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女下》

當前位置:主頁 > 男上女下 >

第093章 我們家男人止步

從白術地里出來后,王騰和chūn花就一路朝村里走。網別看chūn花和劉艷談得挺來的,但其實她是個很安靜的女人,平時都不怎么和別說說話。

一路上,王騰想盡了法子和她說話,但每次都是王騰說一句她才答一句,而且語氣不溫不火,不冷也不熱,讓王騰覺得很無趣,就好像chūn花的心底有一道圍墻一樣,外人想要進去,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漸漸的,兩人說的話越來越少,后來王騰干脆也不說話了,專心走路。

夜里非常的熱鬧,到處都是蛙叫蟲鳴的,而王騰和chūn花就好像是兩個不認識的人一樣,自己走自己的。

等進了村子,路過王騰家門口的時候,chūn花才說:“很晚了,我自己能回去的,你早點回家休息。”

“……”看到chūn花那不冷也不熱的表情,仿佛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樣,這讓王騰或多或少存在一種挫敗感,但從來都是一根筋的王騰卻有些賭氣,他說,“都說了要送你回家,怎么可能只送到一半?”說話間,他已經走在了chūn花的前面。

看到王騰那有些倔強的背影,chūn花有一瞬間的失神,忽然覺得王騰和村里的其他人不一樣。村里的女人都不愿和自己走得近,嫌棄她是個掃把星,可chūn花非常的清楚,那些女人之所以這樣污蔑自己,完全都是嫉妒,嫉妒自己長得漂亮,也怕自己搶了她們褲襠上拴著的男人。村里的男人都不坦誠和她相處,他們想的,只是自己的身體而已。

但是chūn花覺得王騰好像有哪點不一樣,這讓她覺得有些疑惑,當然,這種疑惑絕不會是一見鐘情的開始,最多算是一種好奇。

“可是……”本來chūn花還想堅持著自己回去的,但這時候王騰已經走在前面了,索xìng,她把自己心里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chūn花家住在杏花村的深處,幾間茅草房搭在一座山下,月sè里,看上去顯得非常的冷清。

王騰是來過chūn花家的,但那時候他還小,chūn花家的養父和那個癡傻的男人都還在。那時候那個癡傻的男人總喜歡在院子里打滾,而chūn花則坐在一旁摘菜。

回想起以前,王騰的腳步不禁放慢下來,最終停留在了chūn花家的院門口。

“怎么不走了?”見王騰停下來,chūn花一愣,忍不住說,“你不會也信那些長舌婦說的?”

“說的什么?”王騰有些錯愕,他不是不想繼續走進院里,只是覺得這樣太唐突,畢竟chūn花是個寡婦,半夜三更的,他就這樣走進人家,傳出去不好聽那是其次,最主要的還是怕chūn花心里多想。要真是那樣的話,想要拿下chūn花會更加艱難。

哪知道chūn花根本就會錯了他的意,chūn花以為王騰是信了外面的流言蜚語,忍不住一陣苦笑,然后對王騰說:“你是不是也以為我是那種殺夫的壞女人?”

“啥?”聽到chūn花說這話,王騰一陣錯愕,忍不住回頭去看chūn花,黑夜里,清冷的月光把chūn花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斑駁的影子落在滿是鵝卵石的小路上,看上去愈發的清冷。那一刻,依著王騰的xìng子,他是要沖上去抱住chūn花的。

王騰就是這樣的男人,有點小小的傷chūn悲秋,總覺得有他在的地方,周圍的女人就該幸福快樂,他覺得,那種不幸福的女人就該受到自己的保護。

可是,chūn花的那種清冷的身影,讓他覺得無法靠近,所以,只能怔怔的看著chūn花,他想要把這個女人的心看透。

感覺到王騰那種能把人看穿的眼神,chūn花就好像覺得自己此時是一絲不掛一樣,內心深處莫名其妙的緊張和悸動讓chūn花忍不住深深的埋著頭,她忽然很后悔剛才說那些話,因為只是王騰的一個眼神就已經夠讓她清楚明白,王騰不是那樣的人。

注意到chūn花緊張的低著頭,王騰就忍不住心生愛憐之意,就好像是寵溺自己最愛的女人,他用生平最柔軟的聲音對chūn花說:“生活永遠都是自己的,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己才能品嘗,那些妄圖評判別人的人,最終都死在了自己沾沾自喜的優越感里。”

“……”王騰說這話的時候,chūn花的身體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抽泣。

夜風吹打在兩個沉默不語的人身上,興許是因為秋夜太冷,良久,chūn花忽然顫抖著聲音說,“呀,今晚的月sè真美!”說這話的時候,她雖然聲音帶著明顯的顫音,但語氣中掩飾不去的盡是歡愉,就好像之前王騰看到她和劉艷談笑時候那樣的語氣。

“……”王騰不明白chūn花為什么會忽然這么說,只能干笑著應和,“是……是啊……”

“我到家了,今天非常謝謝你!”chūn花說著,已經進了院子里。

本來王騰是想跟著進去的,但是chūn花卻已經把院門又關上,她眉目間的狡黠和語氣的俏皮讓王騰不得不留步:“我們家男人止步的哦!”

“那……那晚安……”王騰干笑著。

“嗯,明天見!”chūn花說著,已經轉身進屋。

看著chūn花那美麗的背影,王騰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有些受挫的他很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去的路上。

第二天一早,王騰依舊早早起床,李八斤已經開始給他家挖地基。

本來是準備把老房子給推了直接蓋新房的,但臨動工的時候王騰又舍不得,說老房子留著是個念想,以后等自己老掉牙了就回老房子想劉明全。所以,新房就建在老房子旁邊的一塊空地上。

李八斤把沈青青也拉來打下手,幫忙遞鋤頭、鐵鏟什么的。沈青青穿一身齊膝的裙子,就好像一只花蝴蝶似的,弄得王騰一大早上就晨勃。忍不住在沈青青的身體上瞟,沈青青也時不時會嫵媚的看他一眼。

很快,收拾好家里的劉艷就急匆匆出門,說是要去白術地看著村里的女人們勞作才安心,王騰則因為要照看李八斤挖地基所以留在家里。

早上的時候天氣還挺涼快的,沈青青能時不時看到王騰,很情愿的幫李八斤打下手,可一到中午,頂著那**辣的太陽曬,她就受不了了,好幾次說要回家都被李八斤說后,她終于想了個辦法,她扯著嗓門對院子里的王騰說:“王騰兄弟,你家里有水沒有,我來喝點,渴死了!”

王騰心中一愣,在看到沈青青那雙傳情的大眼睛時,他就猜到沈青青的心思了,于是就說:“有的,你來嘛!”跪求分享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