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女下》

當前位置:主頁 > 男上女下 >

第080章 你要把他弄硬

感覺到孟媛越來越大的手勁,王騰當時就急了,忍不住一把抓住孟媛的手臂:“孟媛姐,手下留情……啊……”

“……”王騰不去抓孟媛的手還好,這剛抓住孟媛的手呢,孟媛就情不自禁用力抓住王騰的那個東西往外扯。網

“啊……”王騰驚呼一聲,忙抓著孟媛的手,這才阻了孟媛往外扯的趨勢。但是自家的寶貝兒已經嚇得軟趴趴的,他暗暗使了把勁,可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好像那軟乎乎的東西已經脫離了他的身體一樣。

注意到王騰看向自己的眼神多了幾分酸楚和幽怨,孟媛忙把手給縮了回來,再看看王騰面前那軟趴趴的東西,孟媛就開始失神。心說,該不會真給捏斷了?

就在孟媛晃神的一瞬間,王騰猛的伸手襲向孟媛的胸脯,猝然遭襲的孟媛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王騰就已經抓著她胸前的綿軟開始揉捏。他的手勁很大,速度也很快,剛剛摸到孟媛的胸脯就開始使勁的揉捏,把孟媛那團飽滿的渾圓給揉得都變了形,與此同時,他的另一只手抓著自己軟趴趴的下面一通套弄。

“啊……大流氓……”等孟媛從驚異中反應過來的時候,她胸前的衣服已經被王騰捏得褶皺不堪,兩團綿軟酥酥的,羞得她忙退后避開王騰,當她看到王騰還在不停套弄下面的時候,更是嚇得面無人sè,想到某種可能,她也顧不得那么許多,當著王騰面就急匆匆把褲子給提了起來,然后轉身就要跑出衛生間外。

這一刻,她已經把王騰列入變態的那一類,心說,這什么人哪,要不要這么饑渴,當著女人的面都能擼?

哪知道她還沒把門鎖擰開,王騰就帶著哭腔說道:“你把我下半輩子的幸福都弄壞了就這樣一走了之?”

王騰這時候的表情真得不能再真,滿臉的酸楚,仿佛一下子就對生活失去希望似的。

看到王騰那種怪異的表情,不知道為什么,孟媛的腳就定在了原地,她想走,可怎么也抬不動腳跟,于是就哽著脖子說:“誰讓你先……先尿尿淋我……淋我……屁股的……咱倆……咱倆扯……平了……”

“是你霸占著廁所不讓我尿……”王騰據理力爭,“而且我下面已經沒有知覺了,你這樣就想一走了之?”

“……”孟媛頓時語塞,忍不住偷偷看向王騰面前的那個地方,之前只顧著生氣,捏著王騰的那個東西全憑一股氣,也沒什么感覺。但現在看得那個軟趴趴的東西,孟媛的心里就不禁突突突的狂跳起來,雖然衛生間里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但一想起剛才自己還捏著那個東西,孟媛說話就開始不利索了,“都……都這樣了你讓我怎么辦?大不了我賠你!”

“賠?你賠得起嗎?”王騰說得凄慘,“而且都被你捏斷了,還怎么賠?”

“……”孟媛這下真的無法了,忍不住就說了氣話,“大不了我嫁給你,這總行了?”

“你嫁給我我也不能怎樣啊!”王騰有些無語,你早不說晚不說,偏偏等我這東西不行了才說嫁給我,這不是存心氣我?越想越覺得孟媛是憋屈,就使了小孩子用的伎倆,“我不管,總之你要把他弄硬起來!”

“呃……”孟媛頓時就語塞了,她又不是醫生,怎么能把那東西弄硬起來?難道要自己……想到這里,她頓時就感覺到臉頰一陣滾燙,可除了這樣還能怎么辦?想了好久,孟媛才說,“那好,我就不信你那東西真的硬不起來了!”說話間,她已經走到王騰面前蹲下。

王騰一愣,還沒明白孟媛要做什么,孟媛已經伸手抓住王騰的那個東西。

“你……你又要干啥……”王騰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都被孟媛捏怕了,別她又做出什么更離譜的事情來。

“能干啥?幫你弄硬這茍東西!”孟媛此時心里跳得厲害,根本不敢抬頭看王騰,她埋著頭蹲在王騰面前,手里輕輕拿著王騰那個軟趴趴的東西,只覺得心臟都跳到了嗓子眼。

好在這漆黑的夜晚能掩飾很多東西,比如害羞。

所以,孟媛雖然心里害羞,可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很鎮定的樣子,她握著王騰的那個東西,稍稍頓了頓,然后開始輕輕上下套弄起來。

她白玉般的纖纖手指非常的jīng致,修長而且雪白,再配上那涂抹得跟水晶一般的指甲,即使在漆黑的夜里,仍然散發著一種朦朦朧朧的光暈,和王騰大腿根部那微微有些泛黑的皮膚形成強烈的反差。

握著王騰的那個東西,孟媛就好像是捧著什么寶貝似的,不敢用力,她就那么緩緩的、輕輕的套弄著那個東西。

王騰的那個東西軟下來的時候差不多也有三個并攏的指頭那么粗,孟媛不敢用力捏,竟然有種握不完的感覺。

她的大拇指時不時在那個東西的頭頂掃動幾下,弄得王騰的心里癢癢的,全身血液沸騰,可下面的東西就是不爭氣,絲毫也沒有起桿的跡象。

過了好半天,孟媛也感覺到王騰的那個東西完全沒有變硬的動靜,不覺就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與此同時,為了能穩住自己的身體不會因為越來越劇烈的動作而摔倒,孟媛的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在了王騰的大腿上,她手心里溢出的香汗讓王騰的大腿感覺到一陣熱乎乎的。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投入的緣故,孟媛的整個腦袋都差不多貼在了王騰的大腿上也不自知,披散著的長發不時打在王騰的大腿上、命跟子上,讓王騰渾身都覺得癢癢的。

可是這種躁動讓王騰非常的辛酸,因為都動了這么久,可下面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平時一看到女sè誘惑,他那個東西就會躲在褲襠里起桿,可如今軟趴趴的,就好像死了一樣。

不甘心的王騰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然后抓著孟媛那只還在不停套弄的手,他有些失魂落魄的說:“算了!”

孟媛一愣,忍不住抬頭看向王騰,她現在是蹲在地上的,看王騰的時候不免就要仰視,當她注意到王騰那有些悵然的面孔時,她也是一陣心疼,再看了看手里那軟乎乎的東西,她吞了吞口水,然后將頭伸向了王騰的胯下。跪求分享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