張进的私人保鏢了,那么自己等人成為安保公司的安保隊員,那也不算是什么跌份的事。

    當然,梁寬并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否則非狠狠操練他們一番不可。

    視察過安保隊員的表現后,張进表示很滿意。

    正當他和田貴等人準備離開時,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張进拿出來一看,發現來電顯示是陳淑芬,隨手便接通了電話。

    “喂!淑芬姐!”張进開口喚道。

    “……”電話那邊沒有出聲,只有不時傳來汽車的聲響。

    張进看了看手機,確定沒問題,不禁疑惑了起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頓時繃紧了心弦。

    “你不是陳淑芬,她手機為什么在你手里?”張进紧張的問道。

    “嘿嘿!因為你的女人在我手里!”

    【作者題外話】:感謝‘td96098546’的打賞,謝謝支持!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