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一畝三分地》

當前位置:主頁 > 山村一畝三分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勸說 {第一更}

    牛看著小女孩眼淚簌簌往下落。

    一時間不知道咋辦才好,是不是過于太暴力了?可是自己要是一放手,弄不好這小家伙便會逃跑。

    看似沒啥傷害的小女孩,那可是不簡單。

    “別哭好嗎,哥哥就是拿回這條雙翼蛇,這是我家豢養。”晃动紅網里的黑色雙翼蛇“要不然我怎么會追你到那么遠。”

    “壞人。。。壞人。。。”眼淚還是簌簌往下掉。

    自己一個大好。咋會成壞人呢!

    無非就是剛才撲了你一,還讓吉祥捉住你的雪豹。別的都沒去做。

    “別哭好嗎,這放你走。我就拿回這條雙翼蛇。”

    紅網不知道是用啥材成,困牢的雙翼蛇,張牛用手弄不出來。

    反這網,越弄越扎實,真是件稀奇事。

    “小妹妹。能幫忙解開這網袋嗎?”本來算是扯開這網袋。想了下這是小女孩地物品。太暴力了。可不行。

    這網袋。是用稀奇地材料制。弄壞了自己還咋修呢。

    “不解。。就是不給你這壞人解。”

    讓張牛抓住地小女孩。不斷地掙扎。即使眼前是一只手抓牢。依然是斗动不開。

    單憑張牛如今地力氣。想掰開雙手。困難地事情。

    讓吉祥制服地小白。趴在草叢里。抖动著身子。

    吉祥剛才還是壓著小白,這會松開爪子沒臨陣逃跑,好歹吉祥是空中的霸主。

    “臭小白,臭小白。還不過來救我,沒良心的東西,以后不再燒你好吃的食物了。”朝著草叢上蹲著的小白喊道。

    小白聽后,耷拉的雪白耳朵,整個腦袋,埋在草叢里。

    “好有靈性的雪豹。”

    張牛看了情不自禁說道。

    自己自從得到空間后,靈性的动物,看過不少。

    自己家中的野豬鱷魚前的吉祥,火紅色的小不點,都是靈性的动物。

    似乎不亞于這只雪豹的智慧。

    小女孩眼淚一流,眨眼變成花貓臉。

    臉上淡淡的淚痕,順流而下同爆的洪水,一不可收拾。

    氣呼呼的瞧了眼在草叢的小白。

    “壞人,你要是告訴我,你這條雙翼蛇,究竟是咋樣,化成這樣,我就幫你解開網袋靠蠻力。這網袋只會裹得越紧。”哭聲中,卻待著幾分得意。

    這讓張牛不知道說才好。

    明顯是看張牛弄不出這網袋,這才幸災樂禍。

    可是你現在可是在我手中過換句話說,張牛上看下看不像惡人,沒有那滿臉的橫肉,滿臉的刀疤。

    做出的神情,似乎都有點不忍于心。

    雙翼蛇要不是讓小女孩用詭異方法抓住,張牛才不會追過來。

    這穿梭于樹林,自己那會好像是破壞神,接連撞斷不少的灌木。

    雖然對身体沒啥反應,可是這一路撞過來,這份罪,可不是那么好受。

    不時從雜草叢,飛掠出鳥兽。

    都讓眼前,這年紀不大的小女孩所害,還有手上這條笨蛋的雙翼蛇。

    自身有五彩毒液不喷,卻喷起單一的紅色毒液,聰明反被聰明誤,活該讓小女孩抓住。

    要是五彩毒液下去,小女孩肯定不敢躲在下面。

    那這就更不會被紅網灑出來,所兜住。

    這會小女孩卻讓張牛說出雙翼蛇,进化的原因,難道說吃了紫色果?那肯定是不可能。

    隨即打起哈哈說道“這雙翼蛇本來就是這樣,最近貪玩,這不跑进山里嘛,要不是你過來,我準備帶回家呢。”

    不管相信不,先這樣說著,要是能混過去,那啥事都沒。

    “壞人,騙人,這條雙翼蛇明顯還是剛进化出來,你當我是三歲小女孩那么好騙。”撅著小嘴,氣呼呼的反駁道。

    汗,這張口壞人,閉口壞人,難道我真是壞人?

    張牛自己知道,對于小女孩來說,好的便是好的,壞的便是壞的,更不用多說啥。

    其實是自己第一眼印象,太差了,好好將她撲下來,逮住她的小白,怪不的會那樣說。

    謊話剛出口,小女孩便知道自己說謊。

    汗,這小女孩,懂的太多了,年紀小,可是份能力,同比七八歲的小女孩來說,

    那是天淵之別,人家還是讀書,眼前的小女孩卻骑著雪豹在山里行走。

    從身上,簡單的穿著來看,似乎是外地人。

    全身都比較整潔,看來是個爱干凈的小女孩。

    這點之外,一手驅蟲術,讓張牛見了,實在是汗顏。

    馴服蛇蟲這點,估計連那么些上了年紀的老頭知道后都要大吃一驚吧。

    這是那戶人家教出這樣厲害的驅蟲術。

    抖落的黑衣架上,滿是這些黑色的布袋,估計多半是粉末,各有效用。

    還有全身上下,充滿著淡淡的香味,本來以為是体香,聞久之后,感覺是某種花香灑在自己身上。

    蟲粉?香喷喷。

    這份比起,樹林叔身上的刺鼻氣味,那是好聞多。

    “进化,不是啊,這不是以前老早有嘛?”張牛不承認,還是要這樣說。

    “哼,壞人,這類雙翼蛇我見多了,你這條能號令毒物,其它的都不能,要是你能將方法告訴我,那我傳你幾手驅蟲術咋樣。”

    丫的,小女孩一下來了個三百六十五度的轉變。

    讓張牛都不知這小女孩打的啥主意好心?還是壞心?

