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生香》

當前位置:主頁 > 醫道生香 >

第0722章 對楚南的囑托

   楚南看出來這個魚不周肯定平里面很少遇到對手,所以有點養成了目空一切的格,不過楚南并沒打算過要教訓他,不管怎么說,他想到要為出征,都算是一個人士,桀驁不馴一些也不算是什么原則問題,只是要好好的敲打敲打他。

    楚南:“我看出來你不服氣,不過我的實力應該并不會比你差什么,但是我在小蟲卻是曾經見到過一個人,那個人的年齡不大,恩,年齡和我差不多,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我只是遠遠的看到了那一幕,兩個宗師級的強者不是他的一回合之敵,那兩個宗師級強者的實力應該和我差不多,都是宗師中級。”

    魚不周目瞪口呆:“不可能!”

    段靜竹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不可能吧,楚北,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可以一個人打敗兩個宗師中級的強者,而且是一個回合?那這個年輕人的實力該有多么的恐怖。”

    “沒錯,起碼達到了王者級了。”

    段靜竹倒了口氣:“二十六七歲的王者級?”

    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的不相信或者駭然之。

    魚不周的表變得不自然了:“你肯定是在夸大其詞呢。”

    “呵呵,我何必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呢?我說的是實話,至于信與不信就在你們了。”

    楚南越是這么說,這些人就越是不得不信了,一個個心開始變得無比沉重了起來,尤其是段靜竹,做為領隊,她只覺得心里面變得沉甸甸,對方的年齡不大,理說是有資格參加這一次的大賽的,而且對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王者級,華夏團隊這邊基本上無人可以與之相比。

    段靜竹了牙:“脆我和上面說一聲,把我換掉,讓其他的高手來頂替我,獄府的副組長上官岳的實力在我之上,有他在的話,或許可以與那個人抗衡一下。”

    楚南心,就算真的是上官岳來了,也絕對不可能是山本武夫的對手的,楚南與上官岳打過,這個人雖然格孤傲,但是人還是很好的,與他的另外兩個弟弟不同,他這個人一心只為家。

    不過上官岳是王者初級實力,想要打得過王者中級的山本武夫,恐怕還是很難的吧。

    而且上官岳畢竟和楚南熟識,雖然說如果上官岳過來了,這一次可能成績方面更好說一些,但是獄府的人現在要抓楚南呢,就算是楚南帶著面,一旦和上官岳碰面,恐怕也有被認出來的風險,照楚南對上官岳的格的了解,他到時候一定不會手下留。

    想罷,楚南說:“還是沒那個必要了,上官岳的份特殊,上面之所以沒有讓他過來,恐怕也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獄府的人平里面很少會與外人接觸。”

    段靜竹想了想,也確實是如此,嘆了口氣:“這樣一來,咱們的勝率……”

    楚南問:“比賽的規則是什么樣的?”

    段靜竹:“是循環制的,互相挑選對手比試,每一都有積分,輸的人不被淘汰,可以繼續與下一個家的選手對抗,這也是為了公平起見。”

    楚南想了一下:“這一點對咱們來說可是有利的。”

    “沒錯,小蟲若是有選手的實力像你所說的那么強,這個選手幾乎就可以橫掃所有家的任何一個選手了,但是即使如此,他也只能夠確保他每一都能夠穩定的得到這個積分,只有綜合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不過……小蟲的綜合實力一直都很強,而這個選手的存在,更是讓他們有了更多的選擇。比如說,如果他在和咱們家對決的時候,若是到了他們第一個挑選對手,他直接選擇了我的話,他把我給贏了,剩下的人,自然就有他們那邊的其他高手來應對。”

    “恩,這樣的話,就算是他真的參賽了,只要咱們其他的人都能夠掌優勢,還是有希望在積分榜上超過小蟲的。”楚南點點頭,“我聽說那個人是忍者之神的弟子,真的不知他這一次會不會參賽。”

    其他人一個個想到對手有一個是王者級,心就變得開始沉重了起來,王者級在任何一個家來說畢竟還都是少數的,別看王虎已經達到了王者級了,但是王虎可是擁有著先天的神力,而且又加上楚南、屠和醫王對他番行指導,華夏里面還能找出另外一個人擁有這樣的待遇么?

    那個魚不周也老實了許多,算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大理了。

    段靜竹說:“大家也不用心太過沉重,就像是之前我分析的,綜合實力的重要還是遠超于只有一個高手的重要的,哪怕對方派出了一個那么厲害的對手,咱們其中一場主棄權,其余的幾場只要能夠保證全都贏,就有奪下這一次冠軍的希望。”

    魚不周牙切齒:“放心,的,就算讓誰贏了,說什么也不能讓小蟲給贏了去。”

    張洋哼:“算你說了句明白話,不過你以為就你一個人討厭小蟲,我們大家都討厭!”

    “你知什么!”魚不周的眼睛一瞪,,“想當初,我的爺爺就是死在了小蟲的人的手里。”

    段靜竹嘆息:“幾十年前的那場世界大戰,確實是毀掉了多少個家庭。好了,吃完飯大家全都去準備準備吧,一會兒也好出發。”

    大家全都起,各自回房間收拾去了。

    楚南也回到房間里面收拾了一下,楚南現在不可能走到哪里都帶著醫箱,那樣也不方便,但是楚南隨卻總是會攜帶著金針,除了金針以外,還有份證、護招和手機之類的,還有一張銀行卡,除此以外就沒有什么了。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休息了一會兒之后,門口有人敲門,楚南過去打開房門,卻見到是段靜竹站在門口,楚南看了一眼時間,問:“是該出發了么?我已經收拾好了。”

    段靜竹冰冷的臉上出了一絲微笑,:“馬上就要出發了,不過還可以等幾分鐘,不介意我去吧,和你說幾句話。”

    “哦,好,不介意。”

    楚南讓段靜竹先走去了,然后關好房門,轉回到房間里面,笑著:“我給你倒杯?”

    “不用煩了,坐下說會話吧。”

    “恩。”段靜竹坐在上,楚南就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兩個人面對著面,楚南問,“想要找我說什么?”

    段靜竹:“你也看到了,咱們這邊總上實力還是很不錯的,起碼都達到了宗師級,宗師級已經算得上是入高手的行列之中了,而在所有人當中,除了我以外,最強的三個人就是你、魚不周和張均勻,張均勻不用擔心,他是從家特戰隊里面走出來的,明白什么做幾率,可是魚不周他的心態似乎不是很好,格沖不冷靜,我害怕他在比賽場上都會因為對方的挑釁就失去了心態平衡,所以在這一次的比賽當中,我會盡量的贏下每一局的勝利,我希望你也能夠做好充分的準備,我對你寄予厚望。”

    楚南:“放心吧,我會的。”

    “你這樣說,我也就放心了,那就不多耽擱了,咱們一起走吧。”

    “好。”楚南答應了下來,和段靜竹一起走出房間,乘坐電梯到達了一樓,一樓,大家基本上都來了,就差了那個小姑娘張洋,很快張洋也蹦蹦跶跶的從電梯里面走了出來。

    段靜竹微笑:“大家全都到齊了,讓我們一起出發吧,為爭光!”

    一行人浩浩的走出了酒店,乘坐了事先停在路邊的加長奔里面,直奔機場而去。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