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生香》

當前位置:主頁 > 醫道生香 >

第0536章 暴走的羅烈

   眼見這個四五個人扛著都會很吃力的參天大樹居然就這么的被王虎給連拔了出來,那個宗師級的強者倒了一口涼氣,這是什么怪物?恐怕就連實力比自己強的宗師頂級的高手也不會有這么大的力氣吧?

    還沒等到他吃驚完,王虎將大樹給橫抱著狂掃了過來,期間有幾棵樹擋住了路線,全都被王虎懷抱里面的這棵大樹給掃倒了。

    這個宗師強者急忙向后退,只是這棵大樹實在是太長,數十米的長度,他剛剛退出了十多米的距離,這棵大樹就已經近在咫尺,轟的一聲撞擊在了他的上,這個宗師強者渾上下的骨頭險些就要被撞碎了,慘一聲的飛了出去。

    王虎興奮的哈哈大笑著,將懷抱里面的參天大樹高高舉起,朝著地面上的對手砸去。

    對方眼見頭頂上黑漆漆的朝著自己壓來,嚇得他慌忙向著旁邊滾去,大樹砸在他的旁,那恐怖的力量幾乎地山搖。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王虎連續的舉起這棵大樹,連續的向著地面拍去,那個宗師高手左躲右躲,終究還是躲不過去了,只來得及將兩條胳膊橫在前,重達數百斤的大樹砸在他的上,轟的一聲巨響,他的兩條胳膊完全的被砸斷了,甚至地面也有些裂,他的向下陷入去了幾厘米的距離。

    王虎興奮的大笑著,大樹再一次的向著他連續的猛砸上去,砰砰砰砰砰,這個人直接被砸的深陷地面里面,渾上下全都是鮮血,血模糊,看起來已經沒有多少生機了。

    王虎將大樹一把扔到了一旁,坐在地上,微微的喘了兩口氣,罵:“的,真他娘的重,還真的是有點累了。”

    微微喘了兩口氣之后,王虎站起來,向著剛剛來時候的方向走去,剛剛邁出兩步,王虎忽然之間腳步一頓,眼狂喜之,原地盤膝坐了下來。

    而羅烈上受了重傷,哪怕是彈一下都會感到那種讓他有些昏眩的劇烈痛感,不過他卻強的沒有妥協,瘋狂的向著對方撲去,屠曾經告訴過羅烈,最好的防守就是攻,越是在危險的邊緣,就越是要瘋狂的攻,當你攻破了對方的弱點,那么你就贏了,否則就是輸掉了。

    在兩兩對決的時候,本來就是只有一種況,狹路相逢勇者勝,你的實力如果在對方之下,那你就要在勇猛方面秒殺對方。

    顯然對方看到羅烈如此兇猛的殺了過去,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他對于自己剛剛的那一掌很有信心,雖然說沒能要了羅烈的命,但是羅烈理應失去了戰斗力才是,怎么感覺更加的彪悍了?

    不過羅烈的實力與他一樣是宗師初級,他自然是沒有什么可畏懼的,也同樣的迎了上去。

    兩個人在相的時候,兩個人幾乎同時出拳打向對方的口,眼見羅烈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對方的表微微的錯愕了一下,難這是要和我同歸于盡?

    不管羅烈是怎么想的,他是不愿意的,微微的錯過了一下,即使是如此也沒有能夠完全的躲過羅烈的拳頭,那拳頭打的他口火辣辣的,而他一拳打在羅烈的上的時候,這一拳也略微的輕了一些。

    羅烈的角里面溢出一絲鮮血,對方看了心中大喜,看起來這個小子之前還是受了重傷,只是在罷了。

    想到這一點之后,這人就開始瘋狂的攻擊起來,而羅烈也是一丁點都不肯后退的與對方對拼著,只是羅烈在受傷之后的嚴重透支的況之下,作已經很難再跟得上他的眼睛,他沒有打到對方不說,而且自己還連續中招,對方顧及到羅烈的不要命的攻擊,所以羅烈此時才能夠還好好的站在地上。

    但是他的意識已經漸漸地有些模糊,甚至已經無看清楚眼前的人影了,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的,腳步也有些不穩。

    難自己就要死了?在這里死在這個宗師初級的人的手里?

