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鄉村》

當前位置:主頁 > 欲望鄉村 >

第九十八章床 上多流汗


我一個電話,讓范書記親自跑到銅鑼灣來接我,這無疑提高了我的知名度和社會地位,公社那餐飯,又讓我見到了葉詩文,真是一舉兩得。
本來沒有葉詩文,我不知道蔣主任金屋藏嬌還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臨開席,我都還沒有看見她。我有意無意地問起蔣主任:“蔣主任,葉詩文是不是出差去了,怎么沒看見她?”蔣主任突然想起來似地:“哦,對對對,葉詩文是你的好朋友,我差點就忘了。我派人去叫她!”
我故意說:“如果她沒空,也就算了。”
蔣主任說:“那怎么行,你那么遠回來一趟,應該陪陪你,應該陪陪你的!”
蔣主任這番話說的情真意切,煞有介事,如果是演戲,蔣主任演的非常出sè。
蔣主任出去了。我不知道葉詩文是蔣主任親自叫過來的,還是他派人把她叫過來的,反正不一會功夫,穿著紅sè花格上衣深藍sè長裤的葉詩文裊裊娜娜进來了。
羞答答的葉詩文沒有跟我打招呼,只是抬頭望我一眼,抿嘴一笑,馬上又低下頭,滿臉通紅。
范書記就問我,林谷,這個小姑娘是不是你的同學?
我說,她是我同學的姐姐,叫葉詩文。
范書記“哦”一聲,贊道:“好一個雅致的名字。”范書記這樣說著,眼睛已經落在葉詩文身上:“小葉是在吉水公社上班嗎?”
葉詩文點點頭:“是的,在廣播站。”葉詩文看起來沒那么靦腆了,抬頭看著范書記回答,臉上依然紅撲撲的,透著青chūn的美麗和活力。蔣中平補充一句:“葉詩文現在是廣播站副站長兼文化站副站長,表現很優秀呢!”
一不小心,葉詩文就成了“副站長”了?我沒有為葉詩文的“優秀”而高興,心里卻涌出一股醋意。
葉詩文的優秀不僅僅表現在工作上,同時也表現在床上吧?女人要提干,床上多流汗,葉詩文在床上為你們這些男人流了多少汗,才有了這些位置?
我一語雙關地說:“這是你蔣主任jīng心栽培的結果。”
蔣中平大概沒有聽出我的弦外之音,實心實眼地說:“哪里哪里,這是小葉自己努力的結果。”
我們說著話的時候,已經謙謙讓讓坐好了位置。一張八仙桌,范書記自然是上席的位置,范書記拉我坐在他身邊,我死活不肯,范書記見我執意不從,也不再勉強,就開玩笑說,林谷你是不是要跟小葉在一起呀,男女搭配,喝酒不醉。
蔣中平馬上附和:“對對對,老朋友敘敘舊么!”
說著就拉著我和葉詩文在一張凳上坐了,是在范書記右手的位置。這個位置僅次于上席的位置。
八仙桌是很講究座位排次的,面對正門為上席,那是最重要的客人的位置,其次是上席賓客人右手的位置,然后是左邊,正對上席的是下席,那是要幫其他客人加酒添飯的。
蔣中平主动坐在下席的位置,不停地給我們斟酒。蔣主任親自給我斟酒,何其榮幸,一不小心,我當了一回貴賓。
葉詩文吃的少,很拘謹。
葉詩文的拘謹來自蔣中平目光。
蔣中平一邊照顧客人,一邊用眼角的余光掃描我們這邊。
這讓我很不舒服,也讓我又生醋意。
我故意高聲說:“葉詩文,等會吃完飯,我們一起去看看大chūn。我谷子難得回一次家,大家聚聚!蔣主任,你不會不準她的假吧?”
“不會不會,會會。”
蔣中平雖然心里一百個不愿意,當然不敢當面得罪范書記親自接過來的客人。
我望著語無伦次的蔣主任,心里涌出一絲報復的快意。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