    驅蟲術,還是不學好自己回這條雙翼蛇后。

    以后山里行,便帶著雙翼蛇出來,那會所過之处,沒有毒蟲,毒物,十分的放心,不用心驚膽寒。

    愣是怕半夜有啥毒物,來。

    雙充當保護神,理想的對象。

    “驅蟲術,那算了可不想整天同毒打交道孩,你父母咋會放你出來的?”好奇的問道。

    小女孩有點意外,這驅蟲術多人都想學,還學不來呢。

    大山多毒蟲,毒蛇價值大大的在,用的好便是財的聚寶盆。

    不過轉念一想,便知道有這雙翼蛇在,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驅蟲術,多此一舉。

    小女孩并沒有回答問題:“那你說說,你這雙翼蛇為啥會在你家,這類蛇可不是普通人能馴養的。”

    剛還掉淚,這會的語氣似像個大人。

    張牛估計,這應該是在山里行走的原因。

    這會的聲音黑袍穿出的聲音不一樣,那會是明顯的沙啞帶著洪亮。

    現在則是清脆脱脱的小女孩的純正聲音。

    這小女孩处处透著古怪,難道練有音術?

    今天的事情,真的讓張牛不知道咋辦好。

    尋了個干凈的地方坐下,將小女孩拉到旁邊。時間早著,不急著回去。

    現在張牛對這小女孩,起了稍微那么點的興趣,來歷,這一身的本領。

    要不是剛才那一手漂亮的撒毒術,很多人都會將這小女孩,當成是漂亮的女孩,不會往深处想去。

    坐在草叢上的小女孩,老實下來,不再吵鬧,似乎認為,再費力的掙扎,不如安靜休息下。

    “這是我家養的,當然要聽話。”張牛笑著回答。

    這話小女孩聽后,便知道是敷衍的話語。

    什么你家養的,便要聽話,真沒聽說過有這樣的道理。

    “哼,拿小孩的話來糊弄我啊。”剛說到這,小女孩才覺,自己不就是小孩嘛。

    汗,這話讓張牛一聽,立刻笑起來。

    小女孩說來說去。不正是說她自己嗎。

    小孩子的話語,當然是說給你們小孩子聽,難道說給大人聽不成。那有這樣的道理。

    “這青鳥,是你家養的嗎,我怎么看有點像鳳凰,對,是傳說的鳳凰。”語氣眨眼換成,剛才黑袍人的聲音。

    “你會變音?”這會又從小女孩口中聽到“這聲音太過沙啞不怎么好聽。”

    當時就是這聲音,張牛才誤會以為是道人跑出降妖除魔。

    無論是誰,都會讓這聲音所迷惑,心思都會往另個方向想去。

    “哼,壞人,這可是我學來的,要不是這樣,那能裝扮黑袍人。

    ”

    倒地的黑袍架子的一個黑色布袋里,爬出青色雙翼蛇,絲絲。

    這才剛爬出來。吉祥一陣啾啾。。。

    剛出來的青蛇,便趴在那。

    鳥是蛇類的天敵,吉祥更是鳳凰的化身,這青蛇聽到聲響,當然要老實起來。

    出聲響,那只小白,趴在那抖动的厲害。

    不由得往草叢里鉆,可是那草叢不高,最多躲进半個身子,依然可以瞧見,外面的抖动的部分。

    小女孩都不知道說啥好。

    小白,以前都沒怕過任何动物,即使是老虎,都敢上去斗上一斗,可是碰見眼見的青鳥,一個勁的往草叢里躲。

    這青色雙翼蛇,剛爬出來,更是害怕。

    吞吃成熟的紫色果,吉祥青色羽毛里泛著火紅色,似乎朝原來的模樣變去。

    “壞人,剛才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

    “啊!”張牛一笑“青鳥是我養的,專吃蛇類,要不我讓它將你的青蛇吃掉咋樣。”

    張牛開起玩笑,想瞧瞧小女孩啥表情。

    “不要,不要吃小青。”

    剛一嚇,小女孩剛才止住的眼淚。又簌簌往下掉,眨著大眼睛,盯著張牛。

    眼里滿是委屈,可憐。

    這樣的表情,張牛從寶寶身上瞧見過。

    似乎自己這樣捉弄小女孩,有點似乎過不去。

    明顯感覺是大人欺負小孩子。

    小白,小青,名字取的自己還簡單,自己按排隊來,小女孩直接以顏色取名字,更是簡單方便。

    看來兩人對取名字,都有差多不的爱好。(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章節更多,支持&&!)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