    羅烈心有不甘,腦海當中浮現起了那個男人的影子,羅天,那個天之驕子,那個被稱之為擁有著神一樣的天賦的男人,那個自己一直都要超越的目標。

    忽然之間,羅烈的眼角下了眼淚,心中一種悲憤的緒油然升起,里發出了一聲嘶吼,以羅烈的為中心,一種極其瘋狂的氣息開始肆著,然后他猛地向前撞了過去,轟的一聲,剛剛出現在他前的對手直接被他撞的飛了出去。

    “!”羅烈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的飛了出去,居然迎上了人在半空之中的對手,那個人被撞飛出去,尚且沒有落在地上,就發覺羅烈已經飛到了他的頭頂之上,他在向前不由己飛去的時候,是面朝上,而羅烈則是頭朝下,正好與他面對面。

    羅烈的那種已經失去控制了的赤紅的眼睛讓這個人的心中一陣發,然后羅烈忽然之間直接用力的將腦袋撞在了他的面部,轟的一聲,這個人砸在地面上,羅烈落在了他的上面,豆大的拳頭瘋狂的朝著他的上狂風驟雨一般的落下,漸漸的,對方的肋骨全都斷了,漸漸的,對方的腸穿肚爛了,漸漸地,對方的連都不,已經失去了呼了,漸漸地,羅烈的拳頭仍舊沒有停下來,對方的尸在他的拳頭下面已經成為了一攤爛泥。

    而漸漸地,羅烈的意識忽然完全喪失掉,剛剛站起來就摔倒在了這個尸的旁邊,徹底的暈倒了過去。

    楚秋寒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現在基本好了,只是還略微的有一點點的僵。

    楚南嘆息了一聲,也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吳蓓和花玲瓏都跟在他的旁邊,吳蓓問他:“楚大哥,剛剛你為什么不肯出手?”

    楚南搖了搖頭:“有些時候,有些事,全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對,我相信今晚的一戰對他是有好的,一個人殺死了兩個宗師級強者,羅烈越來越讓我刮目相看了。”

    楚秋寒驚訝的:“哥哥,你早就來了?”

    “也沒有,剛剛來了不到兩分鐘,不過恰好看到了最彩的部分。”

    楚秋寒點了點頭:“羅烈大哥為了我受傷了……”

    楚南微笑:“傻丫頭,我先去看看你的虎哥怎么樣了。”

    王虎這時候已經走了過來,王虎看到楚南之后,驚喜地問:“楚老大,你那邊已經解決了?”

    “恩。”楚南微笑著點了點頭。

    楚南那邊解決了,獵人死在了楚南的手里,楚南的實力在獵人之上,但是獵人手中的遙控裝置讓楚南投鼠忌器,所以雙方很難分出個勝負。

    但是楚南掌了獵人的心理,或者是說楚南早就已經看透了大多數人的心理狀態,當兩個人互相拿對方沒辦的時候,就要看誰的心理素質更好了,楚南連續用言語對方,不斷的給對方施加壓力,楚南賭的就是獵人不愿意與自己同歸于盡,畢竟像是獵人這樣的強者是經過了多年的不懈努力的,從小就開始努力,經過了幾十年才達到現在的程度,他怎么可能愿意就此放棄生命?

    而就在獵人略微的猶豫的那一刻,楚南突然之間毫無征兆的出手了,卸掉了獵人的一條胳膊,然后一番大戰之后毫無懸念的殺掉了獵人。

    楚南賭的就是獵人會猶豫,結果楚南贏了!

    楚南看著王虎,笑:“不錯,虎哥,你的實力又有提升了,宗師中級了?”

    “是!”王虎咧大笑了起來,“我現在感覺渾上下充滿了力量。”

    楚南哈哈大笑:“以前你也是渾上下充滿了力量,不過你厲害,居然可以越級殺人了,一個宗師中級的強者就這么的死在了你的手里。”

    王虎了頭,哈哈笑:“厲害談不上,其實也是因為我的實力之前就已經快突破到王者中級了。”

    楚南搖了搖頭,一臉嚴肅的:“我這話可沒有奉承的意思,就算是你之前快要取得突破了,但是宗師初級和宗師中級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哪怕是只差那么一絲絲,就已經足以決定你們之間的勝負了,而你能夠越級殺人,起碼這可以證明了你的先天條件實在是太過于優秀,估計還是因為你的天生神力的原因吧。”

    王虎哈哈笑:“可能是吧,我剛剛看到我把大樹給拔起來的時候,把他都給嚇傻眼了。”

    聽到王虎這么說,大家想到那個場面,一個個也全都笑了起來。

    王虎看著羅烈的樣子,罵:“的,這兩個家伙下手這么重?羅烈怎么樣,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楚南搖了搖頭:“只是有些力而已,而且剛剛還受了傷,估計傷勢不輕,放心好了,不會有命之憂,虎哥替我背著他吧,咱們一起離開。”

    “好!”王虎大步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將羅烈給背到了他的上。

    楚南看向楚秋寒,輕輕的撩了一下楚秋寒的秀發,然后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柔聲:“對不起,妹妹,下次我再也不會讓你受一丁點的傷害的。”

    “沒關系,哥,我真的沒事的。”

    “恩,但是不管怎么說,我也一定要好好的獻給他們一件大禮,我的女人和妹妹是沒有這么好欺負的!”

    楚南的眼中閃過了一奪目的寒光!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