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鄉村》

當前位置:主頁 > 欲望鄉村 >

第六十四章又是星期三


我回到學校,洗了一個澡,剛回到寢室,大春眨巴著眼對我說:“谷子,下午范老師找了你三次,讓我轉告,等你回來,立即去她那里。”
我嘴里說:“解除了封閉訓練,還沒有一點自由啊!”心里卻想:“糟糕,我怎么沒記起來,今天是星期三?”
大春做個鬼臉,說:“谷子你快去,范老師等著‘指導’呢!”
范老師確實在房間等著,我忐忑不安地敲門,看見范老師一張很不高興的臉。
我閃身进去,隨手把門關上,拴了。
“去哪了,一個下午影子都不見?”
“我。。。我妈病了。”
我臨時編了一個理由。
“那也跟我說一聲。”
范老師的臉色才和緩一些。
范老師坐在床上,開始脱衣褪裤。
你們知道,剛剛經歷一場鏖戰,我那還有興趣和精力?但我又不敢得罪范老師。我也除去衣物,赤條條壓在范彤身上。
“林谷,你怎么了?”
我說:“老師,我怎么了?”
“懶洋洋,软綿綿的,怎么回事?”
我親爱的老師,你這是讓剛跑完馬拉松的運动員再來一次百米賽跑,我哪里還有力氣?我心里這樣想著,嘴里卻說:“老師,也是是這段時間的封閉訓練,搞得我精神過于紧張。”
“放松精神,放開心態,憑你的實力,根本用不著紧張。”
“嗯,知道了,我不會辜負老師的期望的。”
我的子彈早已用完,我和范老師只能是虛晃一枪。我狼狽地從范老師身上爬起來,不安地看著她。
范老師善解人意地說:“林谷,記住,一定要放松心態,任何事情都是這樣,**說過:‘戰略上要藐視敵人,戰術上要重視敵人。’”
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精疲力盡。我渾身散了架似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偏偏大春還要爬上來湊熱鬧。
“谷子,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
“下午是不是去找了葉詩文?”
我覺得沒必要對大春隱瞞,我懶洋洋地“嗯”了一聲。
“谷子,我替你打了埋伏,范老師問到我,我就說,‘林谷家里有急事,回家去了。’”
不錯,這正好與我撒的謊對上號了。
“谷子,你們那個了嗎?”
我又“嗯”一聲。
大春嘖嘖一聲,不知是羨慕還是妒忌。
“谷子,你厲害,同時對付兩個女人。”
我說:“大春同學,你就別取笑我了,我跟范彤那個的時候,冷汗都出來了!大春,你和康老師怎么樣了?”我以攻為守,就怕大春說出更難聽的話來。
黑暗中,大春搖搖頭:“我們沒戲。”
我說:“你不要一開始就談婚論嫁,這樣會嚇倒人家的,慢慢來,找個機會你也
把生米煮成熟飯!”
大春說:“康老師別看她那么外向,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樣子,其實是一個很傳統的女子,我大春今生今世怕是沒有機會了。”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