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女下》

當前位置:主頁 > 男上女下 >

第135章 借機耍流氓

此時王騰一只手揣在褲兜里,一只手被劉麗小鳥依人的挽著,他就好像突然出現的一樣,很張狂地站在華南虎兩個小弟的正前方。

看到王騰和劉麗,孟媛喜不自勝,激動得都差點哭出聲來。

“他娘的,你小子誰啊?”染著紅頭發的小弟一看到王騰擋路,就忍不住破口大罵,“給老子滾開!”

“哇靠,土鱉配美女,你丫的也不怕折壽?”另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小弟注意到王騰身旁的劉麗,一臉的垂涎,“男的干倒,女的帶回去樂呵!”

“說的是!”紅毛聽了黃毛的提議,便從地上操了塊板磚,旋即氣勢洶洶地迎向王騰,“土鱉,還不滾蛋,老子拍死你!”

見對方氣勢洶洶的沖過來,劉麗下意識地朝王騰身后躲了躲,與此同時,她挽著王騰的小手也緊了緊。

被黃毛押著的孟媛見狀,更是忍不住嚇得哭出聲來:“壞蛋,你還不快跑!”難以想象,王騰的額頭上被一塊板磚拍中會是怎樣的場面,與其讓王騰陪著自己腦袋開花,孟媛寧可王騰逃跑。

誰知道王騰根本就沒被紅毛的板磚嚇跑,反倒嘿嘿一笑,滿不在乎地站在原地,如同根本沒發現危險降臨一樣。

“啊……”紅毛見王騰沒反應,卯足了勁,舉著板磚就朝王騰的腦門砸去,“丫的,干死你!”

這些小混混你別看平日里喊打喊殺的,但也知道殺人償命的道理,所以輕易不會拼命,最多也就是嚇嚇人,但是打架這事兒本來就沒深淺,紅了眼,誰會知道下一秒是不是要死人?紅毛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況,起初他也只是想用板磚嚇跑王騰,誰知道王騰非但不怕,反而很有些不屑的站在他面前耀武揚威,這讓他很不舒服,于是就下了死手,抓起板磚就朝王騰的腦門砸。

眼看那塊板磚距離自己的腦門只有幾厘米不到的距離,王騰忽然一瞪眼,抬腳就朝紅毛的小腹踢去。

穿一雙布鞋,他的腳看上去很不起眼,沒料想這一腳竟然這么有力,而且快得離譜,紅毛還沒看到王騰的腦門開花,自個兒卻猛的一下子彎腰?彎腰,旋即好像受到巨大的沖擊力一樣朝后面倒去。

“嗯……”一聲悶吼,本來氣勢洶洶的紅毛邊倒地不起,好半天過去才開始發出鬼哭狼嚎的痛呼,“疼……好疼……”

“你……你……你……”黃毛看到這一幕,徹底的驚呆了,就好像撞鬼了一樣,整個人站在原地,呆若木雞,連孟媛趁機掙開他的手都渾然不知。

本來準備開干的梁龍源和華南虎也看到了這一幕,梁龍源現在滿腦子都是王騰剛才踢出的一腳,快,實在太快了。他怎么也想象不出,王騰退隱這么久,戰斗力竟然絲毫沒有減退,反而以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瘋漲著,變態得簡直就是妖孽。

華南虎也是一樣的想法,看到王騰踢出這一腳后,他才開始暗暗慶幸自己當初在醫院的明智之舉,要是當時也魯莽的和王騰杠上,后果只怕比那個躺在地上的小弟還慘。

“老大……他……他……”黃毛震驚之余,終于想到了自己的大哥華南虎,然后就如同木雞一般調頭呼救。

華南虎現在臉色難看極了,渾身顫抖得厲害,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裝沒聽到黃毛說話,自個兒遠遠的站著,他甚至打算好了,要是王騰真追上來,他就逃跑。雖然這樣一來自己在小弟們面前會威信全無,但至少還有命不是?

但是,王騰并沒有繼續停留的打算,孟媛躲到他身后以后,他也沒看梁龍源和華南虎一眼,帶著兩女徑自離開。

等王騰走遠后,華南虎的心才算平靜下來,可臉色卻非常難看,就好像堆了屎一樣。梁龍源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時看了看王騰離去的方向,輕輕嘆了口氣,然后朝相反的方向運著球離去。

“老大,剛才那人是……”黃毛小弟問華南虎。

“他啊,一個瘋子!”華南虎意興闌珊的說,“有機會不做百花鎮地下龍頭老大,偏偏回家務農當土鱉,讓整個百花鎮地下勢力變成一盤散沙,你說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

王騰帶著劉麗和孟媛一路朝女生宿舍樓走去,很快就到了宿舍樓下。眼下差不多下午三點多的樣子,劉麗回宿舍休息,孟媛則帶王騰去辦理孟氏建筑公司證照的相關問題。

從和王騰交接后,孟媛和劉麗就不止一次往相關部門跑,該準備的資料也都呈上去了,所以,王騰這次來,也沒費什么事,下午五點多,相關的證照就全部搞定。

按照王騰的意思,孟氏建筑公司轉給王騰后,公司更名為“希望”,這也是王騰對劉明全的念想,他希望自己能一直拼下去,劉明全在泉下能為他自豪。

“希望建筑公司!”看到一大堆打著“希望建筑公司”的相關證照,王騰眼中滿是希望。

孟媛看到他雙眼冒光,忍不住打趣著說:“瞧你那嘴臉,小人得志!”

“我是小人得志啊,我還想一步步青云直上呢!”王騰絲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你是不知道,這個建筑公司對我的意義,有了它,我們杏花村才能開鑿出通往外面的世界的路,你難以想象那將會是怎樣的盛況!”

“什么盛況?”孟媛不解的問。

“我們村里的特產可以通過這條新開的路賣到百花鎮,然后換取大把大把的紅板板,而百花鎮的好東西,也會被村民們一車一車的拉回村里。”王騰無限向往的說,“最最重要的一點,村里的孩子再也不用從小就臉朝黃土背朝天,他們可以到百花鎮讀書,然后考上省外的大學,升官發財,成龍成鳳。”

“俗氣,滿腦子都是錢呢?”孟媛這話說得有些口是心非了,她明知王騰要表達的意思遠遠比他說出來的還要深,可還是忍不住數落王騰,“照我說,你費盡心思的成立這個建筑公司,為的就是賺錢,你就一山嘎嘎里生出來的奸商!”

“……”王騰也不反駁,一邊撓后腦勺一邊傻笑,因為他從劉麗那得知,為了這個證照,孟媛付出了多少。這個女人,始終是那種“功成深藏身與名”的怪人,王騰倒不想點破,反而任由孟媛數落累了,才說,“孟媛姐,你說我是不是該感謝你?”

“為什么感謝我?”孟媛聽王騰這么說,忽然眨巴著眼睛問王騰。

“就謝你說服你爸把這個證照轉讓給我,接受不?”王騰不是個會說謊的人,覺得說這通話很別扭。

“少來,那完全是你自己的能力問題!”孟媛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會輕易相信王騰說的理由,“臭流氓,你該不會是想借請我吃飯的機會,然后對我耍流氓呢吧?”

“就算是耍流氓呢吧!”王騰有種想哭的感覺,這妮子,說話也太毒了,他可不想被孟媛看扁,索性接了下去,“怎樣,你敢不敢?”

“敢!為什么不敢?”孟媛眨巴著大眼睛,一口應承下來,“反正是你請客,那就去吃最貴的吧,侯爵大酒店如何?”



快乐时时彩是全国开奖号码